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公交车上,看着那个一直站在站台不愿离去的女生渐渐在视线当中消失,张志强这才收回眼神,轻叹一口气。

  看了一下时间,下午三点。

  和王国庆约好的是三点半,现在看来三点半是无法准时到达了,毕竟当时没有想到会在江滨大学呆上这么久。

  拿出手机,又给王国庆发了一条短信,示意自己会晚一点过去。

  王国庆很快就回复了短信,说不急,他左右也无事,等就等一下。

  张志强将手机放进自己的那个旧书包,忽然碰到了什么东西,他打开书包一看,竟然是一瓶男士防晒霜。

  微微愣了愣之后,张志强明白过来,这一定是张可人放在里面的,自从在工地上干活之后,自己确实已经是晒成了一块黑炭。

  他没有敏感的认为这是张可人嫌弃自己,反而是握着这瓶防晒霜感动万分。

  哪个女孩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干干净净,穿得帅气?

  可是自己呢?干净倒是挺干净的,只是这穿着却完全和帅气二字无缘,尽管这样,张可人依旧没有哪怕是一丁点的嫌弃自己,还有这瓶防晒霜…

  张志强握紧了防晒霜,在心里下了决心,你对我的好,必要百倍千倍的还你!

  当张志强转了几次车,到达昨天的那个茶楼的时候,时间差不多已经是下午四点。

  抬步踏入茶楼,里面的迎宾小姐就走上前来问道:“请问是张先生吗?”

  张志强看着这个昨天匆匆见过一眼,脸上带着浓浓的乡土怯意的迎宾小姐,点了点头。

  “请跟我来,王先生已经在等您了。”迎宾小姐在得到张志强肯定的回答之后便带着他向前走去。

  张志强跟在迎宾小姐的后面,眉头微蹙,这迎宾小姐对自己的态度有点好得出头了罢?

  这并不是张志强自轻自贱,而是他深深地知道,自己这身打扮,确实不会太让人尊敬。

  跟着她走上二楼,她站在一个包间外轻轻地敲了敲门,隔着门对里面说道:“王先生,张先生来了。”

  里面应了一声,迎宾小姐打开了门,对张志强微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张志强走到门口往里面一看,王国庆正在里面抽烟,在抬步走路房间,经过这名迎宾小姐身边的时候,张志强的脑海当中忽然亮起一道惊鸿,他转身看向这名迎宾小姐,开口问道:“你是张小花?”

  那名迎宾小姐对张志强笑了笑,眼里充满了惊喜:“大表哥你终于认出我了?”

  “你怎么在这里?”张志强问道,张小花是他的表妹,但已经多年不见,自从自己的老爹生病不能起床,家里的条件一天天的差了之后,亲戚们就都断了来往。

  张志强远远比同龄人要成熟,他知道这种事情并不能怪别人,要怪,就怪命吧,毕竟谁活着也都不容易,即便是亲戚又如何?没有人有义务帮助你。

  帮助你,那是情分,不帮是本分,生活就是如此真实,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我初中毕业就没上啦,来省城打工,在这里已经两年多了。”张小花说道。

  张志强因为还有事,于是就向张小花要了个号码,存了下来,虽然已经多年没有走动,但毕竟是自己表妹。

  进了包间之后,王国庆一边抽了根香烟给张志强,一边开口取笑他道:“你小子有一手啊,胆子不小,直接就敢要号码。”

  张志强翻了翻白眼,点上烟之后抽了一口,并未解释,他相信王国庆是听到了自己和张小花的交谈的。

  “我找你帮个忙,和我老表有关。”张志强开门见山,虽然说交浅言深并非好事,不过总的来说,找王国庆帮忙主要还是为了张旺财,并非是自己。

  “只要我能帮得上的,一定尽力。”王国庆说道。

  张志强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将音量调低,按下了播放键。

  等到那段录音播放完毕,两人正好都抽完了一根烟。

  张志强摸出自己五块钱的白沙烟,发了一根给王国庆。

  王国庆点上香烟,抽了几口之后看向张志强,说道:“你打算怎么弄?”

