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表,你是不是又要笑话我了?”

  黑暗闷热的屋内,一点红光猛然一亮,而后一股青白烟气喷出,张志强光着身子坐在床上,屋外的灯光射在他健壮的身躯上,淡淡生辉。

  房门虚掩着,程腊梅已经走了,按灭了烟头,张志强仰面躺下,自言自语地说道:“只有…一分钟啊…”

  就像是吃长生果的猪八戒,还未尝出滋味,就已经一股脑儿吞了下去,不同之处在于,张志强是出,而非是进…

  随手将有着淡淡肥皂香味的床单拿起,摊开,看着上面的点点红斑,张志强沉默了片刻之后轻叹一声:“不知道老表你当年第一次是多久…”

  等到屋外渐渐亮起了晨曦,定在五点钟的闹钟猛然响起,张志强从床上一跃而起,按掉闹钟,套上裤头,端着水盆,肩上搭上毛巾推门而出。

  到了外面的水龙头处痛痛快快地冲了个凉,回到屋内之后,从床底下拖出张旺财留下来的破旧红皮箱子,开始收拾张旺财的东西。

  衣服,裤子,鞋子,皮带,除了书,全都装进了他的那只破旧红皮箱子,收拾好了之后又把屋内仔仔细细地打扫了一遍,然后坐下来取出一本《黑囊经》来看。

  等到七点钟的时候闹钟再次响起,张志强合上书本,正要出门去食堂吃早饭,程腊梅已经端了热乎乎的一大碗稀饭出现在了门口。

  不知是早起做饭累的,还是昨夜的春风雨露一分钟的缘故,姑娘的脸上红扑扑,眼神更是躲闪着,不敢看张志强。

  “你…来了…”张志强呐呐开口,走上前去,从小梅的手中接过了稀饭和一袋子馒头。

  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姑娘已经转身要走。

  到了门口的时候,小梅微微停顿,刚要转头,就听到张志强在她身后说道:“我会好好对你的!”

  从进门开始就剧烈跳动的心脏,忽然安静下来,原来安心这种东西,真的只需要一句话。

  红着脸跑掉的姑娘,桌上热气腾腾的一碗米粥,一袋子馒头,都是那么叫人感到温馨。

  喝了一口米粥,张志强抓起一个馒头正要往嘴里咬,忽然停下动作,抓着馒头的右手微微收缩,想起昨夜摸过,捏过的软物,将馒头送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

  今天小梅做的馒头,似乎格外的甜…

  吃饱喝足之后,张志强将剩下的两个馒头放进自己那个用了五年,满是补丁,上面印着一颗已经斑驳不堪的红色五角星的军绿色单肩包。

  他背上书包走出门外,阳光温热。

  站在门口眯着眼睛感受了片刻的温暖阳光之后,抬腿走了出去。

  今天是张旺财死去的第三天,因为已经结案,所以就可以领取尸体了,虽然说还可以缓几天,但张志强不想让老表孤零零的躺在那里。

  从王国庆那里拿到的日记本上来看,老表确实是自杀的。

  既然是自杀,结案也是应该的。

  张志强一路之上和工友们打着招呼,走到了工地大门口的时候,王辉的车子迎面开了进来。

  车子在他身边停下,王辉从里面伸出脑袋来,对张志强说道:“这一大早的去哪?”

  张志强看了他一眼,说道:“去看我老表。”

  王辉闻言猛然一惊,看他老表?张旺财不是已经死了吗?还怎么看?!

  要不是艳阳高照,他只怕要被吓出一身冷汗,呆了一呆之后这才反应过来。

  “人都死了,看什么看?上工去!”王辉说道。

  张志强微微皱眉,开口说道:“我要带我老表回家。”

  王辉一听,心里犯了嘀咕,这小子昨天还软硬不吃,牛气哄哄,今儿怎么忽然就服软要去认领尸体了?难道是沈刚已经对他施加了压力?

  一愣头青,不打不压不行!就得吃了亏才知道厉害!

  一想到这里,王辉不由得更加有恃无恐,对张志强说道:“呵,你小子这是开了窍了?年轻人,想要挣钱,就得知道什么时候该伸手,什么时候不该伸手!”

  “你什么意思?”张志强盯着王辉问道。

  王辉一看,心中不爽,这小子还这么吊?看来是没被教训够!

