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沈刚的阴谋

  那样一个男人,和张志强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无意瞎侃,还是有意引导?陈朵朵摇了摇头,也许是自己想多了,毕竟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自己家老头子那样老成精的人物。

  “不吃了?”张志强看了看陈朵朵吃剩下的蛋炒饭问道。

  陈朵朵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说道:“嗯,不吃了,今天我已经吃得算多的了。”她加上这句,是为了让张志强不会觉得自己是嫌这里脏或者饭不对胃口,她纤细而敏感,不愿在这个已经心头满是伤痕的男人身上再撒盐。

  然而张家沟的小崽子张志强却丝毫没有陈朵朵心中所猜想的那种无谓的自尊心,老表说过,小人物只有拥有了小人物的觉悟,才有可能成为大人物。

  所以他根本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否则在派出所的时候,沈刚那样侮辱自己,他也不会不发作,他拉过陈朵朵面前的那碟只吃了一小半的蛋炒饭,几下扒拉,全部干掉。

  陈朵朵托着腮帮子看着张志强吃饭,这个在自己的亲眼见证下从男孩长大成为男人的男人,这个有着吞虎驱龙海量的男人,这个心底纯真性格坚毅的男人,这个奉行信命但不认命的倔强男人,这个会说小人物报仇,从早到晚的男人...怎么可能,只是小人物?

  陈朵朵嘴角微微上翘,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微笑起来。

  “他妈的!还要等多久?老子今天晚上还要赶着去给一个学生妹开苞呢!”一个穿着白色背心的光头狠狠抽烟,他露在外面的肩膀上纹着一条龙,手臂看上去也粗壮有力,更加惹人注意的是他脖子下面一条斜斜往下的伤疤,就像一条大蚯蚓一般,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再等等。”站在他身后阴影当中的一个男人说着给光头递过去一包香烟。

  光头拿过之后迎着远处的街灯看了看,一包软中华,神色稍微和缓了一点,但嘴上却说道:“多谢沈少,反正已经等了这么久,哥几个也就再等等吧,阿华,你打个电话给张瘸子,让他准备点宵夜,等下办完事哥几个过去喝一点。”

  躲在暗处的四名混混当中一个人应了一声,然后摸出电话打了出去。

  沈刚看着光头的后脑勺,抽了一口烟,眯起眼睛,伸手入怀,掏出钱包,摸出五张红钞票,拍了拍光头的肩膀,说道:“兄弟们的酒我请了。”

  光头笑着接过,嘴中说道:“那多不好意思...”接着他又对那个打电话的混混说道:“在给王胖子打个电话!让他给哥几个留几个小妞!我请!”

  沈刚差点没有被烟呛到,忍住没发作,眯起眼睛地从怀里再次摸出五百块,递了上去说道:“拿去,我请。”

  光头也笑眯眯地接过,说道:“那哥们也就不和沈少客气了!等下要不要再捅上一刀?”

  沈刚心中恨不得骂娘,捅上一刀?那还不得我给你们遮着?怎么这么蠢?他嘴上却说道:“就按我之前说的做。”

  “嘿!那小妞走了!”光头看了工地外面的大排档那里一眼说道。

  “好了!你们去办事吧!”沈刚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他从派出所出来之后,越想越气,今晚在滨江市最豪华的酒店订了包厢,还准备了别的节目准备来一场浪漫表白,甚至为了达到目的,他还从黑市搞到了传说当中的苍蝇水。

  前天还试验了一下,在酒吧里将这苍蝇水混入饮料喂给一个看上去像是学生妹的女孩喝了,和几个狐朋狗友干了那女孩一晚上。

  本来今天是不论怎样都能拿下陈朵朵的,却死掉一个农民工,半路又杀出一个乡巴佬,害得自己完美的计划流产。

  但是他又不敢将气撒在陈朵朵身上,于是就决定教训一下张志强这个农民工,对于沈刚这种三线富二代,有那么一个稍微算是有点钱的老子,自己却根本没有一点能力的渣,他们最擅长的事情不是吃喝嫖赌,而是欺软怕硬,多么可悲的人生。

  原本他打算等张志强出了派出所,在回去的路上找人堵上,扇他几个耳光,那也就算了,但是没有想到陈朵朵竟然会和他一起吃饭!

  想起自己邀请陈朵朵去锦尚豪都吃饭被拒绝,然后跟着这小子来这里吃大排档,而且相谈甚欢的样子,他恨得几乎发狂!

  幸好他没有看到张志强和陈朵朵在车内发生的那一幕,否则的话,像他这样只会靠钱泡妞甚至卑劣到使用药,遇到一点点不顺心就无比愤怒的没用家伙,真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沈少,那边还有好多人,是不是再等等?”光头回过头来,咪咪笑着看向沈刚。

  沈刚不满地说道:“不就是一些农民工吗?哪那么多顾忌?”

