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足了老大派头的李光头向前走了两步,和张志强面对面,然后从嘴里喷出青色烟气,全喷在了张志强的脸上。

  “我大哥是这片的老大!让你请我们喝点酒是看得起你!识相的...”那名给李光头点香烟的小弟凑上前这般说道,这话是沈刚交代的,他不想让人知道是他找人打的。

  让他们这么说,是为了让别人以为这完全是混混吃饱了撑着没事找事,但是这小弟话说了一半,就张大了嘴,形成一个O形,呆在了那里,因为张志强已经一拳狠狠轰在了李光头的肚子上,将李光头打得弯下了腰。

  “你...你小子...”李光头捂着肚子,往后连退三步,叼在嘴中的香烟了掉在了地上,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张志强,根本想不到张志强会就这么出手,一个少年农民工,哪来这么大的胆子?怎么比自己还要凶狠?他惊讶得甚至忘记了要愤怒。

  “我老表说过,如果有人想要揍你,那就该在他揍你之前揍他。”张志强说道。

  “揍他!”李光头大喊一声,对身后的小弟一挥手:“看老子不弄死你!”他面目狰狞。

  “谁敢?”一直没有说话站在张志强身边的那个东北汉子卷起衣袖,大吼一声。

  四周原本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工人们在听到这声喊之后,全都卷起衣袖涌了过来,他们当中有人之前和张志强或者张旺财有过或多或少的冲突和矛盾,甚至干过架,但是当有人来找事,他们全都毫不犹豫地就冲了过来。

  出门在外,干的是最差最脏最累的活,拿的钱也不多,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当中,他们自然是最被人瞧不起的一个群体,正是因为如此,他们要比任何人都要团结!比任何人都要仗义!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人!这话虽然绝对,但确实有道理。

  “干什么?干什么?都想找死是不是?”李光头指着围上来的工人们,满脸通红,就像一头疯狗一般。

  他没有想到这些工人会这么讲义气,在以往的时候,他替人收拾过学生,老师,白领等等人群,大白天在马路上,直接进学校,闯公司,众目睽睽之下从来没有人敢上来,那些人根本屁都不敢放一个,偶尔有出头鸟直接拉过来一顿打,两个耳光上去也就不敢说话了。

  今天他还没动手,就先被人打了,此刻正要出口恶气,却忽然被人围了起来,他怎么能不愤怒?

  太不上道了!太不上道了!你们现在应该站得远远的,在边上老老实实地看着,看着我怎么欺负人,怎么耍威风,怎么放狠话!你们怎么能全都上来呢?这不符合国情啊...李光头心中非常委屈...“干你妈!”张志强向前跨上一大步,来到李光头面前,直接一个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将李光头扇得差点跌倒,老表说过,对待敌人,就应该像秋天扫落叶一般无情!张旺财的死,深深地刺激了张志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张旺财说过的那些话,并且不折不扣地在执行。

  “我操!”李光头被张志强一个巴掌扇得晕头转向,眼冒金星,愤怒直接冲顶而上,他一摸腰间,一把弹簧刀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骂上一句,对准张志强的小腹就狠狠地扎了过去,势必要将张志强一刀捅死!到了这个时候,他早就忘掉了沈刚说的不能捅人。

  张志强眼疾手快,这些日子在张旺财的带领下和东北帮打了许多场架,积累下来的经验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他迅速向后退了一步,想要躲开,但因为身后站着人,被挡住了,眼看着那把弹簧刀就要捅进自己的肚子。

  他一咬牙,伸手直接抓住了弹簧刀,然后用力一扭,将刀折断!

  那带头的东北汉子见对方用刀,吓了一跳,随即看到张志强将对方的刀直接折断,第一时间上去对拿着一把断刀发愣的李光头就是一脚。

  这一脚下去,顿时大伙儿都像炸了锅一般,全都涌上去拳打脚踢,将这李光头和他手下的几个混混打得惨嚎连连。

  反倒是张志强被挤得捞不到打,他从人群之中退了出来,手上鲜血淋漓,钻心的疼,扔掉被自己拗断的刀片,张志强摊开右手,看着正冒血的伤口,呆呆说道:“老表,你摔下去的时候,一定比这疼多了吧...”

