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辉呆了一呆,口中喃喃说道:“你…”

  “啪!”的一声,张志强一巴掌狠狠打在王辉的脸上,将他剩下的话直接打得吞进肚里。

  “我什么我?白痴!”张志强说着又用手捏住王辉的肥脸:“你不是要找人弄我吗?现在你可以去找了!”

  说完之后在已经完全被前后剧烈反差惊呆的的王辉脸上一拍,收回手来,原本想要将刚才王辉丢在自己身上的百元大钞丢给他,但转念一想,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于是将那张一百块揣进口袋,狠狠盯了王辉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走出了工地门口,张志强将一直放在口袋里的那只左手抽了出来,手里握着一只手机,按了几下之后,手机当中响起了之前张志强和王辉的交谈录音。

  一边走一边听,完了之后张志强将手机放进口袋,吸了一口烟:“还真不是一般的白痴!”

  王辉这个时候坐在车内,摸着自己被张志强打得火辣辣疼的脸,胸中怒火直烧,太嚣张了!这小子是找死啊!

  他摸出手机,打通了沈刚的电话,直接劈口吼道:“回头再找人好好的修理那小子一顿!”

  那边的沈刚先是一愣,接着“明白”了过来,他还以为王辉是知道了他之前找李光头他们弄张志强的事情,于是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小事一桩!这次趁他单独一个人的时候,直接弄残他!然后丢出江滨市!叫他回都不敢回来!”

  张志强出了工地门之后,找到了最近的公交车站,站在站台上看着公交车牌,皱眉想了想之后,决定暂时不去认领尸体。

  刚才王辉那个白痴透露出来的信息非常重要,那家伙是想要吞了开发商赔给张旺财的五十万,另外还想要找人弄自己。

  难道前天晚上光头那一帮子人就是王辉找来的?张志强想了想之后,在心中将这个念头排除,王辉是包工头,他不可能不了解这边的情况。

  所以如果那个光头是王辉找来的话,是绝对不会在那里找自己麻烦的,另外如果就是光头他们的话,王辉今天也不会对自己说那些话。

  这样看来的话…光头那伙人肯定是别人找来的!那到底是谁?

  自己在这江滨市的活动范围基本上就是工地,根本就没机会得罪别人,而光头那一帮人当时是直接上来就找到自己,显然是有人指使的。

  虽然之前在工地上面跟着张旺财和许多人都干过架,要说矛盾最深的也就是和韩大兵为头的东北帮的那批人。

  当时他们可是站在了自己这一边,而且工地上的汉子都是直爽之人,不太可能去找外面的人来找自己麻烦…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到底是谁喊光头那批人来找自己麻烦,张志强叹了口气,这些问题原本应该是那天晚上就要想到的,但当时因为张旺财的死弄得自己六神无主,根本就没有思考这些细节。

  既然一时没有头绪,想不出些什么来,张志强干脆就不想这一茬,接着开始继续思考王辉那个家伙透露出来的信息。

  想了一会儿之后,张志强的目光在公交车牌上找到了可以到达江滨大学的车,张可人就在那里上学。

  等到了公交车之后,张志强上了车,由于这边接近郊区,这个时间又过了上班的高峰期,所以有着空位。

  张志强找到了一个空位坐下后,拿出手机给张可人发了一条短信,她的号码他没记过,但是她说过,所以他记得。

  给张可人发完短信之后,张志强打开书包,翻出那本张旺财的日记,在日记本当中的页缝里找到昨天王国庆留给自己的名片。

  看了一眼将号码记下来之后,张志强拨出了王国庆的号码。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那边传来了王国庆的声音:“喂,你好,哪位?”

  张志强张嘴说道:“是我。”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王国庆问道:“有什么是我能帮你的吗?”

  张志强笑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帮忙?”

  “否则你怎么可能给我打电话?”电话那头的王国庆听出张志强的精神状态已经好了很多,松了一口气,忍不住调侃了一下。

  “不想帮?”张志强问道。

  “当然想!”王国庆说道。

  “如你所愿!”张志强和王国庆约好了下午3点在昨天那个茶楼见面,然后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公交车正好到了一个站台,有人上来,把座位让给一个老人之后,张志强站起身来,找到一个拎手靠在车窗上看向外面的街景。

  即便是郊区,也比自己家乡的那个山沟不知好上多少,不,应该是比自己家乡的县城都不知好上多少。

  这就是大城市啊…只不过,在这大城市繁华,是多少底层人民的辛苦劳动换来的?就像在工地里的那些人们,他们真的得到了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吗?

