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轮红日挂在天桥之下,老人枯手轻颤,闭目身摇。

  琴声低转悠长似有年的陈酒,歌声却激昂欲破云霄,——大鹏一日同风起,抟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李白的《上李邕》,高中时期阅读量大而杂几乎将小县城那所唯一高中图书馆的每本书都翻了三遍的张志强立刻记了起来。

  以前读到这首诗的时候只感觉壮志凌云豪气冲天,当时不知生活往往艰难,命运总是多舛的张志强甚至还将这首诗写进摘抄本,自以为很懂。

  抬头看向那轮红日,心中微嘲,那本抄满了此类诗词名句的摘抄本如今已经不知被自己扔到了哪里,而自己也被命运扔进了潮湿阴暗的旮旯。

  丢掉的摘抄本也许永远也不能找回,渐渐失去的志向和豪气却在张志强的胸腔之中变得充盈起来。

  大步向前走去,穿过黑暗的天桥阴影,走到了阳光之下,虽然已是残阳,却依旧火热袭人,张志强回头看向天桥之下,那老人一曲尽了,仰头灌酒,接着又是一首《言志》。

  “志难挫,鹰击长空万里阔,万里阔,力挽北斗,气吞日月。青山座座皆巍峨,壮心上下勇求索。勇求索,披荆斩棘,赴汤蹈火!”

  向着天桥阴影里的孤寞身影鞠了一躬,回头大步流星离去。

  红日西沉,繁华的江滨市并没有陷入黑暗,因为有灯。

  被生活丢进阴暗潮湿旮旯的山村少年并未就此沉沦,因为少年有志。

  当张志强一路步行回到工地之上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半,他远远看到自己所住的棚屋外有一群牲口在围观。

  还未走近,就有眼尖的牲口发现了张志强,顿时有人向自己走来。

  走近了张志强发现来人原来是韩大兵。

  韩大兵在不远处向张志强招手焦急地说道:“志强你快点!”

  张志强闻言就快了步子,来到韩大兵身前,见他满脸诡笑,不由得皱起眉头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韩大兵一边带着张志强向棚屋走去,一边对张志强说道:“这事只有你能解决,别人谁都帮不了你。”

  跟着韩大兵来到自己的棚屋外面,那些工友们一个个全都让开一条道,张志强走到门口往里面一看,顿时吃了一惊。

  自己那闷热杂乱的屋内坐着三个女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三个女孩。

  陈朵朵,张可人,程腊梅。

  屋内的气氛说不上剑拔弩张,但也火药味十足,尤其是张可人和程腊梅两人,正一人一头扯着张志强昨天换下来的衣服。

  陈朵朵则坐在张志强的床上,心不在焉的翻着那本张旺财留下来的黑囊经。

  陈朵朵第一个发现张志强回来了,赶紧放下书,焦急地开口:“志强你回来了?”

  “志强?”程腊梅和张可人同时看向陈朵朵,怎么能够喊得这么亲热?

  接着这两个女孩同时反应过来,齐齐向门口看去,看到张志强确实回来了之后,忽然各自发力扯衣服。

  “我来洗!”两个女孩同时说道。

  H看正O版:h章“节"¤上酷,}匠o网,f

  “撕拉!”一声,张志强那件唯一算得上能穿出门见人的衬衫被撕裂了。

  屋内三个女孩加上屋外的围观众人齐齐倒吸凉气。

  张志强大步走进屋内。

  程腊梅不知所措,她知道这件衣服是张旺财买给张志强的,对张志强来说意义深重。

  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才不想让别的女孩帮张志强洗这件衣服,即使那个女孩很好看,穿得也很好…

  “我…我帮你缝起来。”程腊梅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

  张可人松了手,对张志强说道:“我帮你买一件。”

  在一旁的陈朵朵闻言轻轻地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毕竟更加成熟一些,所以她知道按照张志强的个性,这句话只怕适得其反,虽然张可人确实是出于好心。

  “走!”张志强一把抓住了张可人的手腕,就将她往屋外拉去。

  屋外看热闹的众人见张志强面色极为不善,也各自离去,纷纷摇头感叹,张家沟的小崽子真贼生猛!

  程腊梅捧着那件被撕裂的衬衫看着他们两人出门而去,呆呆立在那里,红了眼眶,就要滴下泪来。

  陈朵朵来到程腊梅的身边,看着这姑娘楚楚动人惹人怜爱的样子,不知为何心头竟然感到微微发酸。

  究竟是为这姑娘谦卑的爱情和勇敢无畏的坚持,还是因为嫉妒她可以这样肆意的爱?

