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同志,你说的情况我们会调查核实,这是死亡通知单,根据调查,张旺财没有直系亲属,你能在上面签一下名吗?”陈朵朵将散落下来的齐耳短发重新靠到耳朵后面,将一份报告递给坐在对面的张志强。

  张志强呆呆地看着陈朵朵,问道:“我老表真的死了?”

  陈朵朵叹了口气,说道:“调查下来了,张旺财是自己摔下去的...已经死了。”

  “胡说!”张志强一下子站起身来,将桌子都撞得一晃,情绪激动地伸手指着陈朵朵说道:“我老表不是摔死的!是被杀死的!”

  “干什么?!”那个年轻的男警察快步走了过来,抓住张志强的右手一剪,就将他按在桌上,喝道:“小心点!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沈刚你干嘛!”陈朵朵一下子站起身来,伸手掰开叫做沈刚的年轻男刑警的手,说道:“有你这样对待老百姓的吗?他又不是犯人!”

  沈刚讪讪地放开张志强,对陈朵朵谄媚地笑了笑,说道:“他凶你...”

  “那也用不着你管!”陈朵朵横了一眼沈刚。

  说完之后她绕到桌前,将张志强扶了起来,伸手按在张志强的肩膀上面,轻轻的揉动,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他没弄疼你吧?”

  张志强伏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忽然肩头微微耸动,带着哭腔说道:“我老表死了...真死了...”

  沈刚鄙视地看了一眼穿着破烂工作服浑身都是泥水的张志强,眼神落在陈朵朵帮张志强揉按的肩膀上的时候,闪过一丝戾气。

  陈朵朵是刚从警校毕业的大学生,一个月前分配到长江市滨江区派出所,一见面之下,就让沈刚惊为天人,无论身材还是容貌,都是能打上九十分的极品。

  更关键的是他从侧面打听到,这个陈朵朵的家世也很不一般,于是沈刚就打起了陈朵朵的主意,高大帅气,家里开着一家代工厂,开着宝马上班的他很快就向陈朵朵展开了攻势,奈何陈朵朵就像铁树一样,怎么都不开花,一直对沈刚不理不睬。

  今天沈刚见这个农民工竟然敢指着陈朵朵的鼻子凶她,立刻就冲上来想要英雄救美,却适得其反,此刻又见陈朵朵那只素白可人的小手在张志强的肩膀上揉捏,心中顿时对张志强升起了怒火。

  “好了好了,你先冷静一点。”陈朵朵拍打着张志强的背,细声细语地安慰他:“你要坚强,张旺财的后事还要你操办呢。”

  听到这句话之后,张志强果然止住了泪水,他用脏兮兮的衣袖抹了一把脸,顿时脸上就像开了花一般,抹上了泥灰,他镇定下来,咽下一口口水说道:“我这就签字。”

  陈朵朵将那张纸递给他,然后拿了一支笔给他,接着从警服的口袋之中拿出一条白手帕,想要帮张志强擦脸上的泥灰,却被张志强下意识地躲开了。

  “脸上脏...”陈朵朵微笑着解释。

  张志强犹豫了一下,看着陈朵朵美丽的脸和善良的眼神,由衷地说道:“谢谢。”

  签完字之后,陈朵朵帮张志强小心地擦干净了脸,这让站在一旁的沈刚看得极为不爽,在他心中,陈朵朵就像是天仙一样的人物,怎么能够和这个农民工小子有亲密接触?他冷哼一声:“签完字赶紧走吧!”

  陈朵朵横了沈刚一眼,没有发作。

  “我有话要说。”张志强看都没看沈刚一眼,对着陈朵朵说道。

  “我说你还有完没完?朵朵今天不值班!现在都几点了?她还没吃晚饭呢!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沈刚凶狠地盯着张志强用手指着他说道。

  “关你什么事?别在这妨碍我工作!”陈朵朵终于爆发,她实在受不了沈刚这幅嘴脸,有钱就了不起了?有钱就可以看不起人?在陈朵朵眼里,张志强这种靠自己双手吃饭的人要比沈刚这种仗着家里有钱从而混进派出所作威作福的三线富二代要强上不知多少倍!

  “朵朵...”沈刚还从来没见陈朵朵发过这么大的脾气,立刻软了下来。

  “别叫我朵朵!如果一定要喊,就喊我陈同志!”陈朵朵看也不看沈刚一眼。

  Qy更p新最!快h上a/酷Q匠网

  “我们不是约好了今天晚上一起去锦尚豪都吃晚饭的吗?”沈刚有些不满地说道。

  陈朵朵皱了皱眉头,抬起头看着沈刚说道:“我有答应你吗?你这人怎么这么烦?你没看出来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吗?沈刚你以后离我远点!别来烦我!”

