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挫败
  q;看)(正`版s章((节ld上(酷+匠网e》

  陈朵朵感到警局之后,直接就向审讯室走去,审讯这玩意虽然规定上是绝不能动手的,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怎么可能不动手?

  不动手的话,那些地痞流氓小混混之流,怎么可能会老实?

  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一部分工作通常都是由协警来做。

  而且就算要打的话,也都是用布包了棍子,然后再将棍子上的布弄湿,这样打起来疼得厉害,偏偏不会留下痕迹。

  当然,这些都是非常低级的手法,想要叫一个人屈服,方法太多了。

  比如冬天的时候将你铐在暖气扇上。

  那就相当于将人放在暖气扇上烘烤,不过你的手仍然可以动,因为暖气太烫的缘故,你会不停的动,偏偏这个热度又不会将你烫伤,但那种疼痛却和被火烤差不多。

  而且暖气扇一般高度只到大腿那里,所以被铐在上面的话,就是一个蹲不能蹲,站不能站的姿势,只需要半个小时,再跳的人也会被弄得意志崩溃。

  陈朵朵担心张志强会受到这样的待遇,所以直接就去了审讯室。

  打开审讯室的门之后,意外的发现审讯室里面居然只有张志强一个人。

  当然,他是被铐在椅子上的。

  看到张志强迎面向自己看来,陈朵朵愣了一下,开口问道:“李队呢?”

  张志强想了想,说的应该就是那个姓李的中队长吧?他说道:“接了电话,就出去了,我也不知道。”

  这说话间,陈朵朵已经走进了屋子。

  她来到张志强的身前,仔仔细细地将张志强全身都看一遍,发现张志强并没有遭到殴打之后,稍微安心了一点。

  坐下来之后,陈朵朵看着张志强,开口问道:“怎么回事?”

  张志强看着她那焦虑的眼神,叹息一声,回答道:“沈刚开着车子来撞我,没撞到,然后从车上下来几个人拿着钢管追我。”

  “然后呢?”陈朵朵听到这里握紧了双拳,问道。

  张志强看着她紧张的样子,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你是听完我的之前那句话之后唯一一个没有说我胡说八道的警察。”

  陈朵朵一愣,这才发现自己确实是有些失态了,面对张志强那似乎洞悉一切,将自己的小心思看得一干二净的眼神,陈朵朵微微红了脸。

  “这么大的事情,你还说笑!不许说笑!”陈朵朵大概是为了找回面子,对张志强装出严厉的模样。

  偏偏张志强却像是一点都不怕她,依旧淡淡地笑着,开玩笑,作为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去怕一个被自己压过的女人?

  “其中一个打手追我,结果他自己撞在了钢筋上,把自己的命给送了,沈刚想要让我做替罪羊,用钢棍打我,却被我夺了钢棍,他还想继续打我,没有办法之下,我只能把他的腿给打断了,这算是正当防卫吗?”张志强问道。

  陈朵朵直接愣住。

  之前在电话里虽然已经听李俊杰说了一个大概,但是无论如何,她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她相信张志强绝不会骗她,但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这说明什么?

  陈朵朵再次看向张志强,忽然她发现,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两岁的小男人的眼神竟然已经变得如此犀利阴沉。

  还有他那挂在脸上的淡淡笑容,竟然和自己的老爸有几分神似。

  也就是说,在一个多小时之前,这个小男人打断了另一个男人的腿,并且有人在他面前直接死去。

  一个多小时之后,他被铐在审讯室里,竟然还能如此淡定,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这还是三天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个会在自己面前流泪哭泣的男人吗?

  回想起来,也许在那天晚上的大排档里,流过眼泪的他就已经改变了吧…

  “你…你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一遍吧,我记下来。”陈朵朵忽然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盯着张志强看了多久,赶紧低下头,拿起桌上的一支录音笔说道。

  “没什么好说的,事实上,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什么都不会说。”张志强说道。

  陈朵朵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张志强:“你知不知道虽然是你报的警,但你现在被抓在这里,在审讯室当中,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张志强问道。

  陈朵朵焦急地说道:“这意味着你是犯罪嫌疑人,知道吗?”

  “可我没犯罪。最多是防卫过当。”张志强说道。

  陈朵朵迅速地翻看了一下之前的笔录,然后站起身来,撑着桌子,将上半身隔着桌子探向张志强,说道:“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想要坐牢?为什么你什么都没说?你知不知道沈刚是怎么说你的?”

