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火王的遗产

  皇帝的病倒是因为有人下毒,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样将田佩儿彻底震惊了。

  一时之间在田佩儿的脑中涌出了无数的可能性,是其他两国派的杀手,还是本国的敌对势力,或者,就是自己的哥哥太子田璘?

  脑中犹如沸腾的粥锅一样,乱七八糟分不出个数。

  张弛看田佩儿好像就要崩溃的样子,过来劝慰道:“佩儿,别胡思乱想,事情肯定会水落石出。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牛顿也劝道:“不错,弛儿说的对,丫头,你可别钻了牛角尖。”

  田佩儿一语不发,坐在那还是一个劲的发呆。

  火灵道:“想找凶手就要缩小范围,你们好好想想,老皇帝死了,谁会从中获得利益,谁就是凶手。”

  火灵的一句话让三人都陷入了沉思。

  张弛第一个就想到了太子田璘,“老皇帝死了,他就可以登基继位了!皇家的儿子都有可能干出这种事的,祥云的玉铭不就是干掉了自己的父亲吗?”

  紧接着,他把想法和田佩儿和牛顿表达了一番。

  两人都是摇头,田佩儿:“太子是唯一继承人,而且好多年前父皇就把朝政交给了他,他根本没有必要做这样的事情。”

  牛顿问:“你们国家内有没有什么和皇家敌对的势力,也许是他们派人做的。”

  田佩儿想了想,道:“没有太大的,只有南方有几小股匪帮,一直没有被剿灭,没有太大的势力与我们皇家抗衡啊!”

  排除了好多的可能性,最后三人还是莫衷一是。

  张弛对牛顿道:“老师,我看这样吧,我这回自己先去铁盾城打探消息,您在这里帮助佩儿找下毒的凶手,我办完了实情即可回来,您看如何?”

  牛顿略微思索了一会儿,道:“可以,放心吧,这里一切你不用担心,另外你一个人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意气用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知道吗?

  ”

  张弛点点头,道:“那好,我明天就先启程赶奔祥云。”看了看一脸忧伤的田佩儿,道:“佩儿,你要注意身子,别太伤心,如果你倒下了,就没人给你父亲找出凶手了!”

  田佩儿道:“我知道,师兄,你这一去要多注意安全啊,一定平安回来。”

  把田佩儿送回公主府,张弛和牛顿坐在屋子里,心情都非常的沉重,就好像有一块千斤巨石压在胸口一般。

  张弛推开了窗户,抱怨道:“这破天怎么这么闷热。”

  牛顿坐在床上微闭着眼睛到:“心静自然凉,戒骄戒躁,急躁只能让你看不见眼前的敌人。”。

  火灵对张弛道:“少爷,在去祥云之前,我们两个人把神灵契约签了吧,这样我也可以帮你的忙了。”

  张弛一听恍然大悟,道:“咳,我都把你给忘了,对对,赶紧签吧,少了你,这次救我父亲就多了一分把握。”

  于是火灵一招手,一个卷轴出现在火灵的手中,火灵道:“这就是我的神灵契约。”

  打开卷轴,指着孔火之后的一个空白处道:“在这里写下你的名字,然后用血按下你的手印,就可以了。”

  张弛没有犹豫,拿起桌子上的笔在火灵所指的空白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磕破了食指,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手印刚一印上,卷轴就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紧跟着在张弛的名字和手印之下出现了一个火焰的纹章,代表火灵也同意了这份契约。

  收起卷轴,火灵对张弛道:“好了,从此我这千年神灵可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对我温柔点。”

  张弛撇了一眼火灵道:“唉,变态妖火,我已经有点后悔签约了,你是在太恶心了。”

  一直坐在床上没出声的牛顿道:“弄好了就过来,为师有东西要传授于你。”

  张弛和火灵赶紧不再扯皮,来到了床前,问道:“老师,是什么?”

  牛顿正在微闭的眼睛,道:“是为师我多年来最得意的两大武技,我今天要传授给你,万一你在祥云国遇到麻烦,所向无敌倒是做不到,最起码一般的困难你都能应付得了。”

  张弛一听顿时激动万分,跪倒在地,向上叩头,道:“多谢老师传艺之恩。”

  牛顿道:“这第一套功法乃是为师的老家——风神族中级武技,名为‘百战刀法’,适合风属性之人使用,练至大成,万千风刃瞬间发动,可将敌人碎尸万段。

  另一套功法乃是老师参加多年前的屠魔大战时所得之物,名为‘破魔金身’,练至大成可形成金身罡气,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现在我将两套功法的口诀传授于你,你要认真记住,勤加练习。”

  张弛向上叩头,道:“弟子一定努力修炼,不枉老师栽培之恩。”