  忍不住又想起今天早上的事情,张志强不得不承认,王辉至少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在这个社会上,有多大的本事拿多少的钱!现实确实是这样!

  只不过,这本事的大小,不到最后见真章,谁能说自己稳胜?

  《酷:7匠o网首'发G◇

  想起王辉,张志强又忍不住在心里骂那个家伙白痴,原本自己在拿到了张旺财的日记本之后,确定了张旺财确实是自杀,都已经不再去想赔偿款的事情了。

  毕竟这事算起来真的不能怪别人,只不过…王辉那个家伙居然巴巴的上来告诉自己开发商赔了张旺财五十万!

  这不是脑抽了是什么?

  自己要是不争取这五十万,不就是自己脑抽了吗?自己要是不去把这钱拿来,老表估计都能气得活过来!

  该得的钱都不争,这可不是张家沟的作风啊…

  不知不觉车子就开到了江滨大学附近,再次停车之后,站台上涌上来一群年轻人,一看就是学生,个个盯着黑眼圈,手里捧着奶茶小蛋糕。

  一上车香味就弥漫了整个车厢,张志强忍不住多闻了几下,真他娘香!

  “让一让!让一让!”一只手推了一下张志强。

  张志强扭头一看,只见一个染着黄发,穿着超短裤和紧身T恤的女生正一脸厌恶地看着自己。

  目光在这个女生的身上扫了一下,张志强心里忽然冒出了张旺财以前总是提起的一个名词,传说中的——黑木耳?

  “你让一让,我们都是一起的,我们要说话,你一边去。”那女生看张志强穿的破旧,又是平头,肩上挎着一个不知道哪个垃圾堆里翻出来的破书包,心中认定张志强就是一个外来务工的农民工,语气之中不由得多了几分不屑。

  “叫你让一边你没听到啊?”一个从头到脚都是耐克,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长得很胖的男生从女生后面走了过来,直接伸手就朝张志强推了一下。

  张志强挂在肩上的那个破书包被他一推,顿时就从肩头上滑了下来,掉在了地上,从里面滚出两个早上吃剩的馒头。

  这个时候全车的人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张志强抓紧了拎手,皱了皱眉头,然后放开拎手,蹲下身来,有塑料袋包着的两个馒头放进书包,拎起来之后走到一边,重新站好。

  “这年代还有人吃馒头啊?老公这个人好可怜哦,你不要这么凶嘛。”那个“黑木耳”靠在胖子身上嗲声嗲气地说道。

  胖子一撇嘴,伸手揽住黑木耳的腰,抓过张志强之前的那个拎手,另一只手滑到了黑木耳的屁股上面,抓揉了几下之后说道:“狗屁农民工!刚才那小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你看呢!我没教训他就算好的了!”

  胖子和黑木耳的行为落在车内众人的眼中,几个年纪大的老人都摇头叹息。

  “真的有吗?人家都没注意到呢!这个人好猥琐!”黑木耳靠在胖子的胸口,说着还往胖子的身上蹭了蹭,好像很害怕似的。

  张志强翻了翻白眼,叹息一声,这人,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就在这个时候,车厢猛然一晃,车子向前冲出。

  “啊!”忽然一声尖叫传来,然后“轰!”的一声,胖子和那个黑木耳摔倒在地上。

  黑木耳被胖子压在身下,痛呼起来:“啊!快起来!你胖死了!我都被你压扁了!”

  胖子也摔得眼冒金星,手里拎着一个断掉的拎手,郁闷无比。

  “集满三个,送一个。”张志强转过身来,看着他们,笑得阳光灿烂。

  车内的乘客见胖子和黑木耳摔倒,本来就要笑了,全都憋着,这时候张志强这么一句话,一下子全都哄堂大笑。

  胖子红着脸从黑木耳身上好不容易才爬起来,那个黑木耳还在叫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压死老娘了!你到底多少斤啊?”

  “我骨头都被你压断了!你看看这地上多脏!我的衣服全弄脏了!你怎么这么肥啊!拎手都被你拎坏了!”

  胖子最恨的就是别人说自己胖,这个时候一车人都在看着他们,偏偏这黑木耳还在不断的说自己胖,顿时就火了:“闭嘴!衣服脏了给你再买一套就是了!”

  “可是现在脏了,怎么穿啊!”黑木耳恨恨地看着胖子,这脸可是丢大了:“都怪你!这么胖!”

  胖子憋红了脸,终于爆发,朝黑木耳吼道:“压你身上你怎么不说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