  “他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我没犯罪。”张志强一脸无所谓。

  陈朵朵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作为警务人员,她不应该带着任何私人的情绪来工作,但她对张志强这件事情感到深深的愧疚。

  如果不是她自己小心眼,没有及时的阻止沈刚,或者通知张志强的话,这件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

  她不用问也能大概知道事情的经过,但是这却并不能作为破案的依据。

  换句话说,陈朵朵是百分百的确定张志强说的是真的,但之前她看了一下初步的调查笔录,对张志强十分不利,偏偏这家伙还什么都不愿意说。

  陈朵朵甚至可以想象,如果自己之前打电话的时候没有特意关照的话,现在张志强肯定已经被狠狠的教训了。

  毕竟闹出人命可是大事情,如今所有的证据都对张志强不利,这个家伙居然还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实在是让陈朵朵担心不已。

  “志强!这…这件事很严重你知道吗?虽然我相信你,但是…但是破案要有证据!虽然你的话不能当做证据,但你说了,我们才会去向那个方向调查,否则的话,完全按照沈刚说的去调查的话…”

  陈朵朵还没有说完,就被张志强打断:“你说的这些都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因为我是民工,他是警察,对不对?”

  张志强笑得玩味。

  陈朵朵看着他的脸,一时心中滋味复杂,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不愿意承认,但陈朵朵知道张志强说的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这并不是谁的错,从古至今,国内国外,都是如此,人类的世界形成发展延续的历史当中,这就是事实,永远也无法更改。

  不过这只能是一种影响,并不能对案情产生根本性的决定。

  “志强,不管怎么样,你自己不能放弃,不能自暴自弃啊…”陈朵朵近乎哀求。

  张志强深吸了口气说道:“我想抽烟。”

  陈朵朵看到桌上有一盒烟,应该是李俊杰的,于是拿出一根塞进张志强的嘴里,又帮他将香烟点上。

  张志强深深地吸了一口之后,让浓烈的烟气在肺里面打了一个转,开口说道:“陈姐,我知道你是对我好,这件事,你就不要搀和了,我自己有打算。”

  陈朵朵直接呆住,打算?你自己有打算?在陈朵朵的眼里,张志强不过是一个农民工,这并非是瞧不起他,而是事实,并且他的年纪只有十九岁。

  不得不承认,张志强确实要比同龄人要更成熟,更优秀,但陈朵朵更加知道,他现在面临的问题,即便是一个真正的成年人,外加小有势力的人也很难全身而退!

  他居然说他有自己的打算!

  陈朵朵气极反笑:“志强!你不要再天真了好吗?这事情真的很严重!”

  张志强点了点头,叼在嘴里的香烟火星明显一亮,然后说道:“这事情当然很严重,我知道。”

  “你知道哈这样!”陈朵朵焦急地说道。

  她还想要说些什么,门就被推开了,李中队李俊杰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看到陈朵朵之后开口说道:“小陈你来了啊,好了,还是我亲自来吧,你回去休息吧。”

  “不是说人手不够…”

  陈朵朵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俊杰打断:“小陈啊,我觉得你应该要去看看沈刚,毕竟大家都是同志,都是战友嘛!这样,现在派给你的任务就是代表大家去看望沈刚同志!”

  陈朵朵已经听出了李俊杰话里的味道,她在这里一向低调,局里面的人虽然都知道她有背景,但没有一个人知道她是陈半江的女儿。

  正是因为如此,这李俊杰才敢这么和陈朵朵说话。

  陈朵朵心里清楚得很,李俊杰八成是收到了所谓的上面指示,剩下的两层么,就是收了沈刚家里的东西。

  她叹了口气,然后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李俊杰的手就往外拉。

  到了门外,陈朵朵对李俊杰说道:“李队,到底怎么回事?”

  李俊杰被陈朵朵的眼神逼得无可奈何,只能一摊手说道:“这事你就别搀和了!”然后理也不理陈朵朵,就进了审讯室。

  陈朵朵站在审讯室外,她首次感觉到了一股难以明说的挫败感。

  之所以没人知道她是陈半江的女儿,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她不想自己生活在父亲的光环下,她想要自己努力,自己证明自己。

  她以为自己可以主持正义,没想到这些却都只是自己的空想。

  她忽然发现她面对目前的这个状况竟然毫无办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