  第二天一早,准备妥当的张弛准备上路了,牛顿,田璘还有田佩儿一干人等都亲自前来相送。

  田璘送些金银盘缠应用之物自不必说,单说田佩儿眼中含着泪水,走到张弛的身边,拿出了当时出发去灵蛇山时田璘所送的那把匕首“七星龙牙”,递给张弛道:“师兄,我这回不能陪着你去了,这把匕首送给你,关键时刻可以防身,要是想我.....了也...就拿出来看看。”说到最后田佩儿的声音已经是比蚊子叫大不了多少了,脸上也如同火烧一般羞的通红。

  张弛也是一脸的不好意思,红着脸道:“额,师妹,这匕首是太子殿下送你的,我拿着不太合适吧。”

  田佩儿一听这话顿时回头看看自己的哥哥田璘,问道:“哥,这匕首我给我师兄行吗?”

  田璘一摊手,道:“随便啊,都送给你了。”任谁都能看出田佩儿的心思,田璘自然也不会做一个得罪人的人。

  田佩儿转过头来又将匕首递到张弛面前,道:“我哥同意了,你还有别的话说吗?”

  张弛挠了挠后脑勺,傻笑着接过匕首,道:“那,那就谢谢公主殿下了。”

  收起匕首,张弛拿出了自己的祖传卷轴,对田佩儿道:“佩儿,这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我前去祥云救父,一旦落难,这卷轴必然落入玉铭狗皇帝之手,我绝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所以,佩儿,请你替我保管,好吗?”

  田佩儿接过卷轴,道:“师兄放心吧,这个卷轴我一定替你保管好。”

  交代完了卷轴的事,张弛刚想要和众人告别,田佩儿一头就扎进了张弛的怀里,眼中泪水一对儿一双的流了下来,道:“师兄,你一定要平安回来,不许你出事,要不,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张弛简直有点受宠若惊,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最后没有办法,对田佩儿道:“好,我一定平安回来,你也要注意安全。”

  两人分开,田佩儿明白张弛话中的意思,也欣慰地点点头,一双大眼睛已经哭得犹如两个烂桃子一样了。

  张弛又和牛顿和田璘告了别,嘱咐之话自不必提,张弛回转身形,直奔祥云国,踏上了解救父亲的艰险之路。

  离开皇宫,到了没人的地方,火灵窜了出来,张弛腾身一跃,火焰瞬间包裹住张弛的身体,火光一闪,直奔祥云国方向飞去。

  =酷#a匠*j网t正版{首A发C

  从祥龙国到祥云国要经过十一道城关,中间还有一段两国的共有地带,名为云龙平原,表达两国和平相处的意思。

  当年张弛和火灵初识,前往祥龙国之前就经过过这里,因为这里有上一代火灵主人,火王孔火的修炼之地。

  有了新的主人,火灵也没有忘记旧主人,他拜托张弛去祥云之前顺便把孔火的遗骨埋葬在曾经修炼的山洞之中。

  张弛一直飞到了山洞口,火灵如今看着这山洞,也是感到一丝的忧伤,想着曾经和孔火一起闯荡的时光,眼中不禁又冒出了阵阵蒸汽。

  进入山洞之中,张弛选择了孔火当年打坐的那个石台作为安葬之地,问火灵道:“阿火,这里怎么样,我看就把火王老人家的遗骨安葬在这石台之下吧。”

  火灵看了看石台,伤感地道:“唉!也好,当年他老人家就是在这里打坐练功的,如今长眠于此,也算是不枉我跟他一场,总算有个圆满的交代吧。”

  张弛点点头,把石台挪开,用烈焰刀挖了个一米见方的坑,将火王的遗骨放到一个小盒子里,将盒子放入坑中,填好了土,又把石台挪了回去,用烈焰刀在石台上刻上“灵风大陆火王孔火之墓”,然后又虔诚地磕了三个响头,算是告慰火王的在天之灵了。

  站起身来,火灵道:“如今你我能够并肩作战,火王当年研究的招式你便可以修炼了,来,打开那个箱子。”

  墙角有着一个大铁箱子,当年的“裂骨手”和“鬼影附形”都是在这铁箱子中拿出来的,张弛当然没有忘记。

  再次打开铁箱,张弛看到铁箱中满满的一堆卷轴,都是各种各样的武技,谁能想到在这荒山辟岭之中,藏着这么多的珍贵武技。

  张弛问火灵道:“这算是火王大人的遗产吧,拿哪本?”

  火灵生气地道:“少爷你可真厚道啊,都拿上啊!”

  张弛问:“拿那么多也练不过来啊!”

  火灵怒道:“你以后要对抗祥云帝国啊少爷,就凭你一人就能把一个帝国推翻吗,你需要帮手,到时候哪找那么现成的武技去,这不都是好东西吗?”

  张弛恍然大悟,道:“真有你的。”说罢将所有的武技都收入了乾坤包之中。

  离开洞穴,张弛再次腾空而起飞向祥云皇城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