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里忽然迎面走来了一个穿着白色西装,拎着黑色公文包的人。

  “对不起,这位警官,我想见一下我的当事人。”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用一种平稳到就像是古井一般的声音和语气对陈朵朵说道。

  “啊?”陈朵朵抬起头来,疑惑地看向这名男子。

  “我的当事人,张志强先生在哪里?”这名男子再次问道。

  陈朵朵看着他的脸,忽然激动起来:“你是…你是苏大状?”

  苏家明微笑着点了点头:“请问我的当事人张志强先生在哪里?”

  “你的当事人…张志强?”陈朵朵惊讶得捂住了心口。

  苏家明是江滨市乃至全国范围内的著名律师,只要是他出手的案子,几乎没有拿不下的。

  人送外号苏铁嘴,当然这只是一种戏称罢了,虽然年纪才四十不到,但苏家明实际上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

  和出道时候相比,他近五年来接的案子还不如他年轻时候一年接的案子多。

  用苏家明的话来说,律师这一行,表面风光,但实际上,不是昧着良心,就是得罪人,实在不是什么好差事。

  所以在功成名就之后,他便收手,除非是推脱不掉的案子,否则他是不会接的。

  而陈朵朵之所以在看到苏家明之后会这么激动,并不仅仅因为苏家明那过往辉煌无比的历史,更加重要的是,她是为数不多的,了解多年前真正让苏家明开始收山的那件事的人之一。

  正是由于那件事,苏家明一直是陈朵朵的偶像之一。

  “对,我的当事人张志强。”苏家明说道。

  陈朵朵反应过来,指着审讯室:“他在里面。”

  虽然说正常情况之下,苏家明是没有资格进入审讯室的,但苏家明不是一般的律师,他什么风浪没有见过?

  一看陈朵朵指的那间屋子是审讯室,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接到老朋友的电话,说是要他帮一个忙,苏家明听完电话之后,又出去和王国庆见了一面,从王国庆那里拿到了东西,然后就直接接下了这个案子。

  他之所以会接下这个案子,一来这案子在他眼里,实在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案子,而他和王国庆是多年的朋友,人家求到自己头上了,又不是什么大事,顺手就帮一下罢了。

  二来,是因为他对这个案子本身很感兴趣,要知道,劳资纠纷这一块,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但这个案子却更加特殊,苏家明在里面看到了一丝值得尝试,可以试验的东西,这对于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虽然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但这更多的是为了明哲保身,并非是不热爱律师这个行业,相反的,他一直在研究法律,进行非常详细和深入的研究。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这个国家要选最了解法律的人,苏家明绝对是能够成为其中之一。

  推开审讯室的门,苏家明一眼看到真坐在桌子后面猛抽香烟的李俊杰,微微皱眉,他敲了敲门。

  李俊杰回头一看,浑身一震,双眼之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他急忙站起身来,走到了这边。

  “你怎么来了?”李俊杰到了苏家明身前,依旧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上上下下地将苏家明打量了一下。

  苏家明看着李俊杰,淡淡开口:“老李,我看你是忘了当年的那桩事情了吧?”

  李俊杰闻言浑身一颤,抬起头来看向苏家明,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家明用眼神向张志强瞟了一眼。

  李俊杰沉默不语。

  苏家明于是开口说道:“里面的那个年轻人,是叫做张志强吧?他是我的当事人。”

  “什么?!”李俊杰这次开了口,他无比震惊地看着苏家明,作为一同经历过当年那桩事情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苏家明的能力?

  如果苏家明一定要搀和进来,那他李俊杰就是夹在中间,两头都不讨好的角色!

  “老李,我相信当年那桩事情你一定没有忘记,难道那还不足以教会你,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吗?”苏家明说道。

  李俊杰摇了摇头,然后看了一眼苏家明,叹息一声说道:“你说吧,想要怎么办?”

  “我的当事人没有犯罪,所以就不应该得到这样的待遇,你们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他是犯罪嫌疑人,现在我却看到他被关在审讯室里,还被铐住,我有理由相信,你们对他进行了刑讯逼供,我将申请…”

  更H新最快》上《0酷F'匠网e

  “好了好了,老苏你和我还玩这一套,你想要怎么样,就直接怎么样吧。”李俊杰说道。

  苏家明于是问道:“我的当事人笔录完了吗?完了的话,时间已经不早了,我的当事人需要休息。”

  李俊杰看向一边的陈朵朵:“放了吧。”然后就掉头向走廊的那头离去。

  陈朵朵这个时候已经完全震惊住了,她没有想到,李俊杰在苏家明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而自己刚刚还感到无从下手,准备找自己的老爸帮忙了,现在看来,自己和苏家明比起来,实在是太弱了!