  “志强只是将她送走,马上就会回来的,这件衣服…”

  陈朵朵的话还没有说完,程腊梅“呼啦”一声哭了出来,然后抱着衣服一边擦眼泪一边跑了出去。

  “唉…”陈朵朵叹息一声,在屋内重新坐下等张志强,目光落在张志强枕头之下,那里露出一本书角,好奇之下拉过来一看——李宗吾的《厚黑学》。

  陈朵朵微微发愣,天生有着驱龙吞虎酒量和气魄的男人,竟然还看《厚黑学》?

  忽然她对张志强满怀期待起来,这样的一个男人,最后到底是会成为盖世巨擘还是夭折浅滩?

  翻开那本《厚黑学》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笔记和心得,陈朵朵越发心惊,脑中闪过昨夜张志强那张刚强而坚毅的脸,还有滚滚男儿热泪,一阵恍惚。

  父辈当中有一名从东北山沟当中走出来的巨枭,据说当年乃是真正的十年不鸣,一鸣惊人之后便是石破惊天,以前无古人的速度崛起,最终成为一段神话,直到如今,那位被手下尊称为神仙哥的人物虽然已经隐退,但若论起影响力,依旧惊人!

  这本被用红色圆珠笔写满了心得的《厚黑学》,陈朵朵翻到最后,在白皮封面上,几个红字猛然跃入眼帘!

  好人,都死了!

  下面还有日期,是昨天。

  陈朵朵合上这本书,小心翼翼的放回原处,忽然又觉得那个一夜长大自以为对他十分了解的男人,好可怕!

  张志强拉着张可人一路来到工地外面,直到了马路上,才将张可人的手放开。

  “你…弄疼我了…”张可人揉着被他捏红的手腕,小嘟囔道。

  “张可人,你来干嘛?”张志强面无表情地冷冷问道。

  张可人见他这副样子,心中升起敬畏心理,小声说道:“我…我来看你…你没回来,所以我就等你了,我想要帮你洗衣服,但是…”

  “为什么要帮我洗衣服?”张志强眼神灼灼地看着张可人。

  张可人忽然一下子红了脸,低头发出蚊虫般的细语声:“我…我喜欢你!”她忽然抬起头来:“我喜欢你!所以我想帮你洗衣服!志强!我喜欢你!你不要在这里了,你跟我走,我帮你!凭你的能力和才华,再复读一年肯定行的!”

  张志强忽然笑了起来,笑得有些邪魅,他伸出双手捧住张可人的脸,对着她的红唇,将自己的嘴唇印了上去。

  一直等到张志强放开了她,张可人依然浑浑噩噩,呆傻着,她不敢相信,她看不明白张志强。

  “张可人,你记住,想要做我的女人,就别将你帮我挂在嘴边说,现在我不需要你的帮助,一点都不需要。”

  “真需要的时候,我不会和你客气,因为你会是我的女人。”张志强深吸一口气,然后轻轻的在张可人的脸上摸了一下说道:“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直到张志强拦了车将张可人送上车,她依旧有些迷糊。

  出租车司机将她送到了学校门口催她下车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付了钱下了车,抬头看天,张开双手旋转一圈,女孩笑着跑进了校门。

  一边往棚屋走去,张志强顺便点了一根香烟,让辛辣的烟气在肺里面打了一个转,张志强忽然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老表,如果你在的话,一定会夸我牛逼做得对是吗?”

  到了门口的时候,张志强扔掉了烟屁股,走进屋内发现陈朵朵还在。

  陈朵朵正暗自心惊,就像是发现了已经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的少女一般,从屋外黑暗当中走回来的年轻男人,配合上屋内的昏暗灯光,她没由来的感到一阵紧张。

  “志…志强…”陈朵朵开口打着招呼。

  张志强微微皱眉,在他的眼中,陈朵朵是那种成熟美丽,热情大方精干的现代城市女性,现在为什么表现得像是误入狼穴的羔羊?

  难道作为警察的她连我刚刚亲了张可人,现在生理有点反应都能够观察得到?

  “陈姐什么事?”张志强开口问道。

  陈朵朵一听到他那干净的声音,镇定了下来,也许并不一定会变坏吧…就算他最后变坏,现在也不坏啊…

  “这本书上面的笔记都是你写的?”陈朵朵鼓起勇气,如果他要误入歧途,那么自己就要努力将他拉回来。

  张志强看着陈朵朵从自己床上枕头之下抽出来的书,微微一愣,随即阴沉着脸说道:“放回去!”

  陈朵朵吓了一跳,但依旧握在手中,鼓起勇气对张志强说道:“志强!你要知道你看这种书对你没好处!你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危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