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

  第三十八章-深宫惊变

  看s正!K版…章^。节;:上酷匠)网|-

  祥龙皇城,朝阳城。

  已近午夜时分,皇宫内已经是万籁俱寂,只有虫儿们忽高忽低的鸣叫声此起彼伏。

  公主府的侍女们多已经就寝休息了,轮值今晚伺候公主的两名侍女倚坐在正厅的桌前,手拄着脸一个劲的打瞌睡。

  卧室中,公主田佩儿却还没有睡,一个人坐在窗前,盯着漫天的繁星,想着心事。

  自从张弛离开之后,田佩儿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

  今夜她又独自一人坐在窗前,愣愣地期盼着张弛也许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时间不会因为世人的感受而停止哪怕一秒钟,不知不觉中,东方已经开始发亮了。

  叹了口气,田佩儿早已经知道这次注定又是一场空。

  没有一丝的睡意,田佩儿索性走出房间,想要到外面去散散步。

  正厅的两名侍女被惊醒,也赶紧跟着走出屋来,询问道:“公主殿下,要摆驾何处?”

  田佩儿摆摆手,道:“不用管我,你两个到配房中休息一会儿吧,我在屋中憋闷的紧,出去到处走走。”

  侍女道:“公主一人怎么能行,奴婢陪着公主吧。”

  “不必了!我去去便回,不必声张。”公主的语气中已经充满了不耐烦。

  侍女不敢多说,施了一礼便退回了配房之中。

  呼吸着早上略带潮湿的空气,心中的烦闷似乎多少减轻了一些。

  心中来了兴致,田佩儿一个纵身,跳上了一个建筑的屋顶,又是连着几个起落,像个小燕子一般飞快掠向远方。

  “飞燕决”已经练到了顶级,田佩儿甚至可以在空中滑翔将近百米而不落下。

  飞翔的感觉让田佩儿心情好了许多。

  轻轻地落到屋顶上,田佩儿坐在屋脊之上,眼睛看着东方,等待着日出的到来。

  “娘娘千岁,外面传来消息,说一切准备妥当,就等您的示下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屋子中轻轻的传出。

  田佩儿若不是习武之人,绝迹是听不到的。

  浑身一震,田佩儿立时提高了警觉性,深更半夜怎么会有男人出现在皇宫禁地。

  娘娘,外面,准备妥当,等待示下,这些词语似乎在努力告诉自己一些秘密,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好了知道了,别在那装的一本正经,钩得本宫心痒难耐!”一个女人的声音道。

  “是景妃!”田佩儿认得这个声音。

  四下打量一番,原来自己居然阴差阳错地飞到了景妃的永和宫。

  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动静,田佩儿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屋里的动静。

  只听屋中的男人淫笑一声,道:“你心痒难耐,这几日没有来找你,我才是心痒难耐好不好!”

  田佩儿在房上被惊的差点没掉下来。

  这分明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田佩儿居然也认识。

  “这,这不是那个冷锋的声音吗?”田佩儿不禁用手捂住了嘴,强烈的惊讶让她的身体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只听景妃撒娇地道:“哼,少说好听的了,要不是你头上那两个老家伙催的紧,我看你恨不得不来呢,对不对?”

  冷锋道:“我哪有,最近那个白痴公主不知道怎么了,好像知道了我们做的事,我怕来的勤,万一被她撞见,岂不坏了大事!”

  景妃恶狠狠地道:“那个死丫头最近是有些反常,自从和那两个不知道哪来的牛顿,还有那个死剩种张家少主出去修炼之后,这个死丫头变得比以前还讨厌,要是她继续追查下去,我干脆找个机会除掉她算了!”

  冷锋道:“哎!不急,她一个小丫头能掀起多大的风浪,何必为了她生这么大气呢。”

  景妃语气又转成撒娇,质问道:“你说,你是不是对那个丫头心存不轨,我可听说以前你和她可有点小插曲,据说你还被人打的够呛呢,是不是真的?”

  冷锋语气充满怨恨地道:“哼!张家的杂种,我早晚要报那一掌之仇,让你生不如死,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景妃安慰道:“别生这么大气嘛!如今事情一切顺利,田璜吃了半年多的‘百日溃神散’,就算是神仙也就不回来了。等我们的人马夺下了皇权,你还怕一个毛头小子不成吗?”

  冷锋似乎被景妃说的甚是开心,语气中带着淫荡之气道:“是啊是啊,多亏了你这个小妖精,我们才能如此顺利。”

  一声娇喘,冷锋有些得意地道:“就让我来好好报答你吧!”

