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焦急的等待

  铁盾监狱内火灵大显神威,随随便便的就把号称远大路最坚固监狱的围墙变成了一片瓦砾。

  烟尘突起,院子中此刻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人们四散奔逃,被炸飞的石块四散飞射,有的人惨被这些不长眼睛的飞石砸中,轻则带伤,重则骨断筋折,死于非命。修为稍高一点的人手脚并用击打着从不同角度飞来的大小石块,只要稍一放松,就会挂彩。

  尹龙和魁天这样的高手在烟尘之中屹立不动,无论大小石块都不能穿透他们的护体罡气。

  在火灵的劝说下,张弛窜入烟尘之中,决定不再恋战,伺机逃走。

  在烟尘中一边快速向前移动,一边有敏锐的精神力对周围不停地进行着探察。

  顺利冲出倒塌的围墙,张弛刚要冲进对面的竹林之中,就见对面一人朝着自己就冲了过来。

  正是在外面放哨的兄弟蓝猛。

  原来巨响过后,蓝猛断定里面的张弛已经暴露了,于是决定进去帮助张弛,没想到张弛迎面冲出了监狱。

  没有解释的时间,一招手,张弛和蓝猛以最快的速度往竹林深处隐遁而去。

  酷匠#\网;首发

  跑出没有一百米,后面一人跟了上来,身法之快令人匪夷所思。

  张弛和蓝猛也发现了后面有人追来,张弛自信比蓝猛跑得快,于是对蓝猛喊道:

  “快走,我顶一下,我们南门外汇合。”

  “大哥,我留下,你走!”蓝猛宁愿牺牲自己,保全张弛。

  张弛严声呵斥道:“快走,我一个人好脱身。”

  咬咬牙,蓝猛没有再说话,一俯身犹如一头黑夜丛林中疾奔的猎豹一般瞬间就隐没在茂密的竹林之中。

  张弛站住脚步,伸手抽出烈焰刀,准备和追上来的人决一死战。

  追上来的正是尹龙,铁盾监狱的典狱长。

  看到张弛停止逃跑,尹龙在距离张弛十米左右也停了下来。

  一改刚才气死人不偿命的作风,一脸严肃地一抱拳,道:“张少主,刚才人多眼杂,多有得罪!”

  张弛本来看到追来之人是尹龙,体内真气已经迅速运转,必杀绝招已经是蓄势待发,可是一听尹龙如此讲话,却是一愣,问道:

  “什么意思?”

  尹龙道:“没时间多说,令尊张仲阳已经被押赴皇宫,近几日应该就会公开处刑,张少主你何去何从,自己好自为之吧。”

  张弛一听将信将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此时,尹龙身后不远处火把攒动,人声嘈杂,似乎是魁天带人追了上来。

  尹龙也听到了后面的动静,对张弛道:“张少主,快走吧,在下奉劝你,最好多找些帮手,凭你自己.....唉,后会有期!”

  说罢,尹龙一个飞身向后方飞纵而去。

  张弛也没有再做停留,顺着蓝猛逃走的方向飞奔而去,转眼便消失在竹林之中。

  后面追来之人果然是魁天,此刻的魁天真是狼狈至极,刚才似乎没躲利索,胡子和头发都被火烧去了大半,本来就已经破烂的袍子此刻更是只剩下肩膀到胸口这么长的一截,袍子里面的裤子也是一个有腿一个没腿,看起来着实让人忍俊不禁。

  尹龙又恢复了刚才戏弄魁天的口气和表情,一脸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对紧追而来的魁天道:“魁大人,这一身的打扮很新潮啊,是今年帝国的流行款吗?”

  魁天早就是一肚子火没地方撒,如今尹龙还来挑衅,顿时怒火就冲到顶梁门了,连话都没接,一道剑气直指尹龙哽嗓而去。

  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魁天敢对尹龙出手,一时间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搞得愣在了原地。

  尹龙手疾眼快,而且今晚的这几次嘲讽奚落,为的就是引魁天对自己出手。

  眼看魁天的剑气已到,尹龙浑身起劲猛涨,身后的披风无风自飘,单手向前的魁天顿时就被吹的身形不稳起来。

  “砰!”,谁都没看清楚尹龙什么时候移动的身体,而尹龙却已经出现在了魁天的身侧,一只有力的如同铁钳一般的大手已经抓住了原本刺向尹龙咽喉的那只手臂。

  “老杂毛,还敢和我动手!活腻了!”随着尹龙的话语,大手徒然发力,尹龙顿时感觉手腕处剧烈疼痛感传来,就好像要被活生生掐断一般,双腿一软,跪倒了地上,痛苦地嚎叫着。

  抬起一脚,揣在了惨嚎的魁天的胸口,魁天仰面朝天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狂吐,意识瞬间就朦胧了。

