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我伤的很重第二十四章-我伤的很重正在兴奋地张弛忽然听到楼下一片吵杂之声,似乎有一群人闯了进来,大呼小叫,蛮横无比。

  张弛听到了田佩儿和他们理论了起来,不一会,随着脚步声,田佩儿轻轻地推开了房门,探头看看,看见张弛正站在房中,顿时喊道:“师兄,冷锋带人来找咱们麻烦了,师父不能动手,你快下去看看吧。”

  张弛心中一动,顿时计上心头,招了招手把田佩儿叫了过来,在耳边低语了一阵,田佩儿一脸坏笑地点点头,而后突然大喊起来:“师兄,师兄你怎么了!”

  楼下正是佣兵公会的会长冷锋,今天他带人来就是为了昨天手下被张弛收拾了一事。

  手下被收拾了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只是这半夜三更派人想要迷倒了人家小姑娘,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自己就不要混了。

  再有,一群佣兵在林中救了重伤的牛顿一事,也让冷锋产生了怀疑,他早打听到了与张弛和田佩儿一伙的那个老头是个绝顶高手,能把他伤成这样的,绝对不是一般的魔兽,八成就是那鸡冠灵蛇王,冷锋自然而然地就想到了那株自己苦苦寻觅的万年菩提果。

  一听到田佩儿的喊声,所有人几乎都往楼上看来。

  就见田佩儿扑到了二楼房间门口的栏杆处,对牛顿喊道:“老师,不得了了,大师兄吐了好多血,看来是被那仙果的力量给反噬了。”

  牛顿一听大为震惊,赶紧上了二楼,到了张弛的屋中。

  当他看到坐在桌子边悠闲喝茶的张弛时,顿时明白了一切,一闪身进了屋,随即大声喊道:“哎呀徒弟啊,你这是怎么了!告诉你那仙果不能随便吃,你就是不听,这该如何是好啊!”

  边喊着边坐下,张弛给他倒了一杯茶,牛顿也喝了起来。

  楼下的冷锋一听仙果二字,心中就是一紧,看来自己的估计是对的,这个臭小子果然得到了那万年菩提果。

  “真是可恶!”冷锋咬着牙心中暗骂,随即一抹阴笑浮现在嘴角,低声道:“活该你倒霉,死废物,以为吃了仙果就能变成绝世高手吗?”。

  顶着一腔的怒火,一招手,身后的佣兵喽啰争先恐后地上了二楼,这就要冲进屋中把张弛万刃分尸,以解胸中恶气。

  田佩儿一看这种状况,赶紧挡在门口,惊呼道:“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想要伤我师兄,先过了我这关!”

  佣兵们倒是都挺怵头这个蛮横的小美女的,因为冷锋已经发了话,这是他要的女人,谁敢动一下。

  于是佣兵们准备将田佩儿先制服,交给冷锋来处理,他们的目标还是屋中“受伤”的张弛。

  就在佣兵们一拥而上要把田佩儿拿下的时候,房间的门口人影一晃,嘴角流着鲜血,似乎非常虚弱的张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手扶着门框,似乎随时就要倒下一般,眼睛无神地扫视着眼前横眉立目的佣兵和楼下一脸阴笑的冷锋,缓缓地道:“冷会长,今天...咳咳.....今天你带人来,是想要干什么啊!”

  冷锋哈哈大笑,道:“废物,想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识相的让小爷我狠狠修理你一顿,然后嘛......”冷锋淫荡的眼神落在了田佩儿的身上。

  张弛显得很是无奈,勉强抬起手臂,抱了个拳道:“冷会长,咱们也算是有一面之缘,如今我老师有伤在身,我也刚刚受了自己内力冲撞,受了内伤,我师妹一弱质女流,还请冷会长能够网开一面,绕过我们这一回吧,等小弟伤势好转,定当登门谢罪。”

  冷锋轻蔑地看看张弛,道:“你个没用的狗东西,真的连办点骨气都没有吗?不如这样,今天你要是能接过我三招,我就饶了你们,不管是仙果还是你这可爱的小师妹,我都不再纠缠,如何啊?”说吧冷锋挑衅的眼神直逼张弛,一副老子今天吃定了你的意思。

  张弛略微思量了一番,犹如下了重大决定一般,一跺脚,道:“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冷会长给了小弟台阶,小弟焉有不下之理。”

  “好,总算是条汉子,今天小爷我就给你这个人情,让你接我三招。”冷锋狂妄地道。

  张弛挣扎着从佣兵人群中穿过,看着佣兵们一个个蔑视的眼神,张弛心中暗暗发笑。

  一步一停地下了楼梯,张弛站到了冷锋的面前,有气无力地道:“冷会长,还请手下留情啊。”

  冷锋紧了紧自己的皮甲,对张弛道:“放心,顶多让你躺个十天半个月的。”

