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刚动了动,发现那护士并没有离开。

  于是皱了皱眉,砸了咂嘴,叫你们滚你们还不滚?他一把拿起床边的一个苹果,转过身来,看也不看,直接砸了过去,同时大吼:“叫你们滚没听见?!”

  一声尖叫响了起来,那个刚来实习的小护士吓得脸色煞白。

  沈刚扔出的那只苹果砸在了躺在推车上的病人身上,那人原本昏迷着,被沈刚这么一砸,发出一声低呼:“哎吆!”

  沈刚直到这个时候才看清楚原来护士竟然推了一个人进来,这真是太乱来了!老子这是高级VIP病房!怎么还能让别人进来?!这不是乱搞吗?

  沈刚一眼看到那个躺在推车上的人身体很胖,直接骂道:“给我把这头肥猪推出去!谁让你们随便把人推进来的?!”

  “狗崽子!”那躺在推车上的人听到别人骂他肥猪,顿时一边回嘴咒骂一边转过头去。

  这一转头,两人同时愣住。

  酷匠网首m8发

  “爸?!”沈刚。

  “儿子?!”沈大海。

  年长的护士这时候开口说道:“医院病房紧张,你们是父子,所以安排你们住在一起,让两位产生了误会,实在对不起。”

  沈刚和沈大海两人面面相觑,刚才两人你骂我是猪,我骂你是狗,这会儿两人直接都黑了脸。

  这能怪谁?好一对猪狗父子。

  年轻的护士这个时候满脸通红,抿着嘴咬着牙,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苏家明在出了派出所之后就和张志强分开,独自离去。

  到了他这个年纪,早就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

  他虽然看好张志强,但不会热血到直接就称兄道弟,更加不会像是演义小说当中纳头便拜。

  如果张志强是那种唯唯诺诺,没有一点脾气,性格已经被生活的苦难磨得一点不剩的年轻人,苏家明会出于好心,送他一段,但好心的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可怜。

  从外表上或者家庭条件以及生活的遭遇上来看,张志强确实是一个可怜,或者说是值得可怜的人,但事实上呢,张志强他根本就不需要可怜。

  不需要可怜的人你可怜他,那就是吃力不讨好了,苏家明能够取得那样的成就,这点道理自然是懂的。

  苏家明走后,张志强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根香烟,点上之后深吸一口,呼出白色的烟气,抬起头来习惯性的看向天空,却发现根本看不见星星。

  他自嘲一笑,这才想起来大城市里的夜晚灯火通明,遮星闭月,根本是不可能看见星星的。

  工地那边偏进郊区,有时候还是能够看见星星的。

  看不见星星,张志强低头看向前面,却只看到苏家明那辆奥迪的尾灯,又吸了一口香烟,张志强叹息一声,说道:“虽然是别人请你来的,但好歹我也是你的当事人,居然都不知道送我一下…那么远,难道要我走回去吗?”

  这话若是让苏家明听见,他一定会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因为张志强不止是不需要可怜…

  他需要今夜有人送他回工地…

  拿出刚才苏家明交给自己的手机,张志强翻看了一下,录下来的东西都在,不过王国庆肯定应该是已经拷了备份了。

  这样一来的话,自己也就放心了。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张志强收起了手机,开始向远处跑去,不知道这个时间还能不能等到公交车,要是没有公交车的话,估计就只能在街边将就着住一晚上了。

  虽然身上还有点钱,但张志强却并不舍得花。

  到了公交站台,张志强在站牌上一看,末班车的时间已经过了,于是干脆坐了下来,开始抽烟。

  一根香烟还没抽完,忽然一辆小车停在了他的面前。

  车窗并没有降下,但是喇叭响了几下。

  张志强叼着香烟笑了起来,他起身走到车边,敲了敲车窗。

  车窗降下,陈朵朵坐在里面斜眼白了张志强一下,说道:“怎么这么笨?按喇叭就是叫你上车,还敲窗户干嘛?”

  张志强笑着说道:“我是看见你不想开窗户,所以敲窗户让你打开窗户透透气的。”

  “你!”陈朵朵转头瞪着张志强:“你就是要和我作对是吧?”

  张志强笑着摇头,然后打开车门,将那根还没抽完的香烟猛吸了一口,然后坐在了小车的后座上。

  关上车门之后,陈朵朵就说道:“你不是不要我帮忙吗?怎么又上车了?”

