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到了工地边上的一条大马路上面,远远就看到路边上有大排档在那摆着摊,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不过人还不是很多,大多都是工地上下了晚班却不想到抠门的老李那边吃晚饭的民工。

  一箱啤酒,两碟花生米,几个小炒,四五六个人成一圈,拉拉家常聊聊女人谈谈B,他们的日子平淡而真实,以此来放松紧张劳动了一天所产生的疲惫,为祖国的建设作出极大贡献的他们,所需求的,所满足的,却是如此简单。

  部分衣冠楚楚,有着显赫身份,背地里却不知道干着什么下流龌蹉勾当的败类往往是最看不起民工的人,但是他们有什么资格?他们根本没有资格!

  车子在靠近街道顶头的一个大排档停下,立刻吸引了正在喝酒打屁的众人目光,当穿着一身破脏不堪工作服的张志强从车上走下的时候,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惊呼声,其中眼尖的人轻声呼道:“这小子坐的是宝马!”

  宝马这两个字一出,大家便都紧紧地盯着白色车子的标志看,然后齐刷刷地看向张志强,一脸震惊,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们大部分连小轿车都没坐过,在他们的印象当中,宝马已经是超级有钱人才能坐的了,张家沟的小崽子居然坐上了?!

  当穿着紧身黑色牛仔裤和白色圆领短袖,拎着手包的陈朵朵走下车的时候,牲口们看着她美丽的容颜和婀娜的身姿,全都倒吸凉气,这...简直美得令人发指!

  陈朵朵大概是不习惯四周射向她的这种单纯而直接的眼神,绕过车子前头,走到了张志强的身边,红着脸在张志强耳边没话找话说道:“吃什么?”

  这动作落在四周人的眼中,便是那种小鸟依人,耳畔软语的场景,一个个惊得下巴都快掉到了桌上,这张家沟的小崽子也太生猛了吧?居然勾搭上了开宝马的小美妞?这么亲热一定是那啥了!

  这小子!食堂李老头的孙女整天对他抛媚眼不说,经常还有一个美得冒泡纯得要命的学生妹来找他,现在又勾上了一个白富美?

  张志强可不知道四周的人正在对他无比惊羡,外加崇敬,他对着以前和张旺财经常光顾的一个摊主说道:“炒两个蛋炒饭。”想了一下他觉得这样似乎是太抠门了,又加了一句:“再加一个番茄炒鸡蛋,嗯...再来一份红烧牛肉吧...”

  陈朵朵善解人意,她看过张志强的档案,知道张志强家庭困难,不想让张志强破费,于是轻轻地拉了一下张志强的衣袖,故意加大音量说道:“我最近减肥呢,不吃牛肉,就蛋炒饭挺好。”

  张志强摸了摸脑袋,他以前一个月都吃不上一次肉,哪里知道吃牛肉其实不会长胖?以前在班上的时候那些有钱人家的女孩子也天天吵着减肥不吃肉什么的,他还以为陈朵朵是真要减肥。

  于是对摊主说道:“好吧,那牛肉不要了,番茄炒鸡蛋要。”说完之后他转头对陈朵朵笑了笑,摸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听说番茄炒鸡蛋能美容...”

  陈朵朵再也没有理由拒绝,于是笑了笑露出两个梨花窝说道:“你还真是很贴心呢。”

  她这一笑,顿时让四周的牲口们全都看呆了,心中直夸张志强这个小崽子祖上积了大德!勾搭上这么漂亮有钱的小美妞不说,这个小美妞还这么乖巧听话!

  瞧瞧这说话,啧啧...真是好听!看看这笑的,那叫一个美啊!再想想自己家中只会掐着腰骂街的婆娘,顿时一个个都对张志强佩服得五体投地。

  下次回家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自家婆娘!天天吵着要吃肉!要吃肉!就知道要吃肉!看看人家!看看人家!这么漂亮的都说不要吃肉!这才是完美女人啊!漂亮又好养!

  7…酷#匠网XD首*发\L

  张志强原本靠打架在工地上奠定起来的地位此刻就像是坐着火箭一般“蹭蹭蹭”地蹿上了高空,到了众人只能仰头惊叹的高度,张家沟的小崽子小霸王这个外号上面,从此要加上超级勾女这四个字,成为——张家沟的超级勾女小霸王!

  也许是为了近距离一睹美人容颜,也许是为了上前沾点仙气,也许是为了出出风头,总之,在场的工人们,不管年纪大小,不管之前和张志强有没有过节或者交情,全都端着碗拎着酒瓶过来敬酒。

  张志强本来就是豪爽的性格,又是在女神一般的陈朵朵面前,哪能让这帮子憨货瞧扁了,喝趴下?他答应,他那已经魂归天际的老表张旺财也不会答应!