  “那要是打起来,万一有人帮忙,哥几个虽然肯定能镇住,但是这工作量...嘿嘿...”光头皮笑肉不笑,他是老油子,又是地头蛇,很明白沈刚只不过是将他当枪使,心里根本看不起自己,对于看不起自己的人,又有谁会真心出力气?

  想要让自己出力气,那就只能看在钱的份上!不过这个傻逼富二代似乎有点不清楚行情,他不得不提醒一下。

  沈刚一听,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在他心中,这些混混只不过是比农民工大一点的蚂蚁,自己是警察,家里又有钱,让他们办点事,那是一种恩赐,怎么还敢这样?

  “李光头,事情办成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沈少,这年头人心不古,兄弟们跟着我出来混,就是讨一口饭吃,要是兄弟们跟着我饭都吃不饱,我这老大可也就没人跟了。”李光头心想你当我傻逼?老子都这样跟你开口了,你还会把我当自己人?就算你把我当自己人,我还不愿意呢!看你那抠门小气装逼样!

  “你不怕下次进局子出不来?”沈刚眯起眼睛,抽了一口烟,摆出一副上位者的姿态。

  “沈少这是说笑了!我还巴不得进去呢,不愁吃,不愁喝,和您一样吃皇粮,那日子潇洒啊...”李光头也冷下了脸。

  沈刚闻言差点被香烟呛到,对于李光头这种老油子,只要不犯大事,也确实拿他们没办法。

  打个架抓进去什么的,能把他怎么样?治安拘留?那还真和李光头说的那样,给他吃给他住了,他这种人,反正也没有工作,进去就进去,罚钱?没有,命一条,但是打个架你能把人家枪毙了?你多关一点时间,还不是要多给他一天饭吃?

  沈刚取出皮包,抽出两千块,扔给李光头,说道:“赶紧干活!”

  李光头将钱收好,说道:“多谢沈少给饭吃!”心中却暗骂一句傻逼。

  完了之后对那四个小弟一挥手,说道:“兄弟们!干活!”

  转过身去,他那笑眯眯的神色再也不见,一双眸子当中满是残忍,什么狗屁玩意!只让自己打断一条腿?你小子这么不上道,又让老子这么不开心,我不把事情搞大一点,还对不起你!

  反正就算是事情闹大一点,只要不出人命,你沈刚就是咬着牙也要帮我扛下来!真以为我李光头是这么好使唤的?

  而且——下手狠一点,动静闹得大一点,以后自己在这一片的名声也响亮一点!

  李光头带着几名手下从阴暗的小巷当中走出,向工地外的夜市大排档那里走去,他们的目标当然是张志强!

  酷r9匠网永K\久*免费"看》B小{y说

  张志强看着陈朵朵上了车,见陈朵朵倒过车之后还不忘向自己挥手告别,于是也傻笑着抬起手来挥了挥,这姑娘真好,他心中想着。

  抬起头来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没有找到一个星星,村里的老人都说人死了之后就会变成天上的星星,老表死了,可是今晚天上怎么没有星星?一定是因为老表死不瞑目,张志强握紧了双手,忽然一点清凉落在了脸上,下雨了。

  雨下得不大,很小,星星点点的,站在路灯下往上看去,黑色的夜空,明亮的路灯,一直等落到路灯光线可及的地方才显出身形的雨丝,张志强落寞而孤单,从此之后,只有自己一人。

  对于陈朵朵,他心中虽然有想法,但他也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离她太远,几乎遥不可及,今天晚上的陈朵朵,应该只是梦中的姑娘,看到过,接触过,明天醒来,便从自己的世界当中消失不见。

  “走了!下雨了!”有人对张志强喊道。

  张志强收起情绪,看了那人一眼,是东北帮的,刚才还过来向自己敬过酒,虽然之前和他们干了好几场架,但其实张志强心中对这些东北大汉并不讨厌,远离家乡,出来讨生活,不拉帮结派怎么混?都是迫不得已。

  “这就走。”张志强开口应道。

  那人走到张志强身边,给张志强发了一根香烟。

  两人点上香烟之后,这个三十多岁的东北汉子拍了拍张志强的肩膀,说道:“之前干过架,但张旺财是个汉子大家都知道!你小子也是一头狠犊子!但年纪还太小,到时候王八蛋那边钱要是不好要,记得找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

  王辉是包工头,为人苛刻,平时大家背地里都喊他王八蛋,这东北汉子说的自然是就张旺财的死赔钱的事情,但他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因为有人走了过来。

  “怎么?酒不喝了?哥几个还没喝呢!一起喝一点?”李光头带着四个小弟晃了过来,嘴中叼着一根没有点着的香烟,对着张志强说道。

  “我不认识你。”张志强看了他一眼,皱眉说道。

  “马上你就会认识了。”李光头了冷笑了一声,微微侧头,一名小弟立刻上前用打火机将他嘴中的香烟点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