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中心广场

  祥云帝国皇帝玉铭早在还是太子的时候便豢养着一批专为自己工作的队伍,这支队伍随时都会吸收社会上的一些高手作为自己的新鲜血液,无论曾经是强盗,土匪还是恶贼,这要被玉铭看中,都可以收为己用。

  玉铭给这支队伍取名为“野草”。

  “野草”在玉铭登基之后更加疯狂地扩大,为了能够更好地利用这支部队,玉铭把他们分成了六组,一组的实力最强,资格也最老,平时很少出现,只有一组的组长和玉铭单线联系,谁也不知道他们的真面目。而其他五组表现优异的人就会逐级提升,最终成为神秘一组的成员。

  六组是最年轻,除了族长以外,几乎都是刚刚进入“野草”的成员,而六组的组长,就是之前摧毁张家的枯骨老魔。

  铁锤,铁索,毒粉和铁扇,是刚刚进入六组的四名小组员,这次其他五组都有任务在身,所以逮捕张弛的任务就只能交给最年轻的六组,而四人的任务就是在街口截击张弛。

  傲慢的铁锤曾经是出名的独行大盗,天魂境三阶,为人残忍毒辣,最喜欢的事就是欣赏人头被自己的锤子击碎的声音。

  今天铁锤也是首当其冲,第一个杀向张弛,而其他三人当年也都是单干的主儿,面对张弛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根本不屑于联手对抗。

  手持烈焰刀,张弛的心里没有别的想法,就是到中心广场去解救父亲,而谁来阻挡他,就干掉谁。

  铁锤的狂笑声中,两柄巨锤砸向张弛的头顶,那力道,足可以裂石开山。

  半掩在兜帽之下的张弛的脸没有半分的表情,巨锤砸下,张弛不躲不闪,手中烈焰刀刀尖直刺铁锤心口。

  铁锤惊呼一声,飞身退去,骂道:“你他妈的,你不要命老子还要呢!”

  一个阴冷的声音从自己的身后传来,“你已经没命了!”

  铁锤感觉到比声音更阴冷的刀锋已经贴上了自己的脖子,下一刻,自己眼前的事物已经开始急速旋转了。

  刀身轻轻向下一顿,铁锤的臭血被甩了出去,落在地上,随着雨水流进下水道。

  对面的三人都被这一幕震惊的目瞪口呆。

  张弛没有停留,继续往街口迅速的掠去。

  铁索吐了口唾沫,咒骂道:“他娘的我就知道铁锤这个家伙靠不住,还的让老子动手。”

  铁扇手中扇子一晃,道:“小子不是等闲之辈,你我三人一齐动手吧。”

  毒粉有些发花痴地道:“太帅了,我真舍不得杀他。”

  说归说,做归做,发花痴的毒粉也是身形一晃,加入了截杀的队伍之中。

  张弛也不搭话,举刀向最前面的铁扇劈来。

  铁扇身法飘忽不定,似鬼如魅,张弛一刀竟劈了个空。

  右手铁扇平着伸出,直切张弛颈部动脉而来。

  张弛这才看清,铁扇的扇面原来是由软钢制成,顶端闪闪发亮,一看便知乃是吹毛利刃,带着寒气朝自己而来。

  张弛身子稍微往旁边一挪,躲过了铁扇的攻击,面色冰冷没有表情,躲闪的同时,一劈不中的烈焰刀在空中猛地改变方向,横着斩向铁扇的腰际。

  这一刀来的迅猛无比,铁扇眼看就要被腰斩两截。

  然而铁扇的脸上却没有临死的恐惧和慌张表情。

  两条锁链突然飞了过来,挡在了烈焰刀和铁扇之间。

  “当啷”一声,烈焰刀砍中铁链,火星四冒,又瞬间被雨水吞没。

  张弛的烈焰刀被踮起来三尺有余,险些脱手飞出。

  还没有稳住身形,身旁人影一晃,毒粉从一个诡异的角度飞身而至,手中短剑如同毒蛇一般刺向张弛的软肋。

  张弛凭着感觉,没有回头,一刀挥出,想要将短剑拨出去。

  奇怪的是烈焰刀并没有碰触到毒粉的短剑。

  张弛正在疑惑之际,毒粉却已经诡异地转到了自己的侧面。

  单手一扬,三颗毒针直奔张弛的双眼和哽嗓扎来。

  张弛吃惊非小,慌乱中躲过直奔双眼的两针,但是刺向哽嗓的毒针却扎在了张弛的左侧肩膀上。

  毒针入体,张弛感觉左臂连带着一部分身体瞬间麻痹,甚至连身体的温度都感觉不到了。

  暗道不好,张弛知道自己中了毒粉的毒,虽不致命,但如今面对三人,却是万无胜算了。

  “少爷,先撤,找地方逼毒,然后再战。”火灵带着大斗笠焦急地道。

  不容张弛多想,三人见到张弛中招,便瞬间发起了猛攻。

  铁扇的扇子泛着寒光再次切向张弛的咽喉,铁索两条锁链横着抽向张弛的双腿,毒粉短剑出手,直刺张弛后心。

  张弛一见大惊,双腿发力向后飞退,躲过了铁扇的攻击,手中烈焰刀拨开了飞来的短剑,刀锋一转,单手持刀直劈毒粉的顶梁。

  毒粉花容失色,好在铁索锁链及时赶到。

  张弛脚踏锁链借力,在这瓢泼大雨中如同一颗流星一般瞬间窜入一条小巷,隐没了身形。

  铁索收回锁链,对两人道:“不能让他跑了,追!”

