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集装箱改造的铁皮房子,可谓是冬冷夏热,人住在里面,就像是住在蒸笼里面,夏天热得要命,冬天又不保暖,冷得要命,也就是这些真正的汉子才能够在里面待着,要换成一般的人,肯定会受不了的。

  现在虽然已经十月份,但南方的这座城市依然炎热,姑娘坐在里面,没有将那扇唯一的台式电扇打开,而是抓着一片小木板在当扇子扇着,瘦小的身子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瘦弱,看起来让人心生怜惜,多么好的姑娘啊,张志强在心里想着。

  “你回来了?”姑娘看着站在门口的张志强,站起身来,她的脸红扑扑,额头和鼻尖满是小汗珠,一双大大的眼睛之上充满担忧,看着张志强说道。

  张志强走进屋内,闷热的气息一下子将他包裹,这屋子里面确实很闷热,真不知道这姑娘到底是怎么坐在里面等自己的,也不知道她究竟等了多久,张志强看向姑娘,那件花衬衫因为她出汗的缘故,紧紧地贴在了她的身上,使她那原本就瘦小的身材显得更加单薄。

  {j最fr新章!节上j酷E!匠◇v网W

  “我给你留了饭,你一直没来吃,我就给你送过来了,见你不在,就在这里等你,你...还好吗?”姑娘说着将放在屋内唯一的小桌上的饭盒给张志强端了过来:“我知道你晚饭没吃完就去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低下了头,忽然看见张志强鲜血淋漓的右手,惊叫了一声,捧起他的手,心痛地问道:“怎么弄成这样了?你疼不疼啊?”

  “没什么事。”张志强被姑娘捧着手,和她肌肤相触,觉得屋内的温度好像又上升了些。

  “怎么都不包扎呀?还在流血呢!”姑娘说着放开张志强的手,跑出门去:“等着,我马上就来,一定要等我哦。”

  手上的伤口,撒上了云南白药,又用纱布包了起来,疼痛感减少了不少,张志强抬起头来,将目光从手上往上移,落在姑娘的眉眼之间,看着她那双大大的眼睛,说道:“谢谢你,腊梅。”

  姑娘的名字叫做程腊梅,是工地上面大食堂厨子头儿老李的孙女,老李姓李,姑娘却姓程,因为姑娘并不是老李的亲孙女,是老李捡来的,老李孤身一人。

  姑娘长得并不美,但也算是好看,尤其是那一双大大的眼睛,就像会说话一般,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被父母丢弃在路边,饿了几天的缘故,她长得比较瘦小,所以一双眼睛就显得更加大了,我见犹怜。

  姑娘喜欢张志强,也许是因为在这个工地上,只有张志强和她的年纪差不多,也许是因为张志强长得高大白净,当然了,这些日子以来已经晒得黝黑,也许是因为张志强每次去食堂打饭的时候,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对她开那些令她尴尬讨厌的玩笑,也许是因为她听说张志强是高中生,没上过什么学的她,就这样喜欢上了张志强。

  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不需要跌宕起伏的经历,只需要每天看上那么几眼,听到他的名字,知道他的事情,就这样喜欢上他,就这么简单,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个简单的姑娘,所以简单就是她的爱情。

  “我帮你去打水。”姑娘被张志强看得红了脸,从床边上站起身来,低着头不敢看张志强,走到门口拎起两个水壶,小跑着出了门。

  张志强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点着了开始抽。

  “在想什么呢?”那个刚才带头站出来帮助张志强的东北汉子叼着烟走了进来,拉过凳子坐下。

  “想我老表。”张志强呼出一口香烟之后说道。

  名字叫做韩大兵的东北汉子叹了口气,吐出一口青烟,说道:“人死如灯灭,现在这事关键是你要去和王八蛋谈谈,多让他赔点钱。”

  张志强咬牙说道:“我现在只想给我老表报仇。”

  “报仇?张旺财不是自己摔下去的吗?”韩大兵接着说道:“这事只怕王八蛋不认账,毕竟不是干活掉下去的,不过现在国家有政策,咱也别怕,到时候王八蛋不认账,你和我们说一声,大家伙给你讨公道!”

  张志强叹息一声,说道:“我老表就一个人,要钱也没用。”

  韩大兵摇了摇头,说道:“你这娃太实在,不管怎样,他人没人,在工地上出了事,就该王八蛋赔!给他办后事不要钱?”

