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朵朵站在车门口呆住,她没有想到这个会脸红的小男人竟然会有着这样大的火气,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头发怒的豹子,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扑上来将自己撕碎。

  “志强...办案要证据,实在是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张旺财是他杀...”陈朵朵为难地说道。

  张志强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于是深呼吸几下,平复下心情,叹了口气,说道:“对不起,我太冲动了,但是我坚信我老表的死和他一定有关系!”

  “和他谈了之后,也许你就不这么认为了。”陈朵朵拉开车门,神色复杂地看了张志强一眼之后坐了进去。

  张志强从她这话中听出了些什么别样的味道,赶紧跟上,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之后问道:“你那话是什么意思?”

  “志强,王国庆我见了,我觉得不像是坏人。”陈朵朵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道。

  张志强闻言心中不快,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坚持被陈朵朵否定还是因为陈朵朵在帮王国庆说话,他说道:“坏人两个字又不写在脸上,当然看不出来了。”说完之后自己将那安全带系上了。

  陈朵朵张了张嘴有些惊讶地问道:“你会系?”

  “这么简单,我一看就会。”张志强面无表情。

  “那昨天...”陈朵朵脸红了起来。

  “是你要帮忙的,其实你只要和我说一下就行,我当时太紧张...怪我。”张志强觉得作为男人就应该要有点担当,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虽然不是自己有意的,但是如果陈朵朵要他负责人的话,他是非常愿意的。

  “扑哧!”一声,陈朵朵看着张志强羞红的脸和不知所措的表情,笑出声来,发动车子离开。

  她这种大城市里的千金小姐,纵然因为家庭的缘故,进入警校学习,比一般女孩要干练出色不少,但和从张家沟出来的刁民张志强相比,在诸如耍小聪明,占小便宜,演戏这些方面,自然是要弱上好几倍的。

  一路之上,张志强和陈朵朵都没有再进行任何交谈,张志强依然像昨天晚上一样,将车椅向后靠去,然后从后方偷看陈朵朵的侧脸和雪白的脖颈,陈朵朵则从倒视镜当中不时地看张志强,连续看了三次,都发现张志强在看自己,她红了脸。

  到了地方,车子停下,出乎张志强的意料,陈朵朵并没有将他带到派出所,而是带到了一家茶楼。

  跟着陈朵朵下了车,进了茶楼,张志强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虽然对四周的东西都感到新奇,但他并没有四下张望,这倒不是他在装,而是因为他心中想着马上就要和那个害死自己老表的混蛋对上,有些紧张。

  陈朵朵带着他来到一个包间门口,她推开门,示意张志强进去,张志强见陈朵朵并不打算进去,于是向她点了点头,独自走入屋内,虽然紧张,但是怎么能在女神一样的少女面前露出胆怯?

  “你来了?”设计师王国庆正在极为熟练地使用着一套茶具,他将面前的杯子倒满,伸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说道:“坐。”说着送了一杯茶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张志强忽然想起老表曾经给自己讲过的那些故事,什么关云长单刀赴宴,赵子龙七进七出,当然还有著名的鸿门宴。

  设计师一身讲究的服装,姿态优雅地坐在那里,手中端起小小的茶杯闭眼先闻了闻,然后轻轻地嘬了一口,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张志强将这些看在眼里,他心想,这人有钱,在社会上有地位,还很有品味,能和老表在一起喝酒聊天,说明人也不笨,但是,他害死了老表!所以...张志强拿起桌上的茶壶,直接向王国庆脑袋上砸了过去:“我要报仇!”

  陈朵朵将张志强带到地方之后,关上门,就到了楼下茶楼大厅的一个角落当中坐下,点了一杯铁观音,拿起一份报纸来看。

  忽然从茶楼门口走进一个人,引起了陈朵朵的注意,是沈刚。

  /酷h匠@网永久(免t费#e看小|5说)3

  他怎么会来这里?陈朵朵心中疑惑。

  “8号包厢,好的,请这边走。”前台给沈刚一个包厢,然后让服务员带着他去了。

  陈朵朵心下疑惑,正想站起身来过去看看,从外面又进来了一个人,是王辉,之前刚刚见面,陈朵朵还给了他两记狠的,印象深刻。

  “沈先生在8号包厢。”前台MM对王辉说道,梳着大背头的王辉色眯眯地看着前台小姐丰满的胸部,故意卷起衣袖看看时间,将他那块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金表露了出来。

  装模作样地看完之后,用自认为帅且酷的眼神看了一眼前台MM,然后一甩梳得油光的头发,向8号包厢走去。

  出于职业习惯,陈朵朵立刻就觉得这事情有蹊跷,她站起身走到前台,对前台MM问道:“你好,我现在想订一个包厢,请问九号有人订了吗?”

