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蹒跚走在山路上,雨还嘀嘀哒哒的下着,被他们叫四哥的男子走到老道士的跟前,皮笑肉不笑的问:“金爷都是明白人,你也别惦记着等你们人来帮忙了,老实跟你说吧,你带来的人都已经都死了,现在连你人都在我手里就别耍花样了,我问你,是不是这里?”

  老道士叫他们把手电光往一棵杨树上照了照,然后老道士就在这棵树边转起圈,左一眼右一眼上一眼下一眼打量起来,又好像是在找着什么东西,我们这些人就站在一边看着,等了一会老道士就说:“应该就是这了,拿把铲子来。”

  酷(匠网F首'发

  站在旁边一直负责押着这个老道的男子,见老道用命令的语气说话心里就不乐意,心说你还摆谱呢,装什么大半蒜啊,于是就骂:“老灯你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滚!自己拿去。”

  张麻子讽刺的的说:“唉!大葵!怎么和金爷说话呢!金爷那可是老斗王了,那脾气可爆瞪眼镜就宰人。是不是金爷?”

  那个被他们叫四哥的人不耐烦的说:‘大葵你去拿,”

  我这才知道原来一直押着老道的男子叫大葵,大葵的表现极不情愿慢吞吞的走到我和秃子身边,他打开我们拎来的大包,从里面拿出一把小铲子,这把铲子的样式有点象盗墓用的洛阳铲,也是一根木棍前面一个圆柱形的铲头,只是个头很小也就不到三十厘米长。

  大葵拿起铲子后就把他手里的手电放在了包裹上,然后就去给老道士送了过去,我心说错不了了这是一伙盗墓贼,看样子他们好像还不是一伙的,也不知联系我们的那个女的是跟老道士一伙的,还是跟这三个男子是一伙的,我正想着秃子悄悄的用下巴指着指大葵拿铲子的包裹。

  我往那个包裹的上一看,大葵拉开包裹后并没有把口合上,我看见一个血粼粼的人脸就就放在那包里,在手电的白光照射下,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出来脸上的五官轮廓,就见哪张脸的额头上都被鲜血染红了,嘴角鼻子里也都是血迹,眼睛还瞪的很大表情十分的痛苦。

  我心跳立刻加速差点一就叫出来声来,秃子拉了拉我示意我不要叫,然后小声说:“找机会跑。”

  此时我不断告诉自己要镇定,不要慌一会要是没机会跑,不行就和他们拼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人呢,怕让他们发现我们已经发现包裹有死人。我就拉着秃子过去问那个叫四哥的男子,什么时候让我们开始干活。

  他让先帮叫张麻子的人在一边扎帐篷,我心说衣服早都淋湿了才想起来扎帐篷,还真搞不懂他们这些人是怎么想的。张麻子从他带来的包裹里拿出雨布和折叠钢管,没多久我和秃子就帮张麻子在树林里扎好了一顶帐篷,金老道用大葵拿过来的铁铲,小心翼翼的把树皮一点点的铲开,一个箭头标志慢慢清晰袭来,箭头不是很明显但是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老道士说:“没错就是这里,好多年了,树皮已经长好了,不过当年我走的时候,在树干上留了记号,你看。”

  叫四哥的男子笑着说:“不愧是金道爷,这么多年还能记的这么清楚,麻子大葵你俩都服没”

  大葵撇着嘴说:“有什么啊,我也能,”

  四哥并不搭理大葵,看了一旁的帐篷也搭好了,就说:”去帐篷里挖坑把包里的东西埋了。”他又叫我和秃子看着,然后就道士指定的位置上挖了了一个土坑,跟着就说:“你们两个一个拿手电一个挖坑,坑挖好了就就可以去帐篷里避雨了。”

  我心想就算是干完了活,也不想去那个帐篷里避雨,你刚让大葵把背包里的东西埋在帐篷里,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大葵埋下去的是尸体,让我在刚刚埋下尸体的帐篷里待着,还是算了吧。那我认可在雨里多淋一会,也不想去哪里待着。