  “你把钱要来,给你老表把后事好好办了,剩下的钱留着,以后买了纸钱每年烧给他,让他在下面过上好日子,再说了,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公道的问题,要是你现在不要钱,以后工地上谁再出了事,那钱就更难要了。”

  张志强听完之后点了点头说道:“那确实是该要。”

  接着两人就都沉默下来,韩大兵抽完烟,站起身来拍了拍张志强的肩膀说道:“大家都很难过,大老爷们不会说话,唉...”这个豪爽的东北男人,确实不懂得怎么安慰人。

  张志强点了点头,心头感激:“我心里明白,谢谢大家。”

  这时程腊梅打水回来了,见到韩大兵在屋内,顿时站在门口,红着脸羞哒哒。

  韩大兵拍了拍张志强的肩膀,走了出去。

  “水来了...你擦擦身子吧...”程腊梅将水放下,低着头站在张志强面前,双手拽着衣角,抿了抿嘴,忽然转身,将门关上,又将窗帘拉了起来,回到张志强面前,鼓起勇气说道:“我...我帮你擦吧,你手不方便。”

  张志强脱得只剩一条裤衩,坐在板凳上,程腊梅帮他擦着身子,屋内除了台扇转动的声音,就是毛巾在水盆当中搅动的声音,还有两人的呼吸声。

  姑娘冰凉的手指有时不小心在张志强赤裸的身体上划过,就像触电一般,让张志强不由自主地抖动一下。

  坐在那里,眼神不可避免地正好对着姑娘,薄薄的花衬衫,若隐若现香汗淋漓显得更加诱人,闭上眼睛,却又满脑子都是之前在陈朵朵车内看到的旖旎风光。

  张志强感到越来越热,当温热的毛巾在他胸膛上擦过,姑娘的呼吸喷在他额头,张志强一把抱住了姑娘,将头埋在了她的怀里,嗅着其间芳香,在这一刻,她是最可爱的人.......

  一声娇哼,毛巾落在了放在一边的水盆当中,水声清脆......

  粗重的喘息声,在屋内此起彼伏,张志强紧紧抱住程腊梅,伸手解开了她花衬衫上那一排白色塑料纽扣。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教,也不需要学的。

  姑娘紧紧闭上了眼,身体紧绷,站在张志强岔开的两条腿之间的地面上,将头向后仰起。

  张志强需要发泄,并不仅仅因为他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更重要的是因为今天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或者说是伤害。

  张旺财的死,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地劈了他一下,将他的心脏劈成了两半。

  面对这种情况,人的反应都不一样,有的人也许会痛苦流涕,有的人会默然呆坐,那也都是他们的宣泄自己痛苦的方式。

  张志强很痛苦,他的心很痛,他在水泥板上的时候头脑一片空白,他在派出所的时候根本不愿相信,他在夜市摊子上的时候喝酒流泪,还狠狠地揍了人,回到他和张旺财朝夕相处的屋子,他心中的悲伤再也抑制不住,急需宣泄。

  她来了,正好遇到悲伤的他,需要慰藉的他。

  “还是起来吧。”张志强说道。

  姑娘没有说话,忽然从他身上跳了起来,“啪嗒”一声,关了灯。

  “我还没准备好...”张志强此时清醒了许多,屋内一下子陷入黑暗,见姑娘关了灯,以为姑娘要投怀送抱,他如此说道。

  姑娘没有说话,也没有过来,而是系好了红绳,又从地上捡起衣服,拍了拍,穿好,外面工地上的灯光照在窗帘上,再到屋内,已经极为微弱,只能隐隐约约看清姑娘的动作。

  原来,她是怕羞,未经人事的姑娘,总是这么可爱。

  “你要对我负责。”姑娘低声留下这句话之后便离开了。

  张志强低头看着胯下的小雨伞说道:“老表?换做是你的话,是不是就上了?”答案是毋庸置疑的。

  “老表,我不是胆小不敢上,而是你尸骨未寒....你可不能瞧不起我...”

  “老表,我明天先去找王八蛋要钱,给你办一个风光大葬,你是张家沟最牛逼的人,我坚信!”

  “老表,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报仇,讨一个——公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