  张志强明显能够感觉到陈朵朵心中的怒气,但他并不明白她的这些怒气是从哪里来的,于是开口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但现在最要紧的是送我回去,时间不早了,孤男寡女的共处一车也不好,不是吗?”

  “谁说我要送你回去?”陈朵朵脱口而出,说出口之后才发觉自己这句话实在是有挑逗的成分在内,实际上她是因为今天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比不上张志强,另外因为沈大海的事情,可以说是在张志强面前丢了脸,所以心里生气。

  “那你是要带我回家?”张志强顺竿就往上爬。

  陈朵朵朝着后视镜里面正在对自己嬉皮笑脸的张志强翻了个白眼,然后发动车子:“想得美!”

  车子发动之后,开出去好一段路,车内一直保持安静。

  陈朵朵一边开车,偶尔瞟一眼后视镜,发现张志强一直在看着她,不知不觉,几次过后,脸就有点红了,于是开口说道:“你干嘛一直看着我?”

  “你比较好看。”张志强说道。

  陈朵朵一听,立刻闹了一个大红脸,如今两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认识时间很短,但两人已经“在床上博斗”过了,甚至当时张志强还差点就侵犯了陈朵朵。

  而且陈朵朵自己因为隐瞒王辉和沈刚密谋对付张志强,只是为了看看好戏,某种程度之上出于私心,结果差点酿成大错,如今幸亏张志强没有出事,否则的话,陈朵朵肯定是要内疚自责的。

  但又恰好因为张志强没有出事,偏偏还把沈刚给打残了,另外自己心急火燎的以为他要完蛋,结果当时在审讯室的时候,这个家伙居然对自己那种态度,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自己去求李俊杰,没有得到好脸色,还让自己去看沈刚,当时的那种憋屈和愤恨还没有来得及爆发,就着便看到了苏家明,张志强这个农民工,竟然可以请到苏家明来当他的律师!

  这是什么概念?

  陈朵朵知道当年的那桩事情,也知道前面的时候家里有位长辈受人之托去请苏家明帮忙打一场官司,结果苏家明给推了!

  陈朵朵要不是知道张志强的底细,查过他的档案资料的话,真的要以为他是某个恶趣味的京城大少公子哥,故意这样跑来体验人生的。

  否则的话,要怎样才能解释他这种近乎奇迹的大逆袭?

  陈半江牛逼,非常牛逼。

  陈朵朵一直以陈半江为骄傲,为自己是他的女儿而感到自豪。

  但在另一方面,她也一直在试图摆脱陈半江的光环笼罩,她要靠自己。

  她也真的靠自己,拿了无数个三好学生,学习标兵,等等荣誉…

  又因为外公的关系,她在高中毕业之后,去了警校,在警校当中,她一如既往的优秀,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的背景,但她却依旧能够连续获得警校最佳,无论哪一方面,都极为优秀的她,自然有着属于她的骄傲。

  然而今天,她的骄傲却在张志强面前被摔了个粉碎,她,陈朵朵,一直那么优秀,结果抛开身世背景之后,她竟然还不如一个山村当中走出来的少年…

  她怎么能够不生气?与其说是在生张志强的气,不如说她是在生自己的气或者说是在生这个社会的气。

  温室中的花朵,就算长得再好,在娇艳,就算偶尔也会吹吹风,淋淋雨。

  但在重压,磨难,打击的面前,逆袭的时候,它的反击力度,又怎么比得上在山野当中钻出泥土,顶开石头,历经千辛万苦,九九八十一难才能看见阳光,得到雨露滋润的野草?

  张志强坐在陈朵朵的车内,他没有去想陈朵朵的表现会如此奇怪,即便他去想,也想不明白,对于女人,张旺财说过,你永远不要去听女人在说什么,而是要去看她们在做什么。

  因为女人永远是摇摆在口是心非和口非心更非之间的生物。

  陈朵朵开车送自己回去,这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证明了她的立场,以及自己在她心中的感官。

  至于她嘴上说的那些,又何必再去在乎,再去和她计较?

  女人嘛,不管是八岁还是八十岁,不管是美是丑,是不是尼姑,都会喜欢别人说她漂亮。

  而且夸陈朵朵漂亮的话,绝对不违心,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所以张志强夸得理直气壮,绝不含糊,毫不犹豫。

  偏偏从小在浓重无比的军风格家庭环境当中长大的陈朵朵,最吃的就是直接大胆这一套。

  “怎么?我有说错?你就是漂亮好看,既然漂亮好看,为什么不能多看看?”张志强在后座上,看着红了耳根的陈朵朵,再次开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