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烟气缭绕,模糊的玻璃上阳光洒进,落在茶几上,两人席面而坐。

  “第一次见到你老表的时候,他在刷墙,我是去工地查看进度的,因为那栋楼是我设计的,所以我知道其中有些地方一定要特别注意,否则会影响到大楼整体的牢固性。”

  “视察完所有的注意点之后,看到了正在刷墙的张旺财,他叼着一根烟,说我是他这么多年见过的最负责任的设计师,谁不愿意被人夸奖啊,我就多和他聊了几句。”

  王国庆帮张志强点上香烟之后继续说道:“一聊之下,我发现你老表也就是张旺财在建筑方面非常专业,我是说设计上,不是泥瓦匠,我感到很惊奇,于是就问了他,这才知道,他以前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建筑设计师。”

  “我老表肯定行!”张志强说道。

  “他确实行,而且很行,很有天赋,是我这么多年见过的最有天赋的,在建筑设计这方面...”王国庆的语气当中充满惋惜。

  忽然他坐直了身子,盯着张志强问道:“他明明这么厉害,但是却在做泥瓦匠,而且是一直做这个,你知道为什么吗?”

  张志强想了想说道:“我老表以前是我们那学习最好的,可是后来没考上大学,就只能出去打工了。”

  王国庆自嘲一笑,抽了口烟之后满是惋惜地说道:“表面上,确实如此。”

  他端起桌上的一杯茶水,一饮而尽,情绪开始变得激动,语速加快:“我和你老表,是同一年的高考生,那个时候,是全国统一试卷,当年总分710分,你老表考了623分,我考了550分。”

  张志强张大了嘴巴,这简直不可思议,710分的总分,张旺财考了623分,居然没有大学上?还是另有隐情?

  “我550分,进了清华建筑系,你老表623分,够到了重点线,但却进不了清华建筑系,因为,我是北京人,他是山村里的穷学生。”

  “呵呵,后来我在学校上了四年学,然后出国留学,在英国呆了五年,回国之后就成了特级建筑设计师,而你老表,因为没能考进理想的大学,外出打工,一直到现在...”

  王国庆说着红了眼圈,他低下头,将香烟塞进嘴里,说道:“我不知道...我当时真不知道...他问我,我以为他只是对建筑方面感兴趣,我就把我的经历说了...”

  “我一直很自豪,当年考上大学的人少,上清华北大的更少,出国留学的更是少之又少,我一直很自豪...直到昨天晚上他们打电话给我,我才知道你老表自杀了,我打开了他的日记本,才知道...这些年来,我一直以为自己很有能力,很成功,原来不过是命运开的玩笑。”

  “我在想,如果我和你老表交换一下,我他妈估计现在得在大街上讨饭吃!”

  ........王国庆还在絮絮叨叨,张志强却不想再听下去了,他拿着那本日记本,站起身来,向外走去,行尸走肉般的推开门,下了楼,来到外面,阳光刺眼,刺得他眼泪直流。

  就像王国庆说的那样,命运的玩笑,是多么的可笑。

  王国庆和张旺财,两人同年高考,同一份试卷,张旺财比王国庆多考了73分,王国庆进了清华,张旺财却可以说是高考落榜,与自己的梦想失之交臂。

  十五年后,在那个工地上偶遇,王国庆是建筑行业的特级设计师,而张旺财,只是一个泥瓦匠...这一切只是因为,两人出生环境不一样...张志强握紧了手中的日记本,仰起头,努力不让眼泪流下,他在心中发誓,自己,一定要干出一番天大的事业!

  绝不会被那该死的命运玩弄于鼓掌之间!是的,自己出身不好,家庭环境不好,但是,哪又怎样?!

  刚刚经历的高考,自己比本一分数线多出三十分,这个分数不高,但却是自己所在的那个县城最高的分数,然而因为家里没钱,他不得不对早已被贫穷压弯了腰,白了黑发的母亲说自己考砸了。

  老表,安心的走吧。

  老表,我会努力。

  老表,我要让全世界知道,即使出身不好,我也能干出天大的事业!

  张志强一把抹掉眼泪,沿着马路走向远处,路过陈朵朵的那辆白色宝马的时候,他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李光头躺在医院当中,他浑身缠满绷带,边上的两张病床上躺的是他那另外两名小弟,他们的伤势要轻上一些。

  病房门被推开,走近来七八名年轻人,奇形怪状花花绿绿的发型,穿着耳钉叼着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老大,谁这么大胆?”

  “老大?是不是赵王爷的人干的?我和他们拼命去!”

  ...这群青年一进门就大呼小叫,李光头斜眼看了他们一眼,张口说道:“不是赵王爷,也不是马三眼,是...农民工!”