  “什么意思?教你做人!想要整死你,分分秒!昨天好言好语的和你说,你不听,现在吃了亏了,知道害怕了?知道害怕就给我老实点!看到老子放尊重一点!知道吗?”王辉喷着口水说道。

  张志强一头雾水,这王八蛋是吃错了药吗?这都在说什么东西?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张志强说道。

  “装!龟儿子你再装!你再这个态度信不信我再找人,直接弄死你?”王辉见张志强这种态度,心中怒火中烧,自己分那么多的钱给沈刚,让沈刚想办法弄这小子。

  现在看来这小子确实是被弄了,但自己花了那么多的钱,这小子还是给自己脸色看,还得了了?这绝对是无法忍受的!

  张志强本能的觉察到一些东西,于是向王辉的车子走近了几步,顺着他的口风,装出惊讶的样子问道:“原来是你找的人?”

  王辉看到张志强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情,顿时心中感到那叫一个舒坦,要是花了那么多的钱,这小子还不知道到底是谁整的他,还一天到晚对自己摆脸色,不知道自己的厉害,那岂不是要憋死自己?

  “你要是好好听话,我也不至于对你用这些手段,这都是你逼我的!年轻人,不要太冲太跳!懂?有些钱,你只能拿那么多,你却想要更多,到头来你就一分都拿不到!懂了没?你就当花钱买个教训,我好心好意教教你怎么做人,不用谢我!”王辉说完这些话之后心中不知道有多解气!

花了那么多的钱,心疼了一个晚上,现在这小子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厉害,又好好的教育了他一下,终于爽了一下!

  张志强看着王辉那得意洋洋的肥脸,从他的口风中知道这家伙八成是找人弄自己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找的人却没有弄自己,而他却以为自己已经被人威胁过了,所以才这么嚣张。

  另外他说的钱…

  张志强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着了之后,抽了一口,对王辉说道:“我算是认了!但是能不能告诉我到底赔了多少钱?”

  王辉眼睛往上一翻,冷笑一声:“怎么?套我话?实话告诉你,你又能怎么样?”

  “我当然不能怎么样,只是…您看我老表的丧事…这些都是需要钱的…”张志强装作唯唯诺诺的样子。

  f酷¤匠F网!G永&久;免费看¤N小R说V

  “哈哈,你小子不是很硬气吗?昨天不是给你钱你都不要吗?知道我的厉害了,又想要了?”王辉一脸嘲讽的笑着摸出皮夹,抽出一张一百块,丢在张志强身上,就像是打发叫花子一样说道:“拿去拿去!”

  张志强也不生气,弯腰捡起那张一百块,抓在手里说道:“昨天不是说好的…”

  “那是昨天!昨天你小子乖乖听话多好?你能多拿点,我也能省个十五万!”王辉这话一出,顿时发觉自己说漏了嘴了。

  张志强却仿佛根本没有体会出其中的味道一般,一脸震惊地说道:“十五万?!我滴个亲娘咧!这得是多少钱啊!”

  看着张志强那震惊无比土帽呆傻的表情,王辉心中忍不住生出一股优越感:“乡巴佬就是乡巴佬!没见过世面!”

  他越说越得意,看着张志强那副呆傻模样,又想起昨天在张志强那里受的气,忍不住在心中生出了要将他往泥地里狠狠践踏的心思。

  “十五万很多吗?看看你这模样!也就只配一辈子干干这种苦力活!我会告诉你,你老表的事情,上头一共赔了五十万吗?”王辉越说越得意。

  张志强闻言忍不住更加凑近了王辉的车子,惊讶无比地问道:“五十万?!那你只给我那么点?”

  王辉嚣张无比地说道:“什么只给你那么点?那是昨天!昨天你没要,现在你一分钱都没有了!知道吗?”

  他说着伸出手去拍了拍张志强的脸:“你现在什么心情?是不是很后悔和我作对?小子!这就是社会!这个教训好好记着!”

  “不是…你是说你不给我钱了?可是那五十万不应该就是赔给我老表的吗?”张志强一副“乡巴佬拎不清状况的表情”问道。

  王辉不由得感到一阵厌烦和郁闷,这乡巴佬怎么就拎不清?

  “你!给我好好听着!这五十万,确实是上面赔给你老表的,但是!上面说赔给他,就赔给他吗?让我喝西北风去?这个社会,你得有那个能耐,你才能拿那个钱!懂?”王辉拍着张志强的脸教育他。

  张志强还是在说:“不是,这五十万,到底是不是赔给我老表的?”

  “是的!是赔给你老表的!但老子就是不给你!你能把我怎么办?啊?!”王辉实在是被张志强给弄烦了,骂道:“你白痴啊?怎么就听不明白?你们这种人,天生就是让我们赚钱的!懂了没?”

  “你才是白痴!”张志强忽然收起那副装出来的“傻帽白痴”模样,伸出手去,在王辉的脸上拍了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