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这东西张志强当然不是第一次见,也不是第一次碰,不过从山沟里出来的孩子,总会对这玩意抱有一种敬畏心理。

  在某种程度上,电脑代表的就是人类科技和智慧的结晶,而某位伟人曾经说过,科技力量是第一生产力,知识就是力量,这些话张志强深信不疑。

  所以他会对电脑有着一种近乎膜拜的特殊感情。

  当张可人开了一台机,安排他坐下,弯腰帮他去开机,领口垂下,露出一抹春光,她胸口的起伏白腻斜眼可见,张志强竟然没去看,只是呆呆地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好啦,稍等一下哦。”张可人在张志强耳边轻轻说道。

  当张志强反应过来的时候,张可人已经挟着一股香风到了自动售货机那里去买饮料。

  张志强看着张可人把钱放进那个柜子,然后就拿到了两瓶饮料,还有找回的零钱,心里终于发出一声叹息。

  这座图书馆和其他大学的图书馆从本质上来说是没有两样的,但对于张志强来说,这里仿佛就会一个科技展。

  进门时的感应装置,大到让人会觉得自身渺小的图书馆,数之不尽的图书,还有铁皮包裹住的电梯。

  还有这里一眼看过去,大约有三四百台的电脑,还有那个自动售货机…

  来到省城之后,活动范围仅限于工地和工地外的那条马路的张志强,到了这个时候,真正的感到了一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和叫人意想不到。

  张可人将一瓶苏打水放在了张志强的面前,然后在他身边依着他坐了下来。

  “已经打开了。”张可人说道。

  张志强这才微微清醒,他挪了一下椅子,让张可人坐过来一点。

  于是张可人开始小声的教张志强一些简单的操作。

  闻着她头发上散发的香味,看着她好看的侧脸,听着她的细细软语,张志强不由得再次微微发愣。

  张可人捋了一下头发,仔细地向张志强讲解着,又因为她昨天去过张志强那里,所以对张旺财的事情也算是了解了一个大概。

  今天张志强这么一说,她就明白要怎么去做,上网查了相关的资料,一一调出来给张志强看,然后又查了某著名企业相关的案例。

  张志强看完这些之后,内心震动,平时根本不能发现,原来国家的法律规定和政策这么好,又在脑海里响起王辉那副令人作呕的嘴脸,内心升起怒火。

  原本在张志强朴素的价值观里,自杀这种事情当然只能怪自己,但根据国家的相关法律规定,工作场所发生这样的事情,确实要承担责任。

  而且那笔钱也是开发商给的,根本不是王辉自掏腰包,那家伙摆明了是想要吞了那笔钱!这怎么能让他得逞?

  就像韩大兵说的,这种事情,不止是为了张旺财,也是为了工地上的其他兄弟,如果张旺财一条人命都没能获得赔偿。

  那么之后其他兄弟要是出了事情,怎么去要求赔偿?

  到时候王辉那个王八蛋肯定要借题发挥,将这个事情数为典型,以此来欺压兄弟们。

  种种因素加起来,更加坚定了张志强的一定要讨回那五十万的想法。

  犹豫了一下之后,张志强便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张可人。

  张可人在听完之后睁大了眼睛,似是不敢相信王辉的胆大妄为,学校里面的学生,并未见识过社会的阴暗和残酷,难免天真。

  张志强说完之后问道:“你说,我要是去打官司,有几分胜算?”

  张可人说道:“这还用说吗?摆明了是你有理,当然是你赢了!”

  “如果有理就能赢,那这个世界也就太和谐了。”张志强叹息一声,曾几何时,他也是和张可人一样天真,但最近这一连串的事情,加上张旺财之前的提点和有意无意的引导,他的心思已经要远超同龄人。

  “他既然那么有恃无恐,肯定是有所依仗,打官司的话,也得有钱请律师,就算我出的起那个钱,律师也不一定会帮我。”张志强叹息一声。

  “为什么不帮你?”张可人问道。

  “现在什么社会风气?主持正义这种事情只有理想主义者和伪君子才会去做,假如我找了律师告王辉,估计我的律师还没上法庭,就被王辉给贿赂了。”

  “你得知道,我不可能去找什么有名,有能量的大律师,我只能找那些不怎么行的,这些律师会为了我一个外地农民工得罪本地一个小有势力的包工头吗?”