  病房内安静了下来,片刻之后,一名头发剃了一半,留了一半的年轻人大声喊道:“我草!翻天了还?我砍了他们去!”

  “不许去!”李光头说道:“人家上百口人,一打架就是全部上,我们这么点人不够他们吃,万一再出点差错,大家都进了医院,那外面的那几个场子就要被姓赵的全部吞了!你们现在赶紧回去,把场子看好,我被人打的这件事情不能透露出去!”

  “那就这样算了?就这样放过那帮土包子了?”

  “我自有打算,你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李光头双目泛着阴冷的光,像是一条毒蛇一般。

  王辉和沈刚两人勾肩搭背地走出茶楼,王辉抢着付了钱,不忘向那名漂亮的前台小妹再次展示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金表,然后要了一个号码。

  “王老哥这是宝刀未老啊,下次我请客,去华清池好好玩玩,保准叫你吃不消,喊腰疼。”沈刚平白无故地将要得到一笔钱,心情大好,站在门口和王辉开着玩笑说道。

  “嘿,我就好这一口!不瞒你说,这些年啊,我每年花在女人身上的数目是这个数。”王辉摸着肥大滚圆的肚子,伸出一个手指头。

  “十万?”沈刚见王辉得意洋洋地点头,立刻说道:“哈哈,这么说来,那个叫张旺财的倒霉蛋,倒是帮王老哥挣了好几年的打炮钱了。”

  “这个嘛,嘿嘿,有钱大家一起赚嘛,到时候...要是出点什么岔子,还要你用警察的身份来压一压啊。”王辉拍着沈刚的肩膀说道。

  沈刚一脸得意,打着包票说道:“不就是一个农民工嘛,你随便给个几千块打发了那小子,要是他敢闹的话,你让人打断他的腿,到时候这件事我保证给你罩下来!”

  昨天晚上他本来就是要李光头他们去打断张志强的腿来泄恨的,在他心中,如果不是张志强,陈朵朵就不会对自己发火,昨天晚上也就可以和陈朵朵一起吃晚饭,用上几滴苍蝇水,陈朵朵那妞还能不和老子滚床单?都是那个该死的农民工!

  李光头他们失败了,他打听之下,发现张志强原来是在王辉的手底下干活,这就找上了门来,但是却没想到遇上这送钱的好事,现在心情大好。

  “我说王老哥,你还不如直接喊人将那小子打一顿,然后赶回去,他一个外地人,又是农民工,搞定他不是分分秒吗?”沈刚压低声音对王辉说道。

  王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放以前啊,我不敢,但是现在有你沈少罩着,我就敢啦!”

  “走走走,我们吃饭去,我请客,再喊上几个朋友,大家一块喝点酒。”王辉热情地说道。

  沈刚有些为难地说道:“王老哥不把那个小子先搞定了?”

  “这有什么,用你沈少的话来说,那就是分分秒的事情!我这有几个朋友,也都是在这片讨生活的,介绍给沈少认识认识,以后大家都在一个片区,互相好照应嘛。”

  王辉接着眯起眼睛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说道:“以后有事情,沈少,照应一下,兄弟们也都上道,意思是不会少的,怎么样?沈少赏个脸吃顿饭?”

  沈刚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王辉听到自己当了这片的警察之后,这是想要巴结自己,顺带给自己介绍点人认识,以后好捞油水,大家一块发财。

  终于被人当成了大人物,他内心的虚荣得到满足,于是大手一挥说道:“好!咱们就先从张旺财那个倒霉蛋的身上开始发第一笔财!”

  #'酷匠网H永久y\免$费。看小;说&《

  陈朵朵在包间内等了一会儿,估计那王辉和沈芳已经离开了,这才从包间内出来,找到张志强和王国庆所在的包间,敲开门之后却只有王国庆一个人在,在王国庆的指点下,她急忙追了出去。

  站在大街上,陈朵朵焦急地四下环顾,却看不到张志强的人影,于是取了车去工地。

  张志强拿着日记本走在人来车往川流不息的大街上,在余夏的阳光和热风的围裹之下不停的向前。

  经过琳琅满目挂满精致商品的橱窗,经过巨大精美的明星海报,经过算命擦鞋摆着棋谱等人上钩的小摊。

  迎面走过男人女人,老人小孩,西装革履长裙短裤或者匆忙或者悠闲或者愤怒或者沮丧的各种人群。

  直到西边的红日渐将沉没,他才在一座天桥下停下来,看着那在天桥之下手持二胡正要扬琴,只余几根白发却雪须繁茂的老人,忽然平静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