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牛顿之死

  张弛彻底的疯狂了,他设想过救出自己父亲逃出祥云皇城,也设想过在只身闯城的时候被击败,死掉。

  但却没有设想过自己的父亲会这样赤裸裸地死在自己面前。

  所以他彻底的疯狂了。

  火灵的力量比刚才更猛了,炙热的温度甚至让人都忘记了此刻还在下着瓢泼大雨。

  玉铭的亲卫队就如同被保龄球大力击倒的球瓶。

  玉铭情急之下终于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这是祥云帝国祖辈相传的振国之宝——混沌灵石。

  一头混沌妖兽——梼杌被召唤了出来。

  两名士兵被张弛打飞,直飞向妖兽面前。

  血盆大口一张,凌空接住了在空中拼命挣扎呼喊的士兵,两个士兵惨叫着被生吞活嚼。

  妖兽大声的咆哮,恶臭的口水喷洒的到处都是。

  此刻张弛的眼中就只有队伍最后被重重保护的玉铭,至于打飞的是士兵还是妖兽,对他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

  所以妖兽虽然凶猛,张弛却挺着火拳直奔妖兽而来。

  空中交汇,巨响之后张弛飞退而去,妖兽落地,仍然大声咆哮着。

  这一击似乎打醒了张弛。

  他这才开始自己打量着眼前这只妖兽。

  火灵一直在无条件支持这自己的新主人,只是释放能量却不曾说过一句话。

  此刻他开口了。

  “少爷,恐怕今天我们占不到便宜了,我的意思是暂时撤退再说!”

  张弛眼中热泪滚落,答道:“阿火,我父亲死了,他死了!”

  火灵道:“我理解,少爷,可是.....”

  张弛道:“可是什么,你怕我会死吗?”

  火灵道:“不,我起码能保你不死,哪怕是千军万马,但是如今,这个妖兽我认识,以我的能力是绝对对付不了的。”

  梼杌可不想听张弛和火灵聊天,一声大吼,两只虎爪抓向张弛的脑袋。

  火灵一扬手,一颗火球直击梼杌。

  哪知梼杌大嘴一张,竟将火球吞入腹中,放弃了扑杀张弛,站在远处打量着火灵,眼中居然流露出一丝贪婪,不一会,居然还留下了口水。

  火灵对张弛道:“看见了吗,少爷,这个家伙是吃火的,我的天敌。”

  张弛这才如梦方醒,心中起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梼杌终于忍耐不住,眼中放着精光扑了上来。

  张弛一个躲闪,拿出烈焰刀,朝着梼杌一顿大力劈砍。

  乒乓作响,火星四冒,锋利如斯的烈焰刀居然也不能上得了梼杌分毫。

  张弛却被震得两耳生风,双手生疼。

  梼杌好不容易出来一回,没想到出来就碰到这么难缠的猎物,居然还敢拿刀砍自己,顿时眼中怒火中烧,吼声也变得比刚才更大,速度更快地扑向张弛。

  酷匠A网"首zj发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不用精巧的招式,单纯的飞扑已经足以杀掉大部分的猎物。

  火灵情急之下双手发出巨大火球,希望起码能阻挡一下梼杌,哪知道梼杌瞬间又将火球吞噬,不仅没有减慢速度,反而感觉更加精神了。

  张弛的头已经进入了梼杌的嘴里,只要梼杌上下牙一合,张弛就算彻底交代了。

  电光火石间,一双重锤击中了梼杌巨大的脑门之上,随然不可能让梼杌脑浆迸裂,却也让他着实疼了一下。

  受惊的梼杌纵身飞撤,愤怒地看着手持巨锤的那人。

  那人正是牛顿。

  胸口滴着血,却一身金色的牛顿。

  牛顿没有如同神仙一样居高临下地俯视梼杌,因为他知道,他没有那个资格。

  所以他在一击得手后,迅速地发动了下一轮的攻击。

  同时对张弛和蓝猛大喊道:“你们两个小鬼赶紧走,这里我顶一阵。”

  蓝猛飞身向前拉住张弛,二话不说往广场外就拽。

  张弛被拖拽的身子失去了平衡,却还回头大喊:“老师!”

  牛顿第二次攻击被梼杌闪了过去,一双巨锤砸在地上,砸碎了整整五块条石。

  梼杌一时被牛顿的气势震慑住,竟然没有反击,而是低吼着向牛顿示威。

  牛顿回头大喊:“张弛,记住,你死了张家就没人来报仇了,你要好好的活着,为所有人活着!”

  蓝猛边拽边劝张弛道:“少主,老人家说得对,要是都死到这不正合了仇人的心意了吗!”