  沈刚闻言,脸色变了几变,最后阴沉下来,甩下一句:“好!”然后转身快步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说了一句:“泥腿子乡巴佬!该死的农民工!活该摔死!”接着便是“咚”的一声关门声。

  “什么玩意!”陈朵朵骂了一句之后重新坐下,随即发现张志强脸色并不好看,她看着张志强被太阳晒得黝黑却在眉眼之间依然可以看见纯真的脸,叹息一声,柔声说道:“别把他的话放心上,那种人是败类!”

  张志强苦涩一笑:“谢谢陈姐。”

  陈朵朵暗自叹了口气,又在心中将那个该死的垃圾沈刚骂了好几遍,她知道刚才沈刚的行为在这个才十八岁的大孩子心中肯定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烙印,这个年纪的男孩,正是自尊心最强烈的时候。

  “志强你刚才说有话要对我说,是什么呢?”陈朵朵转移话题,对张志强问道。

  张志强此时已经镇定了许多,他已经接受了张旺财死去的事实,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陈朵朵,然后又低下头,咬着牙说道:“我老表肯定不是自己摔死的。”

  “嗯,为什么呢?”陈朵朵重新打开记录本,一边记录一边问道。

  “因为当时我就在下面,我老表是从我后面掉下去的,他一声喊都没有发出,就那么掉下去了,如果是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他肯定会喊的。”

  陈朵朵听完之后皱起了眉头,根据现场的调查,张旺财是从第十八层掉下去的,而从现场遗留下来的痕迹看,当时那里肯定只有张旺财一个人。

  因为只是一个农民工,加上开发商担心这件事影响后续楼房的销售,已经通过关系给上头施加了压力,并且也确实没有发现任何疑点,所以这件事实际上已经结案,是张旺财自己失足掉下。

  “有没有可能是自杀?”陈朵朵皱着眉头问道。

  张志强摇了摇头,说道:“我老表和我住在一起,我了解我老表,他一个人,没有牵挂,又没有欠钱,他没有可能自杀。”张志强想了想之后说道:“我和你们说的那个设计师,你们调查了没有?最近我老表和他走得很近,我怀疑是他害死我老表的。”

  陈朵朵听完之后摇摇头说道:“我们在第一时间了解了情况,你说的那个设计师现在根本不在长江市,他昨天晚上的火车,去了上海。”

  从犯罪学上来说,那个叫做王国庆的设计师没有杀人动机,案发时也不在现场,虽然没暂时能够联系上他,但已经排除了他的嫌疑,所以陈朵朵才会这么对张志强说。

  张志强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反正我觉得我老表的死就是和他有关系!你们不查,我查!”

  陈朵朵看着眼前这个仅仅比自己小三岁的男孩脸上所透露出来与他年纪不相符的坚毅和眼神当中流露出来的坚决,不由得微微愣住,她忽然觉得上头就这样结案,是不是真的太草率了?

  “咕噜噜...”

  张志强红了脸,他摸了摸肚子,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陈朵朵,发现陈朵朵正盯着自己发呆,被一个美女这样盯着看,年少的他很不好意思地开口说道:“我...饿了,我还是回去吧,时间也不早了。”

  陈朵朵一下子清醒过来,她说道:“我请你吃饭吧,很晚了,然后送你回去。”

  张志强心中一暖,来到这座大城市之后,除了张旺财和工地上管伙食的李老头的孙女,就只有陈朵朵对自己这么客气,这么关心自己了,但出于大男孩的羞涩和自尊心,他连忙摆手说:“陈姐算了,我自己走回去,不麻烦你了。”

  看着眼前这个腼腆却有着坚毅性格的大男孩,他手足无措的样子让陈朵朵觉得非常干净纯真,她眨了眨眼,狡黠地说道:“你都喊陈姐了,我连请你吃顿饭都不行吗?”

  张志强闻言脸更加红了,有些难为情地说道:“不...不...我喊你陈姐不是为了让你请我吃饭...是因为...”

  “是因为什么?”陈朵朵觉得和张志强说话非常轻松,不由得露出了小女儿调皮的神态。

  “是因为你好看...”张志强低声说道:“对我也很好...”

  陈朵朵一下子红了脸,从小到大,夸自己好看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自己早就对这句话免疫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个大男孩说自己好看,居然会心跳微微加速,而且还耳根发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