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斗狠

  身后的汽车忽然加速,张志强虽然已经跑开一段距离,但这样下去,用不了五秒钟,必然会被追上。

  他原来只是想要试探一下对方,但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真的如此之狠,想要用车子来撞自己。

  张志强一边向前狂奔,一边回头看向后面,同时在黑暗的道路上开始跑蛇行。

  后面开车的疤脸男冷哼了一声说道:“这小子还挺狡猾!”

  “追上去再说!大不了下车搞他!”沈刚说道。

  3g酷E匠“网9唯!1一正WA版,Xl其他{?都?'是盗版

  虽然张志强跑得很快,但怎么也不可能比得上全速前进的汽车,加上他跑蛇行,更加容易被汽车赶上。

  沈刚坐在车内,看着前面重新开始直线跑的张志强,忽然轻蔑地笑出了声:“傻逼,一开始直线跑还能跑远些,自作聪明跑蛇行,现在才发现更加容易被追上,晚了!”

  “直接撞!”沈刚坐在车内低吼道。

  这个时候,前面的张志强忽然一个纵身飞跃。

  沈刚还在用手做着撞飞张志强的动作,一脸的残忍,开车的那个疤脸男却发觉了不妙,忽然车子猛的一震,疤脸男低低地骂了一句:“我干!”

  “哐当!”一声响,车身猛然往下一落,车内的几个人全都撞了一个七晕八素。

  原来这段路面前端时间因为工地上运材料的车超载太严重,将这里压出了一个坑。

  张志强刚才跑蛇行并不是为了躲避车子,而是为了让车子追上自己,好控制好距离,让追自己的这辆车子中招。

  此时张志强跃出之后,在地上迅速打滚,身后传来汽车的咆哮声,开车的疤脸男在前半个车身落在坑内之后,继续踩下油门,后轮转动。

  直接车子向前强行推动,前轮在坑沿上撞了一下,车内又是一阵猛晃,终于冲出了这个坑。

  车子冲出坑之后,疤脸男立刻猛打方向盘,向一边的张志强撞去。

  到了这个时候,车子撞击而来的速度已经并没有多快了。

  张志强爬起来之后由向路边跑去,直接跳到了街边的花坛上。

  那汽车在撞上花坛前一刻停下,然后“砰”的一声,车门打开,额头上肿起一个大包的疤脸男第一个下车,他的一只脚刚跨出车门,张志强就从花坛上冲了过来,一脚狠狠的踢在了他打开的车门上。

  车门“晃荡”一下,疤脸男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他的那只跨出车门的腿直接被车门夹住,剧痛无比,只怕骨折是跑不掉的了。

  同样额头撞出大包的沈刚从另一边下了车,他从车里下来看向张志强的时候,正好看到张志强飞身踢腿,利用车门废掉疤脸男的这一幕,直接就被吓住。

  他怎么也没想到,张志强竟然这么生猛,出手这么狠,这么果断!

  他找来的三个人中,这疤脸男可是身手最好,资历最老,蹲号子的次数和时间最长的一个!居然还没开打,就被废掉了!

  后面那两个家伙下了车,一人手中拎了一条钢管发出一声呼喊,直接就朝张志强杀了过去。

  这一声呼喊将沈刚从震惊当中惊醒,他抬头看到张志强正狼狈逃窜,又看到自己花钱请来的“狠人”正抱着腿在地上打滚,怒火中烧,从副驾驶室里拖出一条钢管,也撵了上去。

  张志强早就料到这些家伙带了东西,所以在后座的那两个家伙追下车的时候,赶紧逃跑。

  这一带光线非常不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成为沈刚他们决定对张志强动手的一个主要原因。

  但是他们忽略了张志强对这一带非常熟悉的一个事实。

  因为对这一带非常熟悉,所以张志强可以带着那辆汽车掉进坑内,所以他也可以,做些别的…

  在路边那已经很久没有休整护理的花坛上一路狂奔,裤管被花枝划破,腿上不用说肯定也划出了口子,对于张志强这个从八岁起就渐渐开始扛起整个家庭重担的年轻人来说,这点疼痛真的不算什么。

  “哗”的一声,张志强高高跃起,从花坛上落到了地上,身体因为惯性而下蹲,当下蹲到最低点之后,又猛然上升,向前窜出,整个过程自然流畅,就像是一头敏捷无比的豹子。

  跟在张志强身后的那两个狠人此时已经有些泄气,因为按照这个速度,他们肯定追不上张志强。

  如果让他们知道在张志强十五岁那年,在山沟里遇到许久不见的狼,最后他硬是靠两条腿,在地形复杂无比的深山里甩掉了那头饿狼的话,他们估计会直接绝望。

  其中一个家伙正准备将手中钢管甩出,忽然就看到前面的张志强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不由得心中一喜,赶紧收了手,加大脚步向前冲去。

  他只听到后面的那个同伙喊了一声短促的“不!”然后就眼前一黑…

  黑暗当中,忽然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那是钢管掉落在地上的声音,然后是一滴滴的血液落在地上,很快就形成了一大滩。

  张志强从一辆拉钢筋的货车地下打滚而出,顺手在地上又捡了两块碎砖,抓在了手中,背负着双手向后走来,他不再逃跑,因为反击的时候已经到来!