  尹龙拍拍手上的灰尘,对一旁已经惊呆的军兵们道:“把他带回去,就说今晚有人偷袭监狱,魁大人被来人击毙,惨被分尸,为国捐躯了。”

  这些军兵都是监狱的留守军,自从尹龙接管了监狱,对待他们就如同亲兄弟一般,军兵自然也都特别拥戴尹龙。而前两天来到监狱办事的这个魁天大人,一副飞扬跋扈的气势,根本就不拿监狱里的守军当人看,虽短短数日,守军们已经是有人扬言找机会干掉这个魁大人了。

  如今听尹龙如此一说,稍微反应了一会,军兵们立时明白了尹龙的意思,都附和着道:“是啊,今晚来的人好厉害啊,魁大人几招就被火球给炸的四分五裂,连骨头渣都没了。”

  旁边还有人接茬道:“是啊是啊,真可惜,魁大人带了的那些人也都被来人给杀光了呢!”

  尹龙满意地点点头,大声道:“收队,回去喝酒!”

  军兵们一声欢呼,架着已经昏迷不醒的魁天回转铁盾监狱。

  回去之后,军兵们立刻将魁天带来的所有人进行了围剿,又几个还想反抗,被当场击毙,剩下一些当兵的不想白白送了性命,便举手投降了。

  连同魁天一起,所有从皇宫来的一干人等都被关押进了铁盾最底层的号称地狱之门的牢房之中。

  天边已经开始发白,这热闹的一夜终于要过去了。

  尹龙站在房间的窗口,看着那被火灵炸毁的城墙废墟和废墟之外的那一片竹林,表情若有所思,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

  穿越了竹林,张弛远远看到前方一个人正在奋力地往南门方向奔跑着。

  火焰包裹身体,张弛以闪电般的速度赶上了前面的蓝猛。

  张弛的突然降落吓了蓝猛一跳,往旁边一闪就要动手。

  张弛赶紧一伸手,道:“兄弟,是我!”

  蓝猛一看是张弛,这才松了一口气,气喘吁吁地道:“大哥,原来是你,我以为是那帮人追上来了呢!”

  张弛一爪蓝猛的胳膊,火焰这回包裹住了两人的身体,迅速往南门外飞去。

  当飞出南门的时候,蓝猛已经是由于第一次经历这种高速飞行而狂吐不已。

  降落在地上,火灵不停地拍着自己的身体,骂道:“哎呀,就不能憋一会吗,吐的我满身都是。”

  蓝猛一边捋顺这胸脯,一边痛哭地道:“实在对不起,太,太晕了!”

  张弛没有说话,看着不远处的皇城,眼中充满了矛盾。

  火灵知道张弛正在判断刚才尹龙所说之话的可信度,过来对张弛道:“少爷,拿不定主意?”

  张弛点点头,道:“那个尹龙,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

  蓝猛此刻已经平稳住了激荡的内脏,走过来问道:“怎么回事,大哥?”

  张弛道:“刚才那个典狱长告诉我,父亲已经被转移到了皇宫,这几日就要公开处刑了,不过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陷阱。”

  蓝猛看看越来越亮的天色,道:“大哥,你要是相信我,我混进城去打探一下,你看如何?”

  张弛略微思索了片刻,拍拍蓝猛的肩膀,道:“蓝猛,万事小心。”

  蓝猛道:“放心吧,大哥。”

  休息了一会,太阳终于从地平线羞涩地探出了脸,天色猛然变的明亮了起来。

  略作休息的蓝猛站起身来,对张弛道:“大哥,那我去了,你在这等着,天黑关城门之前我一定回来。”

  张弛点点头,目送着蓝猛一直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今天的时间似乎过的异常的慢,等待中的张弛就像是血管中有无数小虫在爬一样坐立不安。

  天空中的太阳就像是被人用钉子钉住了一样,如蜗牛般地缓慢挪动着位置。

  等人的滋味着实不好受,这一天里,张弛几次想要冲入皇城,但是都被自己的理智和火灵给劝住了。

  最后,张弛赌气地一屁股坐到树下,眼睛微眯地看着天上的太阳,期盼着太阳能够一下子就落到西边去。

  终于,张弛在痛苦的煎熬之中度过了这有生以来最漫长的一天。

  太阳西下,周围的景物开始慢慢地昏暗起来,林中的乌鸦也都“呀!呀”地归巢了。

  可是蓝猛还是没有回来。

  忍无可忍的张弛终于决定到南门去探探情况。

  刚要动身,远远地一道高大身影出现了,正是蓝猛。

  张弛赶紧快步迎了上去。

  张弛虽然焦急,但却没有马上追问,因为他看得出,蓝猛确实累的够呛。

  蓝猛喘了半天,终于开口说了一句:

  “老家主,明天午时处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