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们:现在,我代表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向大会报告...”工地食堂内的电视上正在播放着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现场实况,领导人正在发表讲话。

  几个穿着脏乱不堪的工人正聚集在最靠近电视的一张木质餐桌上聚精会神地听着。

  “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忽然一阵高亢的铃声响起,一个浓眉大眼的年轻工人从口袋内摸出一支破旧的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按开接听键,放到耳边,眼睛却盯着电视屏幕。

  “先生你好,我是中国人寿的业务员...”

  张志强伸出一根手指,竖在嘴前,示意其他工人不要发出声音,然后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将电视声音调到最大,同时打开免提,将手机放在桌子上。

  此时是下午四点半,食堂还没有开饭,所以人并不多,四周的几个人在张志强的提醒之下,全都屏声敛气。

  “我们中国人寿保险最近推出了...”打开免提之后,电话中的男人说了几句,忽然安静了下来。

  他沉默了一会儿,小声问道:“您是在人民大会堂吗?”

  张志强轻轻地说道:“嗯。”

  电话那头再次沉默,电视当中的演讲继续进行了三分钟之后,那个打电话推销保险的业务员再次弱弱地开口,声音颤抖着说道:“对不起!首长,打扰了...”

  张志强按掉了电话,四周的工人们大笑起来。

  “张家沟的小崽子贼阴损!憋死老子了,哈哈...”

  “不好意思!首长,打扰了!哈哈...”

  d更'新》%最b9快…上.酷%匠y^网|

  众人还在大笑,年轻的工人张志强却已经一脸认真地聆听领导人讲话。

  到了下午五点半左右的时候,食堂里面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打饭的窗口开始有人排队,张志强瞄了那边一眼,正好开幕式结束,他从板凳上跳起来,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打饭的窗口,排在两个人的后面。

  负责打饭的是一个长得瘦弱却有着一双大眼睛的姑娘,模样只能算是清秀,算不得好看,等到张志强排到的时候,姑娘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双颊飞起两朵红晕,转身从身后的桌子下面取出两个已经盛满了饭菜的饭盒,递给了张志强。

  张志强笑嘻嘻地接过,两人手指碰到,姑娘的脸更加红了。

  端着两个饭盒走到食堂门口的时候,张志强忽然停了下来,他看着站在门外拎着食品袋的女孩微微发愣。

  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黑发披肩,眉眼精致,脸上带着暖暖的微笑,站在那里就像一朵初开的白莲花,温柔如水。

  一个工友迎面走来,在张志强的胸口锤了一下,然后回头看了站在门外的女孩一眼,极为羡慕地对张志强说道:“这么漂亮的学生妹,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

  后面走来的工人也都一脸暧昧地看看张志强,又回头看看那女孩。

  张志强苦涩一笑,抬步向前走去,到了女孩面前,低着头问道:“你怎么来了?”

  女孩有些羞赧地开口说道:“买了些吃的,就给你送了过来。”声音清脆好听。

  “我说过了,你别来看我了。”张志强的目光落在女孩白色的阿迪板鞋上,接着又落在自己破了口子的回力鞋上。

  “给你。”女孩将手中的食品袋递给张志强,上面那个戴眼镜的外国白胡子老头正在傻笑,他的肩膀下面写着三个英文字母——KFC。

  张志强微微抬头,看着女孩的脸说道:“我不要。”说完之后,他绕开女孩向前走去。

  “张志强!”女孩追到他的身边生气地说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以前不是这样!你为什么不上大学?”

  “我没考上。”张志强拎着饭盒一边向前走一边说道。

  “骗人!我查过你的分数,你比本一分数线高出了三十分!你是我们班考得最好的!”女孩说道。

  张志强停了下来,他愣愣地看着女孩,张了张嘴,说道:“你查了?你为什么要查?你为什么要帮我查?”

  “分数一出来我就帮你查了,你知不知道,当我知道你的分数的时候有多么开心?可是你呢?从高考完了之后我就没有看见过你!”

  “同学聚会你没去,填志愿你没去,我找遍了所有同学,没人知道你在哪里,没人知道怎么联系你,后来我又问李老师要了你家的地址,我找过去才发现,那里住的是别人!”

  女孩越说越激动:“我和李老师天天联系,当我知道你没有填报志愿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我以为你出事了!”