  拉满钢筋的货车后面,参差不齐的钢筋冒出车尾,那个原本追着张志强最近的那个打手此时已经死去,他的脑袋被钉在了那些冒出车尾的钢筋上。

  钢筋从他的眼窝里,口腔里,插了过去,鲜血流了一身一地。

  没有人杀他,他自己杀了自己,他在看到张志强忽然摔倒,在地上打滚的时候,加大了步子向前冲,想要给张志强来一下狠的。

  但是他却不知道,张志强之所以会忽然“摔倒”,就是为了引得他撞上来,让他给他自己来一下狠的!

  这一下确实够狠,狠到直接让这个打手送了命,狠到后面那个跟上来的打手吓得腿发软。

  沈刚从后面追了上来,先是看到一个打手呆在那里,然后看到一个打手死在了钢筋堆上。

  他当即就脑子轰的一声,感到天旋地转,这出了人命了,可就不是自己能够扛下的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沈刚感到自己简直要疯掉了!

  短短几分钟之前,还在想象着自己称霸这边,成为土皇帝,黑白两道通吃,两分钟过后,他忽然发现自己距离蹲号子,吃牢饭无比接近…

  “刚哥…怎么办?”另外一名打手率先从震惊当中反应过来,他用颤抖不止的嗓音问向一边的沈刚。

  沈刚此时晕头转向,已经直接被吓傻了,脸色惨白地呆立在那里,根本就没听到这句话,他的眼睛一直看着那个已经自己将自己钉死在钢筋上的打手。

  忽然他看到张志强从拉钢筋的车旁边出现,正看向自己,脑子当中一个念头闪过,如今之计,只有叫这个家伙做替罪羊了!对!拿下这个家伙,然后再弄一下现场,将前面那个打手的死推给这个乡巴佬!

  无毒不丈夫!小子!别怪我狠!要怪,就怪你自己倒霉!

  沈刚拎着铁棍,浑身的肌肉都爆满起来,不管怎样,他也是警校毕业,身板至少要比一般人好,身手也是如此。

  眼看着沈刚拎着铁管,一步步走向自己,他那眼神似乎自己就是他的猎物一般,这让张志强想到了多年之前遇到的那条饿狼。

  那一次,那条饿狼追自己,差点没让自己给跑废了!后来在家休息了一个多月之后,带了一把柴刀,一块红砖上了山,晚上的时候就把那头饿狼给拖回了家中,剥皮破肚…

  “原来王辉说的找人弄我,就是找的你?沈刚!”张志强再次悄悄地按下口袋里的手机录音功能。

  沈刚此时反而冷静了下来,他冷笑着朝张志强点点头:“不错!就是我!”

  “为什么?”张志强站在那里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付我?派人来追打我?”

  沈刚见张志强居然不跑,反而站在那里质问自己,心中暗喜,乡巴佬就是乡巴佬!还真是单纯啊!居然不跑,就这样站在那里等自己!还有三步,老子长棍一挥,叫你再怎样也跑不掉!

  “为什么?对付你这种乡巴佬外地人,还需要为什么吗?少爷我高兴!”沈刚说着向前走出两步。

  张志强眼看着沈刚慢慢逼近,已经近在咫尺,他随时都有可能发动攻击,便不再说话,悄悄将手机按掉,右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同时握着半块红砖的左手也慢慢从身后拿了出来。

  那沈刚一见张志强手中竟然握着半块红砖,当下心中一紧,忽然向前窜出一步,发出一声低呼,同时手中的钢管全力夯出,在黑夜当中抡了个半圆,砸向张志强!这一棍下去,如果被击中,至少要骨折!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啪嚓”的一声碎裂声,张志强用左手那块红砖挡住了沈刚的这一猛击,握在手中的红砖直接碎裂,砖渣刺进了掌心,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张志强忍着痛楚,向前踏出一步,近到了沈刚面前,直接一记头槌,狠狠砸向沈刚。

  “砰”的一声,沈刚被张志强的头槌砸得往后退去,张志强同时右手抓向了沈刚的手腕,抓住了之后用力一捏。

  沈刚先是被张志强一记头槌砸得晕头转向,脑袋轰鸣,接着被张志强猛捏手腕,直接就松了手,钢管从他的手中往下掉落。

  张志强伸手抄住了钢管,黑影一闪,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

  沈刚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摔倒在地上,抱住了自己的右腿,在地上打起滚来。

  张志强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里的钢管,看向另外一名还呆在那里的打手,那货被张志强眼神一扫,二话不说,丢掉手中的钢管转身就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