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开始紧张了起来,心想麻烦看样这伙人。真的不像是什么好人,一会要是不给钱再把我和秃子给毙把我倆活埋了可怎么办?得赶紧想办法脱身,要不然一会到了他们想去的地方,我们的处境就更加的危险了。

  秃子也感觉车里气氛不对劲,他此时并不说话偷偷的用胳膊撞我的身子,然后小声在我耳边说:“兄弟!好像不对劲啊!”我怕被车里的这些人听见,用肩膀把他轻轻的顶开,然后我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我正在想办法。

  汽车在夜幕中行驶着,车里。驾驶员在倒车镜里看了看后面,然后一边抽烟一边开车,坐在旁边副驾驶座上,戴墨镜的男子安慰我们说:“别紧张,你们看见什么也都别见怪,干完活我再多给你们点钱。”

  我此时也没什么好办法,多方手里有枪,我和秃子就两个人,人也没他们多如果硬要逃走怕是不能成功,这时候白色的面包车转过几个弯,已经出了城来到了郊外的土路上。这里我认识是去大云山的方向。

  因为这座山常年云雾缭绕,所以当地人就给这座山叫大云山,传说这里的地下埋有古墓。我是在小时候和几个伙伴去哪里找过古墓,但是那时候只是觉的好玩,以为在山里随便转转找找就能发现宝贝,但是确实没有那么简单,也没找见就空手回来了。

  我正胡思乱想呢就听后面的老道叫道:“人手不够不能去啊!”这时候坐在老道身边的男子,用手压住老道的肩膀说:“去不去你说了也不算。又不用你下去,你知道告诉我们那东西在那就行,你紧张个屁啊!”

  汽车慢慢的已经开进了大山,行驶在凸凹不平的土路上,不巧的是此时又下起了雨,山路很泥泞湿滑,路两边又都是有两层楼高的深坑,有的地方山路很窄感觉路面都没有车宽,这里走的一般都是牛车马车,没有那么平整的道路。

  路的两边还有野坟,有些地方还很险,要是轮胎打滑,不小心掉下去车里的人不死也得重伤,这时候戴墨镜的男子提醒叫小心点开,谁知道开车的男子还并不在意,一边大口吸烟一边说:“啊呀,四哥你要相信兄弟我的驾驶技术,这点山路算个啥啊,想当年我还在狼牙山开车呢,狼牙山你知道吧,就是有名的狼牙山五壮士跳崖的那里,那路比这里险多了这里算个啥啊!”

  这时候忽然车的前风挡玻璃上,出现了一张惨白的怪脸,那张脸上一丁点血色也没有,白的就像一张纸似的,脸蛋子上还图的红红的,不等我们看清那脸的样子,开车的男子一脚踩在刹车上,面包车一个急刹车这一幕瞬间就消失了。

  #酷$匠H0网,g首}发i

  秃子吓得就小声说:“那是什么啊”

  戴墨镜的男子终于把他的眼镜摘了,伸手擦了擦头上的汗说:“走下去检查下,是不是撞上什么不干净的了。!”说着前排座的两个男子一前一后的都跳下了车,在车头和车尾看了看,他们俩并没有发现车子撞上了什么。

  这时候我就想拉着秃子跳下车逃跑,但是想起刚才看见那张惨白的脸就爬在车玻璃上,把我也吓的不清就不敢贸然再下车了,没多久两个男子又回到车上,刚才叫我们上车的男子骂骂咧咧的说:“草!这地方不干净,赶紧走。”

  一直抽烟的驾驶员也不抽烟了,赶忙转动车钥匙想把车开走,但是也不知道怎么了,这车嘎嘎的响动的几声,车灯亮了两下就熄灭了,车打不着火了,车里的人升起了一股烦躁的气氛。

  后排座上的拿枪男子不耐烦的嚷嚷道:“快点啊!”