  而这个苏家明,竟然是在那个志强的律师!这怎么可能?

  陈朵朵虽然脑子里面一团浆糊,完全想不明白,不过还是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要做些什么的。

  她去给张志强松了手铐。

  松了之后,张志强活动了一下手腕之后对陈朵朵说道:“我说过,我不会有事的。”

  陈朵朵直接愣住。

  原本在她的心里,张志强只不过是一个有些个性,有些才华和能力的农民工,不可否认,她的内心是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的。

  她觉得她可以帮张志强,也可以不帮。

  她觉得她要是想要帮张志强的话,就可以让他飞黄腾达,她觉得她要是不帮张志强的话,张志强也许会成功,但可能性已经不大,毕竟起点太低太低。

  所以在面对张志强的时候,她会有一种女神的感觉,然而却没有想到,在现实面前,她的这些感觉原来都是错觉,不堪一击。

  张志强从陈朵朵的身边走过,说了一句“谢谢”。

  陈朵朵知道这句谢谢,只不过是客气罢了,毕竟自己根本没有能够帮到他!

  这个年轻的男人,陈朵朵忽然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清他,一点也不了解他。

  忽然之间她发现,绝不能轻视张志强!

  她知道这种感觉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不管如何,张志强都只是这么一个年轻人,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可怕的,但事实就是如此。

  沈刚一定是因为小看他,才被打断了腿,自己也是因为小看他,立刻就被打了脸,原本以为自己的能耐要比他大的多,以为自己是能够救苦救难的菩萨?结果自己苦苦哀求根本无用,他却不费吹灰之力,找来了苏大状,然后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能走人…

  陈朵朵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张志强和苏家明握了握手,苏家明有些意外地发现,这个年轻的农民工,双眼之中竟然毫无卑微,腰杆也是少有的笔直。

  苏家明虽然已经可以说是律师界当中的大佛菩萨,但这并不代表他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

  相反的是,苏家明在这些年低调蛰伏期,对贫苦大众这个人群相当关注,基本上他接的案子,如今也都是和这些人打交代,这也是他接下张志强这个案子的一个主要原因。

  张志强的资料他在来之前已经看过,从资料上看,这样的年轻人他见过太多,但见到真人,他确信,这样的年轻人,他只见过一个,就是这一个!

  张志强坐在派出所的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白开水,夹着一根香烟。

  他的身边坐着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金表金项链。

  张志强在等苏家明帮他办完例行手续,然后就可以离开。

  一根香烟抽完,张志强就看到苏家明走了出来,见到苏家明向自己点头,张志强便站起身来。

  苏家明拎着包走到张志强身边,伸手拍了拍张志强的背,然后说道:“都办完了,这就回去吧,有事情的话,就找我…”

  “李队!事情怎么样了?招了没?”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坐在张志强边上的那个带着金表金项链的秃顶中年男人站起身来,向跟在苏家明后面出来的李俊杰走了上去。

  李俊杰摇了摇头,对那个穿金戴银的秃顶中年男人说道:“人已经放了。”

  “放了?!为什么?!”秃顶中年男人闻言大怒:“你玩我呢?!不是说好的吗?”

  “说话注意点,什么说好的!”李俊杰说着推开这个中年男人,自己独自离去了。

  苏家明站在门口看着李俊杰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叹息一声,对张志强说道:“老李是个好人,但有时候好人难免会犯错,不过幸好没能犯成。”

  陈志强沉默不语。

  这时那个穿金戴银的秃顶男人走到了这边,他开始仔细地打量张志强,当看清楚张志强一副民工打扮的时候,怒起:“是不是你小子把我家小刚的给打了?!啊!?”

  张志强白了他一眼,难怪一脸暴发户的样子,又是这种土豪装扮,说话还那么没脑子,原来是沈刚的老爸啊…

  “我今天确实,打断了一条狗的腿。”张志强开口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