第四十三章-拒绝

  张弛能够如此轻松的打败冷云霄并不是偶然之举

  原来这次为期十几天的闭关中,张弛在冲破了督脉之后也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突破了天魂境,栖身于天灵境一阶的境界。

  而且卷轴中沉寂已久的老祖竟然再一次现身,并传授了张弛一套功法。

  功法名为“融灵术”。

  修习此功法可以更好更大地发挥出自身守护灵的力量,并且还可以控制自己体内的真气,让对手探测不出自己的真实实力,从而有机会打对手个措手不及。

  张弛初修此法,只能将真气降到比自己的实力低三阶,所以冷云霄看到的就只是天魂境七阶。

  但是火灵的力量却着实的在修习功法后得到了显著的提高。

  不再需要愤怒情绪的引导,张弛已经可以达到当时击倒枯骨的水准,就算是天灵境顶峰的对手,张弛也可与之

  冷云霄有幸成为了张弛修习“融灵术”之后第一个被击倒的人。

  震惊全国的刺杀皇帝田璘的事件就这样随着冷云霄的死一起烟消云散了。

  被俘的铁塔是冷云霄连同绝影姐弟一起请来的杀手佣兵,按理说应该处以极刑才是。

  可是蓝猛却不知为何,觉得铁塔是个不错的朋友,苦苦求情。

  最后铁塔决定和蓝猛一起,追随于张弛左右,田璘这才没有杀了他,而是就打了他八十板子。

  板子打折了六根,铁塔却毫发无伤。

  整顿了整整一天,疲惫的田璘在医官处理完了后背的伤口之后,倒到床上昏睡了整整两个时辰。

  皇宫的戒备因为这次刺杀行动也变得比以往更加的严密,甚至连房上都安排了巡逻的小队。

  似乎是失去了冷云霄的缘故,叛军阵营一连几天都没有了消息。

  负责探听消息的队伍传回来消息,说叛军的士兵属于狼牙寨的部分已经开始出现哗变,每天都有逃走的士兵,短短的三天叛军已经失去了将近两万人。

  田璘兴奋的一拍桌子,道:“果然是一群乌合之众,我看连峰还能猖狂多久。”

  在场的所有官员全都附和道:“陛下英明神武,连峰等草寇岂是对手!”

  负责联络的王夺道:“镇北关的队伍也已经到了叛军阵营的后面,随时等候陛下的命令。”

  田璘高兴的道:“好,再等几路人马到了,我们就将叛军一举歼灭。”

  几天后,又有四路援兵赶到,连峰的如意算盘彻底落空了。

  前后威逼之下,连峰率领残部突围失败,被获遭擒。

  本着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的原则,连家的老老少少一百二十七口,都被定了斩立决,而其他叛军将领,除了连峰的直属亲信意外,全部被皇家再次收编,不再追究。

  但是临刑的前一天晚上,连峰却奇迹般的从天牢当中逃脱,不知去向。

  连峰的老爹在上刑场的时候骂声不绝,连峰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连祟哭的尿了裤子,一百多人有人沉默,有人哭号,有人咒骂,有人疯笑。

  几个侩子手当天累的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刑场上血流成河,血腥味冲天,连鸟儿都不敢靠近。

  ******

  正襟危坐,田璘终于意气风发地坐上了皇帝的宝座。

  第一件事,就是封赏各路功臣。

  参与战斗的将领,士兵都得到了相应的封赏。

  有的升了官,有的得了钱。

  而田璘心中,最有功的,还要说救了自己的张弛。

  正所谓“功高不过救驾,计狠不过绝粮”。

  于是张弛就这样被授予新一任翔龙帝国的帝国守护,并赐予“忠义永安王”的王爵身份。

  但是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张弛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推辞了这些让人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儿。

  最后在田璘的坚持下,张弛接受了王爵的头衔,而帝国守护却是坚决不肯当的。

  散朝之后,田璘把张弛传到了书房。

  “永安王,朕以后就如此称呼你了。”田璘一脸是笑,如今他怎么看张弛都很顺眼。

  张弛施礼道:“不敢,陛下隆恩,微臣惶恐不已。”

  田璘道:“哎!正所谓‘无功受禄,寝食不安’,永安王如今功勋卓著,理应嘉奖。”

  张弛笑而不答。

  田璘喝了口茶,道:“朕有一事,想和永安王商量。”

  张弛道:“陛下有事尽管吩咐。”

  田璘略微思索一番,道:“佩儿她.....你觉得怎么样?”