  张弛饱含热泪,却不再说一句话,回转身形和蓝猛飞身掠向远处。

  没有人来拦挡,也没有人敢来拦挡

  牛顿见张弛离去,脸上表情终于放松,一脸欣慰。

  梼杌一声怒吼,终于对牛顿发动了凶猛的攻击。

  牛顿身负重伤,此刻却拼命地鼓动着自己的真气,“破魔金身”的气劲霸道无比,让梼杌也感到了一种从没有过的压迫感。

  这让他很愤怒。

  于是愤怒的梼杌发动了攻击,血盆大口瞄准了牛顿的脖子。

  牛顿大吼一声,金身力量瞬间爆发,犹如一颗炸弹一般爆炸开来,强而有力的冲击波让天地似乎都跟着抖动了一下。

  妖兽梼杌的身体慢慢被金光吞没,惨叫声中,梼杌化作一团黑雾,消散开去。

  金光退去,爆炸中心的牛顿无力地漂浮在空中。

  他的皮肤,毛发甚至衣服现在都呈现出一种石灰色,似乎已经彻底丧失了生命力。

  广场上的帝国士兵,包括玉铭,都被牛顿这恐怖的一击吓的呆若木鸡。

  身体缓缓落下,牛顿如同雕像一般站在广场的中心。

  所有人还在惊讶地看着他。

  牛顿感觉得到,此刻自己没有一丝剩余的真气,甚至连血液似乎都被刚才强大的能量给蒸发殆尽了。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慢慢地失去了活力。

  轻轻闭上眼睛,牛顿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

  一道裂痕出现并迅速蔓延,随着裂痕不断分出的枝杈,牛顿的身体如同碎裂的石膏像一样碎成了千百块,坍塌了下去。

  一个侍卫走到玉铭面前,对玉铭道:“陛下,可要追杀逃走之人。”

  玉铭摆摆手,轻轻地道:“不必了,就让他.....”

  没等说完,玉铭身子往后一挺,竟然倒了下去,侍卫赶紧扶住了玉铭的身体,大喊道:“陛下,陛下,快,叫医生,陛下,你怎么样!”

  玉铭并没有昏迷,对侍卫无力地道:“灵石的副作用太大,快送我回宫,我要休息。”

  侍卫点头,赶紧派人护送玉铭回了寝宫。

  大雨中,一前一后两道身影如同夜空中猛然划过的流星,没等人看清楚,便已经远离而去。

  只有几个不长眼的士兵小队跳出来拦截,一路上并没有碰到任何有力的阻挡。

  已近黄昏,皇城外面的山坡之上。

  张弛跪在地上,双拳紧握,低头不语。

  蓝猛在张弛的后面跪着,一脸难过的表情。

  轰隆隆的雷声传来。

  张弛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在山坡之上,双眼紧盯着前方的祥云皇城,盯着那玉铭所居住的高大皇宫建筑。

  雨水还是那么凉,那么冷,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任凭你已经悲伤到了极点,它却还是无情地拍打在你的脸上,你的心里。

  久久的,张弛就这样望着,眼神时而悲伤,时而愤怒,时而坚毅,时而落寞。

  “噗!”

  一口鲜血猛地喷出嘴外,张弛身子一软跪倒了地上,手捂胸口急促的呼吸着。

  蓝猛一个箭步过来,关切的问道:“少主,您不要紧吧!”

  张弛似乎根本没有听到蓝猛的声音,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眼前地上自己吐出的斑斑血迹。

  雨水正在把血迹迅速地冲淡。

  “蓝猛。”张弛突然声音阴沉地道。

  蓝猛赶紧应道:“是,少主。”

  张弛道:“今天的事情,我是不是错了?”

  蓝猛是个不善言辞的人,此刻张弛提出这个问题,蓝猛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一脸尴尬地站在旁边,似乎想要说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张弛接着道:“要不是我的鲁莽,父亲也许就不会死,老师就更不会为了救我而死。”

  火灵猛地窜了出来,此刻火灵周身火气散发,雨点还没有落到身上便已经蒸发殆尽。

  “牛顿老人家对你说的话你忘了吗,少爷?”火灵问道。

  张弛没有做声。

  火灵略带激动地道:“你现在似乎不应该再纠结今天的事情是对是错,一切都过去了。我们现在应该想想下一步是该如何,如果你现在能杀了玉铭,颠覆了祥云的统治,那我会义无反顾地支持你,但是,你能吗?”

  张弛看看一脸严肃的火灵,道:

  “谢谢你,阿火!”

  和蓝猛对着祥云皇城的方向重重地磕了三个头,张弛道:

  “父亲,老师,弛儿走了,但是请你们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