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陈半江

  用脚踢了踢躺在地上抱着腿打滚的沈刚,张志强开口问道:“要不要我帮你叫救护车?”

  沈刚这个时候腿痛得话都说不出来,他咬着牙在地上打滚,只是恨恨地盯着张志强。

  “要不要?!”张志强说着狠狠一脚踢在沈刚的肚子上,腹部传来的钻心剧痛让沈刚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弓了起来,就像是一只虾子。

  远处的那辆汽车开始发动,看样子是刚刚跑开的那个家伙去开车逃跑了。

  张志强点了一根香烟,抽了一口,掏出手机来开,有一条未读短信:OK!

  号码就是之前和自己联系的那个号码,张志强看完之后直接删除。

  然后蹲下身子,将一口烟气吐在沈刚的脸上,问道:“王辉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来弄我?”

  沈刚咬着牙齿说道:“你胡说什么…你袭击警务人员,你还杀了人!你死定了!”

  张志强眉头一挑,这家伙到了现在才知道要来玩这一套,真是白痴一个!

  将手中的香烟在沈刚的脸上按灭,弄得沈刚又是一阵痛呼。

  张志强从沈刚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110。

  报完警之后,把手机扔在沈刚的身上,张志强向前方走去。

  “你别跑!你就算跑到天边,我也会抓到你的!”沈刚抱着腿躺在地上,在张志强身后喊着。

  张志强回头说了句:“白痴,老子要尿尿而已!”

  他说着快步向前走去,到了路边尿了个尿,然后对着远处黑暗当中挥了挥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放在了街边的花坛内。

  回到沈刚的身边,看着地上就像是一条烂狗一样的沈刚,张志强点了一根烟,然后仍在地上。

  沈刚这时候腿和肚子剧痛无比,脸上更是之前被张志强用烟头烫得火辣辣的,他见到张志强扔下了一根香烟,赶紧伸出手去捡。

  眼看着就要捡起那根香烟,却被张志强一脚踏在了手腕上。

  “啊!”沈刚发出痛呼。

  张志强微微用力,脚尖抵在沈刚的手腕中间,向下一压,沈刚疼得差点没有晕过去,身体再次蜷缩起来。

  “放…放了我…我…饶了我吧…”沈刚从喉咙根部挤出求饶声来。

  张志强松开了脚,沈刚立刻将手缩了回去,藏在了身体底下,似乎是害怕张志强再次对他动手一般。

  点了一根烟,张志强站在那里一小口一小口地抽着,防人之心不可无,老表说的果然没错,这个沈刚,自己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得罪过他,倒是他三番四次的羞辱自己。

  当初之所以没有发作,那是因为没有必要,再加上那个时候老表的死将自己的脑子弄得昏昏沉沉,也不在意。

  谁知道这鸟人居然和王辉勾结了起来害自己,回想起刚才他们开车撞自己,那摆明了是要把自己往死里弄!

  自己哪里得罪他了?根本没有!

  但别人就是要把你往死里弄!为什么?张志强心中很清楚,无非是一个“利”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何况是别人的命?

  张志强蹲了下来,将地上那根烧了一半的香烟塞进沈刚的嘴里,拍了拍他的脸说道:“你给我上了一课,这是学费。”

  看、正G《版●7章节上,f酷匠3‘网◇4

  一根烟抽完,远处有车开来,两道车灯打来,将这边的黑暗驱赶消净,张志强重新叼了一根香烟,站了起来。

  汽车的灯光将他的身影拉得极长,拖在地上,一直到远处。

  灰尘在光束当中飞腾,飘舞。

  “咚”的一声,车门打开之后又关上,从车上下来几个人。

  张志强举起双手,喊道:“是我报的警。”

  半个小时之后,正在家中上网的陈朵朵忽然接到了警局的电话,中队长在电话那头说道:“小陈啊,你赶紧来局里,有突发事件。”

  陈朵朵闻言一边关电脑,一边穿衣服,一只手还拿着手机,问道:“李队,什么案件?”

  “说起来和你还有点关系,哦不,应该是说和你前天接手的那个农民工的案件有联系。”李俊杰在电话那头说道。

  陈朵朵一听,心中“咯噔”一下,情不自禁地问道:“张志强出事了?!”

  她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那天在茶馆的时候,她听到了王辉和沈刚的话,知道他们要对付张志强。

  原本她认为他们说的什么要对付,最多也就是吓一吓张志强,或者在别的事情上整他,但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闹得要进局子!