  张弛笑着点了点头,等待着冷锋发招。

  冷锋拉开架势,双臂在身体两侧画了个半圆,双手一上一下,真气犹如水流一般包裹住了冷锋的双手。

  张弛一看便知,这冷锋的真气属性是水。

  轻啸一声,冷锋猛地双掌拍出,犹如波浪一般的真气向着张弛扑面而来,正是水属性低级武技“波涛掌”的第一式“无风起浪”,看来冷锋口不应心,这一招便想要了张弛的命。

  张弛看在眼里,恨在心中,心说:“冷锋这人真是歹毒,这一招如果我真的是有伤在身,岂不真要死在他的掌下。“

  就在冷锋这一掌就要拍到张弛脑门上了,看热闹的众人都以为张弛必死无疑的时候,张弛却就这么凭空地消失了,就在这几十双眼睛下消失了。

  冷锋也是一惊,而就在他还没有回过神来的一瞬间,就感觉后心一阵炙热之气袭来,再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啪!”夹带强大火劲的一掌重重地拍在冷风的后心之上,冷锋一个前趴,整个扑倒在地,狼狈至极。

  打出这一掌的不是别人,正是装得比真受伤还像的张弛。

  冷锋倒在地上,胸口一起一伏,看起来十分痛苦,终于,一张嘴,一口心血犹如箭一般飙射而出。

  楼上的佣兵和看热闹的人都傻了,刚才那小子不是就要死了吗,怎么突然像打了鸡血一样,连个像样的招都没用,就把这镇上响当当的人物打的口吐鲜血,这不科学啊。

  再看张弛,早已经不是刚才病病歪歪的样子了,眼中精光大盛,右掌火劲刚刚消退,丁字步往大厅中一战,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精气神。

  冷锋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少年,道:“天魂境,不可能,前两天你还是个连天人境都没到的废物,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进步如此神速,你还是不是人!”

  张弛一笑,道:“这都拜你冷会长所赐啊,要不是你在我师妹面前说我是废物,我也不能拼了命练功不是,还有,多亏了你我才知道那万年菩提果的事,这一切说起来,都要感谢冷会长啊!”张弛躬身施礼,一嘴的客气之词。

  冷锋气的脸都白了,对楼上的手下喊道:“你们还在那傻看什么,给我上,把他乱刃分尸。”

  楼上的佣兵们一听如梦方醒,呐喊着往楼下重来。

  张弛双眼寒光一闪,手中火劲瞬间运起,强大的气势将张弛的衣角催动的呼呼直飘。

  佣兵一看张弛这气势,最前头的佣兵一个急刹车,后面的没反应过来,撞到了前面的佣兵身上,顿时一群佣兵犹如西瓜一般整个从楼梯上滚了下来,他们已经被张弛的气势整个的吓住了。虽然他们的并没有因为滚下来而受伤,但是害怕冷锋以后找他们的麻烦,都顺势往地上一躺,痛苦地呻吟起来。

  冷锋一看,恨恨地道:“他妈的一群废物。”说完就要挣扎着站起来,看来想要和张弛拼命。

  张弛到了此时恨意大盛,前几日被言语羞辱的怒火此时都爆发出来了,头上的青筋也爆起来了,眼睛也瞪圆了,牙也咬紧了,双手的火劲几乎都爆发出了实质的火焰,身形一晃,双拳带火,狠狠地朝冷锋头上砸去。

  冷锋还没有挣扎起来,张弛的双拳就到了,冷锋这时想躲已经是比登天还难了,冷锋把眼睛一闭,心想:“完了!我今天算是交代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道人影从店外飞进店中,单臂一挡,接住了张弛怒火包裹的双拳。

  一声清脆的响声,张弛的身体被震得倒退了好几步,而接拳之人却纹丝没动,可见此人功力如何强大。

  张弛稳住身形,大声喝道:“什么人?”

  只见来人扶起倒在地上的冷锋,伸手给冷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着张弛厉声喝问道:“哪里来的狂徒,居然敢伤害本座的儿子。”

  张弛看了看眼前的黑袍老者,道:“你是冷锋的父亲!”

  张弛倒是没有怎样,楼上的田佩儿却认出了此人,赶紧下楼来,拿出了自己一国公主的气质道:“冷云霄,你儿子对我不敬,今日我师兄出手教训于他,实属替你管教儿子!”原来此人正是祥龙帝国的一方势力——狼牙寨的大寨主冷云霄。

  冷云霄先是一愣,定睛一看,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赶紧跪倒,叩头道:“微臣叩见公主殿下!”

  所有的人都惊了,包括重伤的冷锋。

  田佩儿冷着脸道:“免礼吧,冷云霄,这冷锋是你的儿子吗?”

  冷云霄恭敬地道:“回公主,正是犬子。”

  田佩儿道:“冷云霄,你的好儿子带着人兴师动众地到了这里威逼我和我师兄,还企图对我不敬,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啊!”

  ¤酷;^匠网P永久2F免C费q1看小说

  冷云霄回头看看自己的宝贝儿子,心想:“你小子可真会惹事啊,全国最不好惹的就是这刁蛮公主,怎么偏偏就惹上她了!”

  冷锋顿时一脑袋白毛汗,心想:“完了,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惹事不好怎么惹上这么个刺头,不仅没占着便宜还把手扎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