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醒来,张志强去食堂吃了早饭,和小梅说了几句话,关心关心了她一下,李老头在一边瞧见了也没有多说什么。

  这刚吃完了准备在食堂看一会儿新闻,财务就来喊了,说是王辉让自己领钱去。

  张志强到了王辉的办公室,王辉又是递烟又是给他倒水。

  两人经过了这次给张旺财办葬礼的事情之后,关系融洽了许多,但对于张志强来说,该拿的钱还是要拿。

  因为这些本来就应该是这样,这样才是正确的。

  两人聊了一会儿,张志强问道:“你让李老头和小梅什么时候走的?”

  王辉说道:“这事儿看你决定了,我可以让新来的先给他们帮忙,顺便也带着习惯适应一下,到时候你说走就走。”

  张志强点了点头,要说这王辉办事,还确实挺周全。

  王辉又问道:“那你这以后…”他问了一半,又不问了,因为在他心里自己这不是问废话嘛,人家是有大背景的人,这以后肯定是发达了。

  “以后发达了可不要忘了提携提携。”王辉立刻换了一副嘴脸说道,该光棍的时候一定要光棍,该抱大腿的时候一定要丢掉所有节操,这就是王辉的生存法则。

  张志强对他这样的表现只当他是和自己客套,于是也“客套”的说道:“有那一天肯定。”

  王辉一听心里不由得很高兴,有了张志强这态度,最起码最起码可以说他不和自己计较了,这次的事情,自己虽然损失了点钱,但也并不多,算是花钱消灾,买个教训了,并且经过山村的这一趟,王辉自己的心境也发生了些许的变化,什么样的钱该挣,什么样的钱不该挣,他心里也有了个比较。

  “行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张志强站起了身。

  王辉赶紧将一张五十万的支票给张志强,说道:“密码是你工资卡的密码,这可当心一点,要不要我让人送你去银行办成卡转给你?”

  张志强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实际上他是想要去银行走这么一个流程,看看这办卡啊,办存折啊之类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些东西知道了总比不知道好,最差最差也可以成为酒桌上的谈资。

  张志强从王辉那里出门之后,直接坐公交车去了银行。

  在路上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身上揣了五十万的支票,但自己却好像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心境平和的很,不激动不紧张,就像是兜里只揣了五块钱一样。

  ,张志强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看来老子天生就是赚大钱的!这点钱根本就不能让我激动嘛!

  顿时心情变得好了起来,终究还只是二十不到的小年轻,难免会露出纯真的一面。

  刚下公交车,往银行走去的时候,张志强接到了张可人打来的电话。

  “志强,下午有时间吗?”张可人在那边问道。

  张志强看了看时间,这上午在银行搞完了之后,下午肯定有时间,反正正准备去找张可人借点书,另外他还带着早死早超生的念头,于是说道:“下午有时间。”

  那边的张可人却似乎已经将之前的不快完全忘却了一般,她在那边对张志强说道:“那你下午最好过来吧,我们学校社团联合会今天下午在学校里面举办跳蚤街,你可以过来看看学做生意哦,你不是要创业吗?”

  跳蚤街?张志强询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就是大学生们在学校里面摆摊,然后把自己不用的二手东西拿出来卖。

  张志强摇了摇头,这哪叫什么做生意啊,完全就是一群没出学校的小孩子玩儿嘛。

  不过不管怎么样,张可人也是一片好心,反正自己左右也要去,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电话那头的张可人挂了电话之后握了握粉拳,自言自语地说道:“我一定要成为你的贤内助!成功男人背后的优秀女人!把那个小梅比下去!她会做家务,我能帮你赚钱创业!”