  本不打算喝酒,却灌下了一瓶又一瓶,陈朵朵一开始还担心张志强,喝到后来她渐渐发现,张志强的眼睛越来越明亮,就像是擦了油点了灯一般。

  心中不由得想起一向看人极准的老爸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有一种人,天生海量,千杯不醉,万杯不倒,酒越喝越多,脑袋却越喝越清醒,海量海量,当有吞虎驱龙的气魄,才能真海量!

  她那牛气冲天的老爸好杯中之物是出了名的,据说当年正是因为有着这般的海量,才被外公看中,娶上她那当年当得上长江市第一美人的老妈。

  男人的世界陈朵朵不懂,却也懂上那么一些,他们奉行酒品如人品这句话,他们在乎酒量就像在乎性功能,有海大的酒量,必有冲天的豪气!

  所以陈朵朵并不排斥男人喝酒,反而对于酒品好,酒量大的男人有着一种微妙的崇拜心理,他也会成为老爸那样的男人吗?陈朵朵看着酒到杯中必干的张志强,发起呆来。

  张志强从没喝过这么多酒,事实上,长这么大,这还是他第三次喝酒,前两次自然是被喜爱喝酒的张旺财带着喝酒的。

  那两次也是在这个摊位上的这张桌上,第一次是张志强找到张旺财的那一天,那天张旺财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话,让张志强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命这东西玄乎得很,你不得不信!但信命,却不必认命!”

  张志强永远不会知道,已经死去的张旺财在对他说那句话的时候,其实是在对他自己早已不在的青春说,是在和被自己用烟酒还有女人活生生消磨殆尽的激情和当年冲云的壮志说,他是在赎罪,他不想这个和他经历极为相似的半个后辈步他的后尘。

  第二次和张旺财喝酒,是在他们两个人彻底将东北帮打服之后的那个晚上,张旺财同样说了很多话,让张志强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是小人物,小人物就要有小人物的觉悟,不要奉行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之类的鬼话,十年的时间,只会将你的锐气全部磨掉,让你变成一个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的中年男人,小人物报仇,就该从早到晚,当场打回去!”

  第三次喝酒,便是今天,喝了比前两次多太多的酒,他却丝毫没有醉意,那么多人来敬酒,他却丝毫没有快意,面前坐着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美妞,他却丝毫没有得意。

  因为——张旺财死了。

  终于,场间的所有人都过来敬过了酒,消停了下来,张志强没有独饮的习惯,他放下酒杯,低头大口扒饭,将满满的一大碗蛋炒饭吃下去一大半,他抬起头来,眼中淌下两行眼泪,看着陈朵朵问道:“你信命吗?”

  陈朵朵伸手抹掉他挂下的眼泪,不答反问:“你信吗?”

  张志强点了点头说道:“我老表说过,信命,但不认命!”

  “张旺财?”陈朵朵微微惊讶。

  张志强点了点头,说道:“是他。”眼中又淌下眼泪。

  陈朵朵并不是没有看到过男人流泪,但却从来没有看见过一个男人流泪的样子如此让人心碎,是的,男人,不是男孩,当陈朵朵再次看到张志强流泪的时候,在心中将张志强从男孩归为了男人。

  从男孩成为男人,也许很长,也许很短,有人说是上过女人便算是男人,有人说应该是走出年少时的第一次失恋阴影才算是男人,可是今晚,陈朵朵却看到一个男孩为了一个有恩于自己的男人哭泣,然后长大,成为了男人。

  “我会帮你,帮你调查。”陈朵朵鼻子一酸,肯定地说道,她并不知道张志强和张旺财之间有着怎样的感情和共同经历,但她此刻却感到心酸,因为眼前这个刚刚长大的男人的眼泪?还是他坚毅的眼神?

  “谢谢你,我还要报仇。”张志强扒着饭说道。

  陈朵朵闻言赶紧说道:“现在是法治社会,一切都应该由公安机关来处理,报私仇是会犯法的,最关键的是要有证据,你也不想冤枉好人是不是?”

  张志强抬起头来看着陈朵朵坚定地说道:“我老表说过,我们是小人物,小人物报仇就得从早到晚,十年不晚这种话是屁话!”

  “张旺财?”陈朵朵问道,心中惊讶。

  张志强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在张志强说出信命但不认命那句话的时候,陈朵朵还以为那句话只不过是一个农民工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话。

  但这一次,她终于确信,那个已经死去的农民工张旺财,必定不是一个等闲之人,或者说,不是一个应该等闲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