  张弛已经知道田璘想说什么,施礼道:“公主人中龙凤,自是无可挑剔。”

  田璘摆摆手道:“哎!不然,不然,从小我和父皇惯坏了她,没有一点公主的样子。”

  顿了一顿,田璘继续道:“佩儿和爱卿你情投意合,朕索性将她许配于你,你可愿意?”

  再不想面对的现实也迟早会摆到自己的面前。

  张弛早就已经知道田璘的意思,此刻面现尴尬地道:“陛下,微臣实有难言之隐,还望陛下收回成命,此事就此算了吧。”

  田璘一愣,刚凑到嘴边的茶杯一顿,茶水差点撒了出来。

  放下茶杯,田璘疑惑的问道:“怎么,爱卿不喜欢佩儿吗?”

  张弛跪倒,道:“陛下圣明,微臣绝非不喜爱公主,只是微臣虽得意陛下错爱,赐予微臣王爷之名,但微臣时时刻刻不敢忘记还有大仇未报,家仇不报,微臣的命就不是微臣一人的,家仇不报,微臣也就不知何日便会死在仇人的手中。此种情况,微臣断不敢接受陛下一番美意,耽误了公主终身大事,还望陛下海涵。”

  田璘看着眼前跪着的张弛,道:“看来是朕考虑的不周全了。”

  张弛叩头道:“还望陛下海涵。”

  田璘点点头,道:“平身吧,朕知道你的想法就好了,此事先放一放,等以后再说吧。”

  又说了一些话,两人不欢而散。

  张弛走后,书房里屋的帘子一挑,公主田佩儿从里屋走到前厅,眼中满是眼泪。

  田璘温柔地给妹妹擦去脸上的泪痕,安慰道:“别哭了,人家又没说不喜欢你,就是大仇没报,怕耽误了你,对你其实还是挺好的。”

  田佩儿委屈地道:“可是我愿意和他一起去报仇啊,只要跟着他就行了啊,哪怕是不当公主都可以啊!”

  田璘气的都乐了,道:“这说的是什么话,这是一个公主应该说的话吗,快回去吧,这事以后找机会再说,没关系的。”

  田佩儿含着眼泪走了。

  田璘坐在宽大舒服的椅子上,思量着张弛刚才的话,心中不知道在盘算什么。

  ******

  南明国,三大帝国当中最小的一国。

  最小的一国,却拥有着全大陆最勇猛善战的军队。

  更拥有一批让人闻风丧胆的人。

  那就是南明国的杀手们。

  大陆上有名的杀手几乎都是从南明国出来的。

  按照张弛家传地图的显示,神灵之一的风灵,就在南明国之内。

  于是张弛在翔龙国战争结束一个月之后,独自一人离开了朝阳城。

  距离皇城五十里地的官道上,一队人马正缓缓前进。

  领头之人年纪三十左右,一副武将打扮,头戴银盔,身披银甲,手提银枪,胯下白龙驹,走在队伍的最前头,透着一股威武精神。

  身后三五十个小校模样跟在马后,个个手拿长枪,表情严肃。

  再往后是三两华丽的马车,最后还有五十个军兵殿后。

  张弛远远的走在后面,看着前面不算浩荡,却霸气十足的队伍,心中觉得他们未免有点太招摇过市了一些,似乎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官家出行一般。

  正自走着,林边一声呼哨,使得马上将官和不下军卒都为之一惊。

  呼哨过后,几道身影相继窜出,看得出,他们的目标正是那三辆华丽的马车。

  “有刺客,保护夫人!”马上的将官大喊一声,所有的军卒迅速做出反应,将三辆马车包围在当中,手中的枪尖全都指向外侧,随时刺向敌人的胸膛。

  将官手中银枪一晃,战马呼啸一声,朝着最先跳过来的一个人,抬手就是一枪。

  来人绝不是等闲之辈。

  因为这快而准的一枪刺中的只是空气。

  但是这名将官更不是等闲之辈。

  因为第二枪刺出,这名矮小的此刻已经被贯穿。

  睁大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手腕一翻,刺客身体被甩了出去,犹如风筝一般飞回他刚才跳出来的树林里。

  一共来了十名刺客,将官带马跑了一圈,就已经解决了四个。

  而其余的六名刺客,却在这个时间里解决了不下四十个军卒,几乎每一次起落,都会有军卒倒下。

  锋利的枪尖对准了第五个带着面具的刺客。

  将官的好运似乎就只到此为止了。

  因为这一枪不仅没有扎到人,枪,掉到了地上。

  捂着受伤的右臂,将官根本就没看清对方是如何出手伤了自己。

  酷{Z匠《网_E正版bz首a!发#“

  面具刺客身影一晃,手中锋利的短刀已经挨到了将官的脖子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