  ……

  张志强进入银行之后,问东问西,盯着一单子的理财产品双眼放光,拉着大厅里面的值班人员问了一大堆,一直问到那个年轻的女孩都有些不耐烦,他还像是完全没察觉到别人有不耐烦一样。

  最终那个女孩终于受不了,因为张志强问的问题,越问越深,她已经一问三不知,根本解答不了。

  直到那个女孩就要发飙,张志强这才住了嘴,从口袋里掏出那张五十万的支票说道:“我要取钱,然后办张卡,把这上面的钱存进去。”

  那个女孩睁大了眼睛,倒不是这五十万很多,而是她完全没有想到张志强竟然一下子就掏出了五十万。

  “土…土豪…”那个女孩最终从嘴里蹦出了这两个字。

  从银行出来之后,张志强就直接去做公交车,往江滨大学赶去。

  这里距离江滨大学还有很长的一段路,中途也要转好几次的车。

  上次去江滨大学的时候,张志强还是背着一个破书包,里面装了两个馒头,农民到不能再农民的家伙。

  然而这次,张志强虽然身上的衣服依旧是廉价的地摊货,但他兜里揣的是一张有着五十万存款的银行卡,人生就是这样,反复无常,也许并不是每个人的人生当中都会经历大起大落,但糟糕的今天并不意味着明天也糟糕。

  车窗外的街景依旧,张志强内心的安宁依旧,他并没有因为兜里钱多了而变得飘飘然,毕竟那不是他自己的钱,而且经过昨天炒饭王的科普之后,这五十万,还真不是什么大数目。

  这次去江滨大学的路上,并没有像上次一样遇到那种差劲的学生,毕竟相对大学生整体而言,那样的学生只是少数。

  到了江滨大学,一下车,张可人就已经在那里等自己,张可人如今已经是江滨大学的名人,自从上次张志强来过之后,那个帖子在网上爆红,她如今已经是走到哪都能被人认出来的存在。

  对于这件事,张可人心中既喜欢又有些排斥,年纪轻轻的姑娘,谁不想要万众瞩目呢?但这样走到哪都被人盯着看的感觉,却实在不是太好。

  她站在站台等了一会儿,走过路过的人都少不了要议论上自己几句,这让她感到厌烦,但是当她看到张志强从公交车上下来的那一刻,她的那些小情绪和不好的心情全都烟消云散。

  就像是一只小鸟一般地扑向张志强的张可人,使得刚一下车,穿着地摊货,理着大平头的张志强直接收获无数震惊目光。

  “就是那个男的!”

  “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

  “我靠,他脚上的鞋子到底是耐克还是阿迪?”

  “…是劣质的假冒伪劣产品…”

  “我干,这发型,这打扮标注的土鳖啊!”

  “土鳖?我看人家估计是土豪吧?否则的话,张可人怎么会看上他?”

  “对对对,一定就是土豪!终于找到原因了!有些有钱人就喜欢这样,尤其是浙江那边的。”

  ……

  张志强可不知道自己竟然在别人眼里成了土豪,要是知道的话,真不知道内心应该要作何感想。

  人们通常在看到普通人做出不普通的事情或者达到不普通的高度之后,便会给这个普通人自动加上无数光环,以此来寻求合理性,但大部分不知道,什么事不是人做的?哪个女人,不是被男人拱翻的?

  s酷!d匠^/网)4永*+久免、6费看P}小i说(l

  正在通往土豪道路上的张志强已经被人当成了土豪。

  这种事情,其实就和起外号一样,一个人的名字有可能叫错,但外号却绝对不会错。

  张可人一路之上,挽着张志强的手臂,靠在他的身上,将头也倚在他的肩膀上向前走去。

  张志强的内心感到非常的奇怪,因为正常情况之下,张可人不应该对自己这么好,她不是应该教训自己,质问自己吗?

  他哪里知道,张可人已经走上了想要用她自己的努力来和小梅正面较量的不归路?

  姑娘秀发上传来的清香味道,还有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不时地飘入张志强的鼻孔当中。

  “你干嘛不说话?”张可人抬起头看了看张志强问道。

  她光滑冰凉的手臂在自己的手臂上一阵摩挲,仿佛有一股电流穿过全身一般,张志强一抖擞。

  “没…只是你离我太近我不知道说什么…”张志强一紧张,说了实话。

  所谓吊丝注定孤独一生,往往就是在关键的时候说了实话罢了。

  而这世界,最不受欢迎的东西之一就是实话。

  张可人听完张志强的这句话之后,脸色明显就黑了下来,她松开张志强的手,眼眶微红:“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没有…我哪有讨厌你?”张志强此时回过了神来,赶紧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话还没说完,张可人就扭头一个人向前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