  紧跟着一阵阵地淫邪之声传出,听的田佩儿在房上差点没吐出来。

  牙关紧咬,田佩儿心中一阵恨意袭来,真想下去结果了这一对狗男女。

  但是田佩儿还是抑制住了心中的冲动,她知道冷锋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

  轻手轻脚,田佩儿准备离开永和宫,去找自己的哥哥,把听到的一切赶紧告诉太子田璘。

  可能是被屋里翻云覆雨的声音给弄的,田佩儿一个没留神脚尖挂了一块房瓦一下,发出了轻微的几乎听不见的“咔”的一声。

  但这样轻微的声音也是逃不过冷锋那对儿狼一般的耳朵的。

  田佩儿心中暗叫不好,但是脚下却没有丝毫的停歇,身体迅速掠向前方,力求尽快离开永和宫范围。

  后窗户一开,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地窜了出去,几个起落消失在黑暗之中。

  正是仓惶逃走的冷锋。

  田佩儿这次惊动了正好巡逻到永和宫附近的一队巡逻兵,队长清楚看见一道白影掠过,心中就是一惊,大喊道:

  “有刺客,有刺客!”

  领队的队长也不是一般人,喊完之后身子一提,纵身追向田佩儿。

  紧跟着三四道身影紧跟而上,正是其他巡逻队的队长。

  田佩儿感觉后面人紧追不舍,便索性止住身形,站在一间大殿的屋顶上。

  后面几个队长迅速追到,二话不说先把田佩儿给包围了起来。

  其中一人定睛看了看,上前施礼道:“是公主殿下吗?”

  田佩儿看看这几个人,道:“大晚上不睡觉,追我干什么?”

  几位队长都相视苦笑,心想:“你一个公主晚上不好好睡觉,在房上乱窜,我们怎么能不追呢。”

  身影一闪,太子田璘落到了田佩儿的身旁,问道:“妹妹,这是怎么回事?”

  田佩儿对哥哥使了个眼色,示意不要多问。

  田璘是如何聪明之人,当时福至心灵,对几位小队长道:“你们都回去吧,继续巡逻,千万别出什么事情。”

  “是。”几位队长答应一声,各自回归本位,继续巡视。

  来到田璘寝宫的密室中,田璘一脸严肃地问道:“佩儿,说吧。”

  田佩儿眼中泛起了一股愤怒,道:“是景妃下的毒。”

  “果真是她!”田璘眯起了眼睛。

  “你都知道了什么?”田璘问道。

  田佩儿道:“景妃和外面的冷家勾搭在一起,密谋造反,据我听到的,他们已经集结好了军队,只等父皇咽气。”

  “可恶!”田璘一拳捶在桌子上,杯中的茶水都被震的溅了出来。

  “哥,景妃还.....”田佩儿想说出景妃和冷锋通奸一事,却又羞于开口。

  “还怎么了?”田璘正在气头上,没有注意到田佩儿的脸已经红得像一块红布了。

  “景妃.....和冷家的冷锋,他俩,他俩....”田佩儿确实说不出来。

  田璘已经在田佩儿的话中捕捉到了关键的词汇,一抬头,终于看到了已经憋的发紫的田佩儿的脸。

  “别说了,我都知道了!”田璘气道:“贱人,竟然做出这种无耻之事,真是丢尽了我们皇家的脸。”

  田佩儿猛喘了几口气,道:“哥,事不宜迟,现在就包围景妃的永和宫,抓他们的现行。”

  田璘略作思考,道:“如果扑空,势必打草惊蛇,那冷家的小子就算是没逃走,也不知道被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田佩儿着急地道:“这可是能够指正景妃的唯一证据,今日放过他们,日后他们必然行事更加谨慎,绝不会让我们抓到一点把柄了。”

  田璘一拍桌子,道:“妹妹说的极是,那我们就赌一把。”

  天阳已经升起,田璘和田佩儿带领着一队人马将永和宫团团围住,就算是苍蝇也别想飞出去。

  景妃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带着一众太监侍女也从屋中款步走出,显得那么平静,一点惊慌失措的感觉也没有。

  和田璘打了照面,景妃首先发问,道:“太子殿下,公主殿下,这么早就来到我的永和宫,还如此兴师动众,不知是什么事情?”

  田璘笑笑,道:“今日黎明有人发现在宫中发现此刻,据禀报,是从景妃娘娘的永和宫而出,特找景妃娘娘来核实一下情况。”

  景妃一听顿时脸上现出了不高兴的神色,道:“说话可要有证据,如今皇帝陛下虽然卧病在床,可也还轮不到你们就欺负到我的头上来吧。”

  田璘和田佩儿还想和景妃争论,突然一个东西从空中落下,摔在景妃和田璘之间,把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

  两道身影相继落下。

  正是张弛和蓝猛。

  之见张弛一脸阴沉,背手站立不发一语。

  蓝猛上前几步,粗声粗气略显得意地道:“你要证据,这不就是证据吗?”

  众人这才注意到刚才摔下来的那个东西。

  原来是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