  “对对对,就是那个张志强。”李俊杰中队长在电话那头说道。

  “他怎么样了?没有事吧?”陈朵朵赶紧问道,心中开始担心起张志强来,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那自己也是有责任的,毕竟自己知道有人要搞他,却因为…因为昨天晚上两人的亲密接触而产生了私心,没有提醒他。

  陈朵朵说着电话已经走到了门口,心急火燎的伸手就要开门出去,电话那头的李俊杰说道:“他有事?他才没有事!这小子把沈刚的腿给打断了,还弄死了一个人!”

  “什么!?”陈朵朵闻言一下子脸色“唰”的就白了下来:“怎么会这样?”

  “案件还在调查当中,沈刚已经被送去了医院,现在人手不够,所以临时调动你一下,赶紧到局子里面来吧。”李俊杰在那边说完了之后就要挂电话。

  陈朵朵忽然想起了什么,她对着电话那头急忙说道:“李队!等一下!先别对张志强…等我到了再说好吗?我知道一些隐情!”

  “隐情?”李俊杰在那边问道,他看了看已经被铐在审讯室椅子上的张志强一眼,然后挥了挥手,让两名手里拿着棍子的协警退下,对着电话说道:“什么隐情?”

  “我马上就来,电话里面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总之,先不要对他用刑。”陈朵朵交代完了之后就挂了电话。

  她收起手机,正要开门出去,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这么晚了还出去?”这是一道浑厚的中年男人嗓音。

  陈朵朵听到这个声音吓了一条,转过身来,这才发现自己的老爸,江滨市赫赫有名的陈半江正坐在客厅里一人独酌。

  “爸!吓死我了!你怎么一个人在喝酒啊?”陈朵朵问道。

  五官别致,面容犹如刀刻一般,鼻下留着两撇黑须的陈半山喝了一口酒,这才开口:“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做到不骄不躁,不疾不徐,冷静仔细。”

  “你爸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坐在这里,你居然都能视而不见,你说你这是慌到了什么程度?”陈半江说道。

  陈朵朵被自己的老爸教训了一顿,脸上却忽然充满了惊喜一般,她快步走到自己老爸面前,对陈半江说道:“爸,今天你晚点睡,等下我可能要找你帮忙,可以吗?”

  陈半江手持半只大闸蟹,看了一眼陈朵朵,然后将那半只大闸蟹送到嘴边,一口咬下,连壳带肉一起嚼了送进胃中,挑眉问道:“男的?”

  “爸!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关系啦!”陈朵朵推了一下陈半江。

  看到女儿这副样子,陈半山挥了挥手:“去吧,十一点之前,过了十一点,我就要睡觉了。”

  陈朵朵得到陈半江的回答之后从桌上抓起一只红壳大闸蟹,笑着离开了。

  等到关门声响起,陈半江一口咬碎一只大闸蟹,但却又吐了出来,拿过桌上的一条白毛巾,擦了擦手,拎起了电话。

  “阿虎,朵朵工作的那个派出所收了一个人,年纪应该不大,叫什么…张志强?我没有听得很清楚,你去查一查,把他的资料,还有和朵朵怎么认识的,都给我查出来,嗯,不要让朵朵知道。”

  陈半江放下电话之后,再次拿起那只咬了一半的大闸蟹,张开嘴一口咬下“咔嚓!”

  陈朵朵家住在江滨市有名的富人山庄,独立别墅,门口的部队特供警卫,更加是让她家和别的富人区分开来。

  对于陈半江这个名字,实际上江滨市知道的人并不多,但知道的人,无不对之敬畏如神。

  江滨市的地理位置极为特殊,这里是华夏国的中部,整个江滨市的格局和发展程度,又正好就像是一个缩小版的华夏国。

  所以国家的各种试点通常会在江滨市首先试点,在这里取得成功,全国推广的时候往往一帆风顺。

  所以不管从政治意义还是经济意义,甚至就算是国家发展的角度来看,江滨市都是极为重要的一个地方。

  这样的一个地方,交通上四通八达,其政治地位,经济贡献,战略地位都极为突出,必然就会非常复杂。

  京城的大少公子们往往仗着家世在京城之外横行无忌,但偏偏到了江滨市,个个都是规规矩矩,这些年来,在江滨市被打了脸,扯了裤头丢出去的京城大少公子哥,可不在少数。

  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二十多年前,陈半江身无分文来到江滨市,二十多年后,他已经成为了江滨市真正的巨擘之一。

  这样的成就,是别人几代人也无法达到的,当然,陈半江能够达到这个程度,一定意义上说也是借了他老婆龚小米的光。

  不过龚小米当年是江滨第一美人,父亲是江滨军区的司令,一个白手起家的陈半江,能够娶到龚小米,难道还不足以说明此人的优秀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