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只是一个农民工

  第二天一大早,程腊梅就又来了,她给张志强送来了早饭,又帮张志强换了药,两人都很尴尬,一句话也没说,做完这些之后,程腊梅红着脸走了。

  并不是有了亲密接触之后,姑娘就一定会变得热情奔放,也许,会更加害羞。

  张志强吃完早饭,锁了门,站在门外看着已经开始上工的工地,也许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所以上工的人并不多,稀稀拉拉的没几个。

  他转身向王八蛋的办公室走去,心下忐忑,不知极难说话的王八蛋会怎样刁难自己,走过隔壁宿舍的门口,里面有人跟了出来,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后,再走过一个宿舍,又有人跟了出来,依然是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等他到了王八蛋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身后已经跟了上百号人,没有人说话,安安静静,张志强站在门口回头望去,黑压压的一片,却安静无比,老表说过——沉默,是力量。

  他不再忐忑,不再觉得心中没底,弯腰鞠了一躬,张志强转身,他觉得身上充满了力量,是那些安静的人们给的——沉默的力量。

  他们这样做是求什么?他们什么都不求,他们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样做是正确的,是应该要支持的,所以他们来了。

  他们,就是最可爱的人啊…

  张志强走进了屋内,梳着大背头的王辉嘴里叼着一根烟,看到张志强走了进来,立刻站起身来,招呼张志强坐下,还丢了一根烟给张志强。

  “我正想找你呢,来来来,赶紧坐。”王辉给张志强倒了一杯水,热情地说道。

  张志强捏着他发的那根香烟,站着没动,也没伸手接王辉递来的水,王辉只得将水放在桌上,他说道:“张旺财的事情,警察已经调查清楚了,是他自己掉下去的,按理说呢,这可怨不得别人。”王辉坐在老板椅上,夹着香烟一摊双手。

  张志强依然不说话,眼神如刀,盯着王辉不放。

  王辉没有想到这个小崽子居然一句话不说,自己说出去的话不是和放屁没两样了吗?

  他收起脸上虚伪的笑容,叹了口气。

  将烟头在桌上的烟灰缸上面摁灭,语重心长地说道:“志强啊,你老表跟着我也有两年了,发生这样的事,我心里也难受,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嗯...这个意思一下,但是你也知道,现在国家调控房价,生意不好做啊。”

  “我接了这活,光送礼就送了一辆小车的钱了,还要给弟兄们发工资,这些钱都是借来的,开发商到现在一分钱都没给我,我的日子也难过啊...这样吧,我给你五千块,你拿好了给张旺财好好办个后事。”王辉说着就拉开抽屉,取出一沓钱,放在了桌上。

  张志强不伸手,也不说话,依旧眼神如刀,盯着王辉不放。

  “嘿!你这小子!你倒是说句话啊!”王辉坐不住了,讨钱的民工,他应付的多了,哭穷撒泼的见了不少,这一句话不说的,还是第一次见。

  “老板!不好了!”一个工头火急火燎地跑了进来。

  “怎么回事?”王辉站起身来问道。

  “那个...”那个工头看了看张志强,开口说道:“今天没人上工...”

  “什么?”王辉不等工头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他们想干嘛?现在都在哪儿呢?带我过去!不想干活的就让他滚蛋!”

  工头张了张嘴,说道:“不用去...他们就在外面...”

  “嗯?”王辉疑惑地问了一句,然后出门一看,顿时被黑压压的一片人吓了一大跳,他终究是当了十几年包工头的人物,看着一言不发的人群,立刻就想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他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回头进了办公室。

  坐下后点了一根烟,王辉一言不发,一口气抽了一大半,抬起头看了一眼张志强,开口说道:“给你一万,让大伙都上工去。”

  张志强依然不说话,眼神稍缓,不卑不亢,不是因为王辉涨价了,而是他意识到,老表说的“沉默——是一种力量!”这句话果然有用,既然有用,那么他便继续沉默。

  屋内气氛压抑,那个工头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更不知该不该说话,三人当中,反而是张志强最为镇定。

  “你到底想怎么样?给句话!”王辉不快地说道,他还从来没有被一个毛头小子逼到过这个份上,最关键的是,人家一句话没说,一件事没做,自己就不得不后退妥协。

  张志强还是不说话。 王辉的脸越发的阴沉,双眼不停地在张志强的身上打量,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王辉叹了口气,软下语气,对张志强说道:“这样吧,张旺财在这里的时候,是五千块钱一个月,我补贴三个月,然后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回去办丧事,你的工资照发,加起来给你一万七千五,最多就这样了。”

  张志强摇了摇头,就是不说话。

  王辉挥了挥手,将那名工头打发走,然后关上了门,回到椅子上之后,和颜悦色地对张志强说道:“志强啊,你老表呢,没有后人,也没有家人,他这种情况啊,也就只需要一个办丧事的钱,五千块就够了嘛,剩下的,都是你的!”

