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次从周家回来后,过了2天,果然周艺洛转到他们这个班级了,但陈轩不知道因为什么又消失了,一天天的不见踪影,弄的那个小萝莉整天来凌帅这诉苦,本来有个小妹妹找他聊天凌帅应该很开心的,但因为每次都有沈楼在旁边,弄的沈楼经常吃醋,凌帅就也不好跟那个妹纸走太近了,没想到他不理她了,沈楼去跟她主动聊天了,不到一天两人熟的像是亲姐妹似的,直接给凌帅晾一边了。

  “楼楼,我家轩轩这几天老是不见踪影,去哪了啊,是不是他不喜欢人家!呜呜”说着就要留下眼泪,沈楼好说歹说劝了半天说道凌帅有办法这才止住眼泪,但两只泪眼朦胧的大眼睛就盯着凌帅看啊,凌帅很无奈的说道:陈轩他我也不知道去哪了啊,我也没有办法啊。

  “哇,呜呜!”小萝莉又要开始哭了,这时候她的电话响了“喂,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啊,什么?哦哦,恩恩,知道了我这就去!”说罢挂断电话“说些什么啊?”凌帅八卦的问道,沈楼也没制止“这个嘛,本来轩轩不让我告诉你们的,但我感觉告你也没关系吧。他约我去后山约会,嘻嘻,我去了啊,你们接着聊吧!”说罢,小萝莉吐了吐舌头开心的走了,满脸洋溢着幸福感。

  “唉,这小丫头,有了老公不要姐妹了!”沈楼无奈的摇头道,凌帅却敏感的感到了一丝不对,以陈轩的性格干什么事要背着他们呢,还不让告诉他们,不知道为什么陈轩的眼皮跳的厉害,“不行,我得去看看!”凌帅想着也跟了出去。

  “喂,帅帅,你要去哪?”“沈楼同学,你要去哪,上课了,坐回座位去!”沈楼本也想跟去的,结果这时候科任老师来了,沈楼只好坐回座位,看着旁边空荡荡的座位,心却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学校后山,“到底是在哪呢,对了,我记得前面好像有一个小山洞的说,去看看吧!”凌帅想到,已经能看见山洞的轮廓了,但那种不安的感觉却愈加强烈,躲在山洞两侧,侧耳倾听,“哈哈,师侄你做的好,这女娃是天生鼎炉体质,一定会让我的功力更进一步的!哈哈!”凌帅往前一步偷偷瞄一眼想看看说的女娃是不是周艺洛,“谁在外面,捆仙绳,着!”没想到被里面的人发现了,凌帅刚想跑,从山洞里飞出一条金黄色的绳子,紧紧的缠住了凌帅的身体,动弹不得。

  “师侄,去看看是谁在外面偷看,给他弄进来!”从山洞里走出来一个人,不是陈轩又是谁?“陈轩,你在做什么,难道里面那个真的是周艺洛?”凌帅怒道,陈轩显得很纠结,说了句:你不该来的。然后将凌帅拽了进去。“噢,原来又是个小鬼啊,哈哈,看来今天有观众了啊,不过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呢,你说是不是,师侄!”被抓进来后,凌帅才看见刚才说话的男子,这个男子生的一对小小的眼睛,鹰钩鼻显得很是阴险,再看另一旁,果然是周艺洛倒在了地上,看样子应该是晕过去了,凌帅不由得骂道:陈轩,你这样做你家人造吗,你对得起周艺洛对你的喜欢吗,你对得起周家主对你的信任吗,你对得起其他人吗?陈轩犹豫了半晌,答道:我也不想,但是,师命难违。“哈哈,乖师侄说的好,师命难违,作为道家子弟,尊师重道是最重要的,儿女情长只会让你止步不前,看这个美丽的肉体,只要我们享用了的话,那么道法必然更上一层楼,等我们长生不老了,什么得不到!是不是!哈哈!说罢就上前准备扒掉周艺洛的衣服。陈轩上前一步,说道:“师伯,你说过不伤害她我才将她带来的!”

  “怎么。臭小子,你还真喜欢她了啊,我不是说了吗,等我们长生不老以后什么都会有的!快让开!”说着,男子又要去扒小萝莉的衣服,陈轩如一座山一般挡在了男子身前,“怎么,你还想打师伯?你的尊师重道都去哪了?”男子叫道。

  “徒儿不敢,徒儿这一身本领都是师傅教的,师傅三人犹如徒儿的再生父母,但我也绝对不会让你伤害艺洛的,如果师伯想伤害她,请从徒弟的尸体上走过,如果徒弟侥幸赢了师伯,徒儿也会自刎在师傅墓前,绝不苟且偷生!”陈轩掷地有声的说道“这,看来我还是误会陈轩了啊!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打过他师伯啊,说起来,还是他师叔好一点啊”凌帅嘟囔道“看来你小子是执迷不悟了,也好就让我为师弟清理门户!接招吧!”中年男子说道“大师兄,这次是你走歪了,何必纠结于此道呢,我们的师傅曾经说过,让我们要行得正,坐得直!吾辈之人理应行正道,才不枉学得一身道法,你却堕入魔道,你醒醒吧,万不可被魔物利用啊!”从山洞处又走进了一个老头,这个老头白花花的胡子都到肚子了,浑身也是脏兮兮的,虽然这样,却也遮掩不了他的一身正气,与那个长相阴霾的男子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靠,说曹操曹操到啊,这下可热闹了。”被绑着的凌帅无奈的想到

  |x酷"匠zg网VZ唯一‘正AO版?,D》其GB他};都N是i)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