  前台MM查了一下,说道:“还没有。”

  “我要了。”陈朵朵说道。

  陈朵朵进入包厢之后,直接将自己原本坐在大厅上时候的茶水端了过来,让服务员不用再上茶水了,然后关上门,将耳朵贴在墙壁上。

  “王老板,喝茶喝茶,很久不见了啊...呵呵呵...王老板你和我爸爸关系那么好,如今怎么都不到家里来玩了?”这是沈刚的声音,陈朵朵听得一阵厌恶,真是一个傻逼!笑都笑得这么傻!

  “呵呵呵...是啊...好久不见了,那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一晃眼你都这么大了,哦,你说你爸啊?唉,这不,当年给你家盖厂房,还有三万块钱没拿回来,不好意思上门啊...”王辉不愧是在在社会上混了十几年的老油子了,这话直接就将沈刚这个没脑子不会说话的家伙说得噎住了。

  “呵呵...小沈啊,你别往心里去,你今天找我是什么事?如果是给你家做工程的话,我最近没时间啊,很忙的。”王辉说道。

  “啊...不是的...”沈刚说道。

  “不是的?那你找我做什么?”王辉提高了音量,看来他说的很忙,只是想要抬高一下身份,奈何沈刚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懂这些极为浅显的暗语,三线傻逼富二代,在智力上总归是会有缺陷的。

  “是这样的,你们工地上是不是有一个叫张志强的农民工?”沈刚开口问道。

  “是有这么一名,你...你都知道了?”王辉惊疑不定地问道。

  “知道?呵呵...我当然知道了,这小子的老表叫张旺财,昨天摔死的,这案子是我接手的。”沈刚笑了笑说道。

  “你想干什么?”王辉冷冷地问道。

  “我想做的事情嘛,我现在的身份有那么一点不方便,呵呵...我现在当了警察了。”沈刚说道。

  “警察!”王辉惊叫一声,那边传来座椅碰撞的声音,显然他吃惊得站了起来。

  “那你都知道了?”王辉接着说道:“最多分你三成!也就是十五万。多了不行,我还要孝敬上头。”

  “什么?”沈刚疑惑地问道。

  但落到王辉耳中,却成了不满,他以为太少,于是说道:“小沈啊,王叔叔混饭吃也不容易,张旺财这件事情,对!上头是赔了五十万,但现在什么社会?吃人的社会啊!这五十万,可不是全落到我腰包,我还要孝敬上头不是?”

  “这事我也不知道你是从哪打听到的,你找我来,不就是想要分一杯羹嘛?那你就拿你那一份,也别多想,否则大家都没得捞。”

  “呃...对对对,十五万就十五万。”沈刚这是飞来横财啊,他只是想要收拾一下张志强,哪里想到会有这事?即使他再傻逼,也不会送上门的钱不要,他接着说道:“那么...你准备怎么对付那小子呢?他不会闹吗?”

  王辉冷笑两声,对沈刚说道:“不过就是一个乡巴佬,有什么好担心的?有你沈少罩着,他还能翻了天?”

  另一间包厢内,王国庆头发凌乱,湿哒哒地贴在头上,一块白色手帕捂在额头上,隐隐有血迹,一头一脸都是茶水,还冒着热气,脸上的皮肤都被烫得发红,他另一只手上举着一本本子。

  张志强愣愣地站在他面前,颤着声音问道:“日记本?”

  “嘶....应该是月记...或者是年记本...你老表让我交给你的...”王国庆皱着眉头说道,幸好那壶茶水并不是很烫,否则的话,他现在可要进医院了,他举着日记本,就像是举着一块免死金牌一样,小心翼翼地看着张志强,担心他再次发飙。

  张志强接过日记本,坐下,翻开,看了一行,确实是老表的笔迹,字迹苍劲有力。

  “我没想到,他会自杀。”王国庆说道:“是我疏忽了,他把日记本交给我的时候,我就该知道的...对不起...”

  “为什么?”张志强皱起眉头问道。

  王国庆见张志强冷静了下来,擦掉身上的茶水,看了看手帕,并没有很多血,应该只是破了皮,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大中华,抽了一根给张志强,然后自己点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