  王辉敲着桌子说道:“这件事就这样,你看好不好?你直接就赚了一万块了嘛,哪里还有这么好的事情呢?”

  “要不然这样,我再发动大家捐款,手底下兄弟一百多号,每人捐个一百,加起来也一万多了,你就能拿两万多,这个钱,我全给你。”

  “嘿,你倒是说句话啊!中不中?”

  “我告诉你啊,我王辉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事没遇到过?你小子信不信我一分钱都不给你?你是他谁啊?你和他屁个关系没有!凭什么给你钱?年轻人要懂得知足,见好就收...”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了敲门声,王辉正在气头上,大喊道:“谁不长眼啊?老子正在忙呢!有事等会儿再说!”

  话音刚落,敲门声再次响起,王辉站起身来,一边开门一边骂道:“被狗操的!急着投胎啊?不能等等?”等他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的人之后,嘴巴张成了一个O型...门外站着的是一身警服的陈朵朵,面如桃花。

  陈朵朵站在那里,双颊泛红,双眼盯着王辉,她脸红自然不是因为王辉有魅力或者长得帅,而是因为陈朵朵很生气,如果是个男人,说不定此刻已经一巴掌扇了上去,毕竟那样辱骂自己,是人都会生气。

  但陈朵朵是女孩,所以她用女孩特有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愤怒,她伸出右手手指对王辉勾了勾,王辉呆若木鸡,傻笑着向前走了两步,陈朵朵抬起右脚,高跟鞋一下子就踩在了王辉的脚板上:“无耻!”

  “啊...”王辉张大了嘴巴,发出惨叫,脚背传来的疼痛让他不自觉地低头弯腰,却因为距离陈朵朵太近,那颗肥大的梳着大背头的脑袋就往陈朵朵的胸上撞去,陈朵朵双目圆瞪,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一抬膝盖,顶在了王辉的胯下:“下流!”

  “噢...”王辉直接倒在了地上,惨呼不止。

  “张志强!跟我来!”陈朵朵今天是来找张志强的,打听了一下之后知道张志强来了这里,于是便追了过来,却看到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因为昨天晚上的缘故,人群中有许多人都认识她,于是便有人告诉她张志强正在楼上。

  酷匠q网首《》发

  因为比较急,陈朵朵便上来敲门了,然后就有了之后的事情。

  张志强看到陈朵朵出现之后,板着的脸终于有了一丝松动,当他看到王辉被陈朵朵“痛揍”了之后倒在地上,微微笑了起来,听到陈朵朵的话之后,便向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不小心”,踩在了王辉的手上,疼得他再次提高音量,但张志强却像是没有发现一般。

  “卑鄙!”张志强出了门之后说道:“加上去会更好。”

  “跟我来。”陈朵朵说完之后,就走在了前面。

  张志强跟上了她,穿过人群的时候对众人说道:“大家伙都先去上工吧,不要和自己的钱过不去,谢谢大家了。”

  众人见他有事,而且是警察找来的,便都散了。

  一直走到工地外面,张志强才加快速度,赶了上去,走在陈朵朵身边问道:“怎么了?”

  “那个设计师要见你。”陈朵朵看了一眼张志强说道。

  “见我?”张志强有些想不明白了,他怎么敢见自己?难道不知道自己正要找他吗?

  “他在哪?你们把他抓起来了?”张志强急忙问道。

  “没有。”陈朵朵再次看了张志强一眼,见张志强的脸色阴沉了下去,叹了口气之后说道:“志强,那个设计师提供了充分的不在场证据,而且他也根本没有杀人动机,毕竟你老表只是...”

  “只是一个农民工。”张志强冷冷说道。

  “只是一个农民工,所以你们可以这么快结案,只是一个农民工,所以就不可能是被人害死的了?农民工难道连被人害死的资格都没有了?只能是自杀?”一连串的问题,就像机关枪一般扫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