  三人飞身形顺着张弛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

  冲入小巷当中,张弛飞身上了身边一处楼顶,远远看见蓝猛正在追杀一群落荒而逃的弓箭手,张弛飞身赶往蓝猛所在屋顶,寻求帮助。

  身后铁索三人已经进了小巷,精神力感知之下探得张弛行踪,也随即飞身上了楼顶,看准张弛逃遁方向,紧追不舍。

  蓝猛杀的兴起,犹如虎入羊群一般,杀的这帮弓箭手哭爹喊娘,屁滚尿流,在大雨中四散奔逃。

  一回头,一道白色身影从身边落下。

  “嗯!少主,您怎么回来了?”蓝猛认出是张弛,纳闷地道。

  张弛由于中了毒针,此刻牵动的左腿都已经开始麻痹,落地后一个趔趄,险些坐到地上。

  Qm酷=匠{C网2正!版《¤首ZH发'

  蓝猛一看张弛受了伤,赶紧扶住张弛,关切地问道:“少主,您怎么样,不要紧吧?”

  张弛立住身形,摆摆自己还能动弹的右手,道:“没事,后面有追兵,你挡一阵,我要驱毒。”

  蓝猛往远处一看,三道人影在雨中奋力追来。

  将张弛扶到墙角,张弛盘腿而坐,开始运功驱毒。

  蓝猛看看已经快追到面前的三人,握了握拳头,咒骂道:“他娘的,老子活劈了你们!”

  张弛闭着眼睛,对蓝猛道:“小心,他们三人配合默契,扇子攻击,锁链防御,女人偷袭,要千万小心!”

  蓝猛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道:“放心吧少主,你专心驱毒,其他交给我了!”

  说完,蓝猛一个飞身形迎着追击而来的三人,暴喝一声:

  “祥云国的走狗们,居然敢打我家少主,今天你们谁也走不了,吃老子一拳。”

  蓝猛长得高大健壮,可却一点都不笨拙,身法武技“豹追风”如影似电,只一个闪身,已经来到了铁索的面前,右拳强猛力道发出,直击铁索前胸。

  三人被蓝猛的外表彻底欺骗了,根本就没把这个张弛的帮手放在眼里。可是蓝猛这迅捷的身法和凶猛的力道,彻底打破了三人对蓝猛的第一印象。

  眼看斗大拳头攻来,铁索内力运转,锁链如有生命般围绕身体急速旋转。铁扇和毒粉也几乎同一时间从铁索身后赶上,直扑蓝猛而来。

  蓝猛拳路刚猛,直来直去,不仅没有打破锁链的旋转之力,反而被带动着往右侧滑去。

  铁扇看准机会,铁扇直点蓝猛眉心。如中招,必然脑浆迸裂而亡。

  蓝猛也是吃惊非小,没想到铁索不仅防御坚固,而且还会借力打力。

  没来得及多想,铁扇的扇子已经到了。

  情急之下,蓝猛右手一把抓住了点来的扇子,腰眼用力,借着扇子的冲击力身子往后飞退而去,并带动着铁扇跟着一起向前飞扑而去。

  蓝猛绝非一勇之夫,当年深受爷爷蓝战亲传,招数虽然走的是刚猛路线,却也变化多端,变招速度极快。

  随着向后的力道,蓝猛双脚从下面“海底捞月式”直踢铁扇胸口。

  铁扇没想到蓝猛如此迅猛,一时间措手不及,情急之下只好把左臂拦在胸口抵挡蓝猛双脚。

  如此快速的攻防,就算是专心负责防御的铁索也无暇顾及了。

  蓝猛的双脚结实地蹬在铁扇的小臂之上,铁扇痛苦呻吟着朝半空中飞去,而蓝猛则顺势躺倒在地,紧接着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刚站起来,面前三点寒星,毒粉故技重施,飞针直刺蓝猛双眼和哽嗓。

  飞针太快,蓝猛又刚站起来,看来,又是避无可避了。

  正在毒粉得意之际,只见蓝猛从手中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根铁棍,紧跟着右手挽了几个棍花儿,毒粉的三支飞针被尽数击落。

  铁扇痛苦落地,左臂估计已经粉碎性骨折,也顾不得自己落入一处脏水坑中,径自捂着受伤的左臂痛苦地呻吟着。

  毒粉没想到自己的飞针居然能被挡下,气急之下双手左右开弓,又是几把暗器飞向蓝猛。

  蓝猛倒提大棍,眼看着飞来的暗器,心中默念:“爷爷,孙儿今天要破誓了,情况紧急,希望您老人家在天之灵不要怪罪。”

  想罢,手持大棍泼风扫雨,别说暗器,就算密集的雨水都难刺入蓝猛的棍圈当中。

  蓝猛棍头一摆,直奔毒粉而来,口中大喝:“毒婆娘,今天老子砸碎了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