  因为听到这边的动静,工地上的工人们源源不断地赶来,在外面的那些工人挤不进去,捞不到打,只能干瞪眼,好在大家伙儿够意思,里面的人打够了自动就退了出来,外面的人接着围上去打,天地良心,李光头出道十几年,这么多年打的人,加起来还没有今天晚上打他的人多...一直等到他们几个人被揍成了猪头,打得自己爹妈都不认识,身上大伤小伤无数,肋骨都断了几根之后,工地上的保安才很配合的姗姗来迟。

  开玩笑!居然敢到这边来闹事!这群大老爷们出门在外,除了小发廊能泄泄火,平时可都憋着!你们不是找死吗?保安们上前将众人分开,然后看着躺在地上死狗一样的李光头几人。

  保安头子咬着牙签发话了:“怎么回事?”

  “这几个小子过来敲诈兄弟们!先动的手!还用刀子伤人!”人群当中有人说道。

  李光头躺在地上听到这句话,真想爬起来大喊冤枉,但他此刻根本动不了,气得连连咳嗽。

  “对!就是这样!张志强被他们用刀伤了!”有人喊道。

  “报警!”保安头子大手一挥。

  “别...”躺在地上的李光头终于缓过劲来,他心中明白得很,要是报了警,自己根本讨不到好处,自己有案底,又确实是上前挑衅,到时候只怕会落得一个持刀伤人的罪名。

  至于沈刚,自己将事情搞砸了,还指望他出头保自己?到时候那个家伙肯定会撇得一干二净!

  :最^新章K节上酷j匠q#网Y

  对于这片派出所的情况,李光头心中清楚得很,沈刚那个家伙虽然在里面工作,而且级别不低,但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权利,这也是李光头不给沈刚面子的原因。

  毕竟大多数警察都是好的,像沈刚这样的垃圾,还是少数,而且他是花钱进的派出所,根本就没几个人真看得起他把他当回事。

  “不报警,难道你还想私了?这小伙子可被你用刀子放了不少血了。”保安头子看了看张志强说道,今天张旺财摔死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工地,他也知道了,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此刻知道对方竟然找茬找到张志强头上,他心中也是怒火直烧。

  “我们不也给打了?”李光头肿着嘴,浑身的疼痛让他话都说不利索。

  “那是你们找打。”张志强淡淡说道。

  “你...”李光头看着张志强,习惯性地想要耍狠,奈何他现在躺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加上脸被打得像是猪头一样,根本狠不起来。

  “我什么我?我招你惹你了?赔钱!”张志强一脚踏在了李光头的脸上,用力踩了踩,脚底传来的感觉和李光头发出的惨呼将他心中的悲伤冲淡了一些,欺负让你讨厌的人,能让你开心。

  “赔...赔...”李光头能混这么久,并不是因为他能打,也不是因为他真狠,而是他在关键的时候足够光棍。

  于是,李光头将从沈刚那里拿到的三千块全都赔了出去,还有那一包软中华,这才被众人放掉,几个人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地离开。

  张志强将香烟扔给那个东北汉子,又对众人说道:“今晚多谢大家伙了,这钱请大家吃饭。”

  众人却都不说话。

  还是那东北汉子开了口:“志强,那钱你留着,今天这事,不管是摊谁身上,大家都一样,都会帮忙的,你老表的后事,还要你办呢。”

  张志强忽然觉得鼻子发酸,这些人在之前很多还和自己有过节,但是现在却全都毫不犹豫地站出来帮助自己...对,他们是没钱,干的是最脏最差的活,他们满口粗话,劣质的烟酒和小发廊就能满足他们,他们可能还爱占一点小便宜,也许会顺手摸点东西什么的。

  但他们身上有着最朴实的人性之美!自己一开始的时候,还羞于和他们为伍,刚到省城的时候根本不愿来这里打工。

  直到走投无路不得不来,来了之后心中依然看不起他们,但就是这群自己看不起的人,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站出来帮助了自己,并且不求回报!

  “谢谢...谢谢大家!”张志强握紧了双手,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对众人鞠了一躬,转身向工地内的宿舍走去。

  大恩不言谢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样,在张旺财的眼中,都是屁话!所以张志强也是这么想的,男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到了工地的宿舍内,张志强发现自己和张旺财住的那个集装箱改装的铁皮房子里面亮着灯,走到门口推开门一看,只见一个穿着花衬衫的姑娘正坐在里面唯一的凳子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