  戴黑墨镜叫四哥的男子说:“麻子我早就让你换辆车,就舍不得花钱,认可把钱都给狐狸精花,也舍不得给自己花一点,你这破车开多少年了,也不换换。”

  张麻子还不断转动车钥说:“我也想快点,这车是得换了。”

  终于车子又发动了起来,继续在泥泞的山路上行驶,刚走了没多远那张惨白的脸又出现了,只不过这一次那张脸出现在副驾驶的车窗外,吓的车里的人也都一机灵,那个怪脸一下又消失了,不一会又出现在后面车窗玻璃上。还不时的撞击着车玻璃发出啪啪的声音。

  后排座位上的老道士缩着脖子一言不发,他旁边的那个中年男子可吓坏了,就见他举起手枪就开了一枪,啪的一声枪响,后车窗玻璃就被打出了一个窟窿,那张惨白的脸也被子弹打中了,就见那惨白的脸也被子弹打出一个弹孔, 我和秃子还没缓过神来,又听见背后一声枪响。吓的我们都赶紧一低头,叫四爷的眼镜男胆子大点,叫张麻子把车停下,然后自己就一个人拎着枪下了车,过了一会他把车顶上一个什么东西扔在了地上。

  然后他上了车把车门一关,就骂:“妈的是一个纸人,大雨天的跟个真人似的,吓的老子够呛,,这地方有很多野坟可能是山风把纸人刮起来了赶紧走吧。”

  张麻子继续发动车子,开着面包车在山路上行驶,后排座上刚才开枪打纸人的男子,有点不好意思了,在后面骂着给自己找面子,就听见他骂:“擦,就算真有孤魂野鬼,也别想躲过我这一枪。”

  我心里此时已经有了数了现在这伙人不是去盗墓,就是要杀人让我给挖坑,但是后者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此时这里的四个人,除了那个老道士,其他的三个人好像是一伙的,要把那老道士杀了活埋根本不用找我干活,他们自己就都干了人不知鬼不觉的这样更好不是。

  这时候车子就在一处小树林旁停了下来,这时候座在副驾座位上的男子说:“金道爷,我敬你是老前辈了,您把路给带好了,真有好东西我们也不会白拿,出手后给你分三层怎么样?”

  老道士看样是不想带他们去,支支吾吾的不肯下车,被他旁边的男子连推带拥的赶下了面包车,那开车的司机烟瘾不小,下了车就点上一支烟,一边抽烟一边打开面包车的后门,拿出一个沉甸甸的大包裹。

  那个被他们叫四哥的男子吆喝:“哎!你俩别傻触着了,过去帮着拿工具。有什么话也不要多问,知道多了对你们没什么好处,去吧别傻站着了。”

  我和秃子也没别的办法现在已经到这里,想回去也没那么容易了,于是在也估计不了太多,过去帮着他们拎起包裹,我手刚拿起包裹就觉得手里一沉,我去这里装的是什么JB玩仍啊这么重。

  那个爱吸烟的男子自己拿着一个大包,我和秃子拉着一个包上的两个背带,跟着这伙人就进了林子,由于天还下着雨地理十分泥泞不好走,我们脚上都是泥巴没一会就被雨水给淋湿了衣服,秃子和我越走越慢这里太不好走了,秃子还以为有美女接我们,然后一起吹牛侃大山,到了地方干了活拿钱就走呢,现在被当个骡子使顶着雨走。连个遮雨的雨伞都没有,就忍不住了,秃子就小声抱怨:“尼玛!当我们是骡子啊!这么难走的路还拿这么沉的包。”

  这时候那个押着老道士的人回头就骂:“叫唤什么!,想赚钱要活命的就赶紧走,走慢了小心林子里有鬼。。”

  这一路上我确实看见了路边有不少土坟,但是真有鬼嘛,从小到大我也没见过真的鬼,也不想见那玩仍,这会要想原路回去还得坐他们的车,不干活还不容易回去,我和秃子只能跟着他们走进了慌山密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