  “就算这次帮我打赢了,也是一笔头的生意,但是他帮王辉就不一样,不仅能够结识王辉,以后还有机会从王辉那里获得生意,王辉也更有渠道给他介绍生意,根本没法比。”张志强说道。

  张可人瞪大了眼睛,她原本不相信,但听张志强这么分析,却不得不信,她震惊的地方在于,张志强为何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你怎么知道这些?”张可人问道。

  张志强看了一眼张可人,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部位:“鲁迅说过,我经常解剖他人,但更多的是解剖自己,我把自己想象成王辉,要是我的话,肯定会去贿赂收买律师,我把自己想象成我找的律师,王辉若是来找我,我肯定愿意和他合作。”

  “人性的阴暗面就是如此,彼此代换,以最恶的一面去揣度他人,才能避免被伤害。”张志强说道。

  张可人看着张志强,喃喃说道:“我感觉你变了很多…”

  “变好还是变坏?”张志强拿起张可人买的苏打水,打开之后喝了一口,一股淡淡的咸味,差点没有一口喷出,但一想到这是张可人花钱买的,硬是憋住了咽了下去。

  “这饮料怎么是咸的?”张志强一脸错愕。

  张可人原本正忧心忡忡,忽然看到张志强这么问,又是一副非常惊奇的模样,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都对张志强说道:“苏打水当然是有一点点的咸味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吃甜的东西。”

  我…我不喜欢吃甜的东西?张志强回想起来,以前在上高中的时候,夏天的时候班里同学经常买饮料喝,自己从来都是喝白开水或者冷水,张可人买过饮料给自己,被自己拒绝了,当时说的就是不喜欢喝甜的…

  其实是没钱,又要面子死撑啊…

  看着张可人狡黠的眼神,张志强知道自己当初死撑要面子的事情早就被她看破。

  看破却不说破,无疑是个聪明的姑娘。

  从图书馆出来之后,张可人还要带张志强去操场,却被张志强婉拒了。

  虽然这里的一切都很好,这里的一切自己确实很享受很向往,但张志强知道这些都不属于自己,自己的路已经在那。

  来这里的目的是搞清楚老表那种情况究竟合不合法,现在既然已经确定下来是合法的,那就不再浪费时间了。

  “为什么不去看看?你来都来了。”张可人看着张志强,有些小哀怨。

  张志强伸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温柔地看着这个女孩,说道:“好东西不能一次吃光,好风景也不能一次看光,好…好女人也不能一次吃光…”最后一句他是凑在张可人耳根处说的。

  呼出的热气和话里的绵绵情意外加那么一层挑逗,叫张可人直接红了脸。

  走到校门外面的时候,张志强又回头看了一眼江滨大学。

  虽然江滨大学并不是自己曾经的目标,因为自己能考到的分数远远超过它,但是,这确实是他所进过的,感受过的第一所大学。

  王国庆说过,命运的玩笑,多么可笑。

  张志强对此深有同感,看着那些在校门口进进出出的同龄人,他们脸上挂着稚气,依旧无忧无虑无压力。

  张志强轻轻叹息一声,转身对张可人说道:“可人,你在这里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要浪费时间,知道吗?”

  张可人点了点头,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看着张志强,她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不过仍然不甘心:“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张志强叹息一声说道:“可人,我的大学梦,在今天已经圆了。”

  “我在大学里吃过饭,在大学里看过书,用过电脑,听过课。”

  “还上了两次厕所。”

  “还…交了一个漂亮的女朋友,牵着她的手,走遍了校园。”

  “所以,谢谢你可人,这一切都是你给的,我已经没有遗憾了。”张志强努力用轻松的语气说着,不让自己难受。

  张可人却已经红着眼眶扑进了他的怀里:“为什么…你成绩那么好…”

  轻轻地拍打着张可人的背,张志强说道:“傻瓜,哪有什么为什么,这就是生活啊,注定我们每个人都不一样。”

  “我来问你,你有没有因为我不能上大学而看不起我?”张志强将张可人的身子掰直了问道。

  张可人一边小声抽泣,一边擦着眼泪说道:“才…没有…”

  “那不就行了吗?可人,虽然我不能上大学,但是你想想,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比你们多出四年的打拼时间。”

  {酷I$匠2网p"唯一《!正q版,f@其x他mt都a"是(U盗版

  “等到你们毕业,我已事业有成,又有什么不好?”张志强笑着说道。

  张可人破涕为笑,在他心口锤了一拳:“那你一定,要好好努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