  四哥问我想什么呢怎么不回答,我勉强的笑了笑说:“不用了,”听了我的话那个叫四哥的人先是一愣随即疑问的:“恩?”一声,我心说不好是不是我太紧张了,可别被他看出什么破绽来。

  幸好秃子机灵随机应变,敷衍说:“唉!我们的意思不着急休息,您还是先告诉我们挖多深,再把工钱的事确定一下,我们就放心了。”

  这小子狡猾的看了看我和秃子,然后说:“一分钱也少不了你们的,”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拿出十张一百元的票子,分出一半来递给了我,又说先给一半等挖到五米的时候再给一半,给你们两个人一千块钱不少吧。我赶紧答应说不少秃子也点头表示可以。

  然后这些人就押着老道士走进了不远处的帐篷,剩下我和秃子开始挖土干活,我站在雨中拿着手电帮着照明,秃子学着刚才那个人挖土的样子,先用一把工兵铲把坑里的泥土翻了几翻,然后再用铁锹把这些松动的泥土,一锹一锹的扔到坑外。

  雨还在下着泥巴粘在铁锹上,秃子挖的十分吃力不一会就喘起粗气来,于是我们两个互换了工作,这回他到上面来给我照亮由我下去挖土,我拿起铁锹挖了一会,感觉那些土十分的粘裹住了锹头,开始越来越难挖了。

  终于艰难的挖了一人多深,我的个子是一米七八,只要挖三个我的身高的深度,就可以完成任务了,此时泥土用铁锹往外送已经很困难了,于是我就让秃子去帮我向帐篷里的人要个能装土的东西,秃子刚要去帐篷里找人,这时候突然听见帐篷里传出一声惨叫:“啊——”,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里,突然传来一身人的惨叫,吓的我心一翻头上已经冒出冷汗,此时这个土坑已经没过了我的身子,看不见上面发生了什么事,于是就问:“秃子,发生什么事了!”

  秃子挠着脑袋说:“不知道!好像是从帐篷里发出来的。怎么办?”

  我心里立刻就慌了,心想不能在犹豫了得马上跑,于是我大声说:“跑!快跑。”秃子听我这么说,可能是他太紧张了,一下把我给忘了,我被扔在了土坑里,现在土坑的深度已经超过了我的身高。我跳起来伸手想去抓坑道的顶端。可是并没能抓住,那些泥土太湿上面沾满了雨水,一下把我又滑了下来。

  我心里着急暗骂秃子你他妈的太不仗义了,你到是把我拉出去咱俩一起跑啊,喝酒的时候还说要罩我呢,你他妈的就这么罩我的啊,把我一个人扔这只顾自己跑,我又努力的往上爬了爬,终于艰难的把自己的头探出了土坑外。

  刚一露头就见到三个人正站在坑边,是那个叫四哥的男子和张麻子,还有那个叫大葵人,此时我正好就在他们的脚下,所以只能仰起头看着。我看见他们正阴险的笑呢,心里就不由的升起一阵寒意,心想完了我仗着胆子说:“你,你们要干什么?”

  几个人慢慢向我走来,叫四哥的男子举起手枪厉声问:“干什么?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光头呢!”我大脑飞速的运转着,快想办法要不然就要玩完了,快点想,这时候我听见那个叫大葵的男子说:“四哥,要么直接把他一起做了的了”

  来不及再想办法了我想也不想随口就说:“他去帮我找提土的东西去了。”

  这时候我突然被人一脚直接踹到了坑里,还来不及我看清楚是谁把我踹下来的,一个土篮子就上面扔了下来一下砸在我的头上,气的我就想骂但是一想起他们人多又都拿着枪就忍住了,这时候就听见好像是那个叫四哥的男子喊:“小伙子老实点快挖。大葵你在这盯点别让他磨蹭,等天亮了就不方便了要是他偷懒直接毙了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