  “我已经查过相关的资料和新闻,虽然我老表是自杀,但是国家政策好,只要是在工地上出的事情,开发商就有责任要赔偿,而且现在看样子这钱已经是发下来了,只是被王辉给扣住了,王辉就是那个包工头。”张志强说道。

  王国庆点了点头,将身体靠向后面,而后说道:“确实如此,那个楼盘马上就要竣工,在这种时候,开发商肯定不想将事情闹大,所以给钱很利索。”

  “不过,你到底需要我怎么做呢?那大楼是我设计的。”王国庆夹着香烟看着张志强,眼中透着玩味。

  张志强迎着他的目光,开口说道:“这大楼是你设计的,你当然认识开发商,这事情我相信你一个电话就能解决了。”

  “不过…我并不想就这样放过王辉。”张志强的眼中泛出凶狠的冷光:“他侮辱了我老表,他想要吞我老表的命钱,我就要他彻底完蛋!”

  酷Z匠:F网永久免*$费0看,小说%

  王国庆动了动身子,好奇地问道:“你还能杀了他?”

  张志强的嘴角浮现出一个冷笑,说道:“当然不能,不过可以这样…”

  等到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张志强走出了茶楼,他上了公交车,往工地上赶去。

  王国庆走出茶楼之后,打了两个电话,然后上了自己的汽车。

  发动车子之后,他忽然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旺财啊,你果然没有看错人!”

  张志强回到工地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下了公交车走了一段路,忽然手机响起,他拿起来一看,收到了一条短信:身后有人跟踪,不要回头,继续向前。

  张志强看完之后没有回头,只是在按灭手机屏幕光线的时候,用手机当镜子照了一下,身后果然有一辆汽车正缓缓的跟着自己。

  心中一紧,张志强不由得微微加快了步子,他想起了早上的时候王辉说的那些话,那家伙分明说是要找人弄自己,现在看来,这事情应该是真的。

  从这里回到工地,会有一段比较黑的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对方将会在那里对自己动手。

  张志强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不断思考,对方应该只有一辆车,一辆车加上司机的话,最多五个人,如果只是五个人的话…他悄悄地捏紧了拳头。

  就在这个时候,他再次收到信息:车里四个人,注意他们有可能会用车撞你,小心为上。

  这次张志强回了一个信息给这个陌生号码:等下能拍下来吗?

  很快手机就收到了回信:你想一挑四?你有信心的话,我可以负责拍摄。

  “拍下来。”张志强发出这条信息,然后将手机放回口袋。

  一边走,一边悄悄地做着身体肌肉的调节,老表说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要扩大战果,怎么能够不冒一点险?

  对方是四个人,只要他们不用刀子的话,应该不是很难应付。

  来吧,真当我们外来的都是任由你们宰割践踏的野草?

  人若犯我,必要叫你痛到铭心刻骨,永世不忘!

  过了片刻之后,终于走到了那段黑漆漆的路上,张志强忽然拔腿就向前跑。

  身后一直缓缓跟着他的那辆汽车上的人显然发现了张志强已经发现了他们,当下就踩下了油门,向前冲去。

  此时这条路上黑漆漆的,只有远处工地上的一点灯光照射过来,身后的那辆汽车根本没有开灯,正不断加速,冲向正在向前逃跑的张志强。

  开车的司机脸上有着一道疤,满眼的凶光,他忽然开口,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问道:“沈少,直接撞上去?”

  坐在副驾驶上的沈刚看着前面“狼狈逃窜”的张志强,心中充满了快意,想起最近受到陈朵朵的气,他就火大,另外还有王辉许诺的十五万,也叫他心花怒放。

  “这边没有监控,放心吧,手脚干净些。”沈刚开口说道:“后面的事情,我自然会摆平。”

  自从昨天和王辉一起跟这一片的几个老板吃了饭,沈刚终于意识到自己大展身手,称霸一方的机会来了。

  席间他已经和那几个老板说好,他沈刚将会利用自己的身份便利性来控制和接手这一块,帮助这些老板处理一些麻烦,共同谋利。

  而张志强,可以说是他第一个任务,磨刀石,需要纳的投名状。

  在他眼里,搞张志强就和搞一只老鼠没有什么区别,在这里守株待兔,是因为这边本身就偏进郊区。

  晚上人比较少,另外这边也没什么监控,很是方便。

  车上的另外几个,是他找狐朋狗友临时弄来的几个狠人,据说都是几进宫的狠货,只要给钱,什么都干。

  陈朵朵对他的不屑深深地刺激了他,再加上刚好遇到王辉,沈刚的野心便如黑夜里的火苗遇到了汽油一般,一下子就燃成了冲天火焰。

  “直接撞上去!”沈刚掐灭了手里的烟头,狠狠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