  “那天在大街上面遇到你,你还装作不认识我,张志强!你知不知道你脖子后面有颗黑痣?”

  “这些天我每次来找你,你不是躲着我就是不理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很难过?”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不上大学?你跑来这里打工?是不是没钱?我可以向我爸爸要。”

  “你成绩那么好,再复读一年,一定可以考得更好的,你回去上学好不好?你在这里打工没有前途的...”女孩拉住了张志强的手,眼泪夺眶而出。

  “我上不上大学,和你有什么关系?”张志强咬着牙冷冷地说道。

  “我...你考上大学,我们...”

  “你是你,我是我,张可人,你以后别来找我了!”张志强甩掉女孩的手,头也不回地大步向前走去,鼻子发酸,双眼微潮。

  身后落满建筑废料的破烂小道上面,张可人蹲了下来,抱住自己,哭成一个泪人。

  转过一个角落,张志强停了下来,他胸膛剧烈起伏,深呼吸了几口,用衣袖擦了擦泛红湿润眼睛,暗暗发誓:不管有多艰难,我一定要成功!

  平复下心情之后,继续向前走去。

  他要去施工现场,去给他的同村老表张旺财送饭,他现在跟着张旺财做泥瓦匠,每天都会帮张旺财将饭送到施工现场,今天出来的时候被张可人堵住,耽误了点时间,张志强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到了施工现场,他抬头看去,33层的小高层已经建到了22层,老表张旺财就在第十八层抹水泥。

  像以往一样,他抬起头扯开嗓子大喊道:“老表!开饭了!辣子鸡丁!”

  这一次,张旺财没有回答他,也没有探出脑袋来骂上一句“小崽子”。

  张志强喊完之后便向楼梯口走去,刚转身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咚”的一声响。

  他回头看去,发现不远处的地上趴着一个人,鲜血汩汩流出,从侧面可以看出,是张旺财。

  手中的饭盒掉落在了地上,张志强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倒,他张大了嘴巴,双眼圆瞪,一脸恐惧。

  “跳楼啦!”

  “有人摔死啦!”

  ......工人们慌张的惊呼声传入耳膜,张志强却什么也没有听清楚,他只感觉天旋地转,双耳瓮鸣,他跌跌撞撞地爬起身来,挤开那些围在张旺财边上的工人,跪了下去,趴在张旺财的身体上嚎啕大哭。

  在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他的张旺财,早已经被他视作亲人。

  没过多久,警察就来了,工友们拉起张志强,警察则拉起了封锁线。

  夜色完全降临的时候,两个警察找到了坐在工地边上一块水泥板上正在发呆的张志强。

  “张志强?”男警察问道,张志强毫无反应,依然看着夜空发呆。

  “张旺财是你老乡?”男警察再次问道,张志强还是没有反应。

  “请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男警察有些生气了,他提高了音量。

  张志强回头一看,是两名警察,一个年轻男人,一个年轻女人,女人很好看,说话的是男人,张志强却在看女人,目光落在了女人雪白的身上。

  “我举报!那个设计师有嫌疑!”目光从往上移,落在警徽上的时候,张志强大声呼道。

  “设计师?哪个设计师?”年轻美丽的女警察打开录音笔问道。

  张志强粗着嗓门语无伦次地说道:“王国庆!那个设计师,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害死了我老表!他是设计师,这个大楼就是他设计的!”

  “老表和他喝过酒,就在那上面!就是他!一定是他!”张志强大声喊道。

  那个带着眼镜穿着讲究脸上总有着淡淡微笑的设计师,这座大楼的设计师,这个按理说完全不应该和张旺财有任何交集的人,这段时间偏偏和张旺财走得很近。

  甚至有一次加班结束后,那个梳着大背头穿着白衬衫的设计师还拎着两瓶白酒来找张旺财喝酒,不过那一次他们没有在工地的棚子当中喝,而是一起爬到第十八层坐在边上的栏杆上喝酒。

  “同志!你冷静一点!好好说!”女警察拉住张志强的手,对他说道。

  那个男警察的目光在女警察的手和张志强手臂接触的地方稍稍停留了一下,微微皱眉,然后厉声说道:“带回去再说!”

  说着就上前抓住了张志强的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