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了几路公交车,到了地方之后,王国庆已经到了,张志强看了一下,张小梅没有在,应该是轮休了,于是在另外一名服务员的带领下径直走到了包间。

  进入包间之后,王国庆果然又是在吞云吐雾,张志强走上前去之后,从口袋里摸出了王辉那里拿来的香烟,给王国庆发了一根。

  王国庆拿起这根大中华看了看,然后看向张志强。

  “白拿的。”张志强叼了一根香烟,一边坐下来一边解释道。

  “我老表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王辉答应全部给钱了。”张志强对王国庆说道。

  王国庆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等到这事情完全解决了再走,万一再出什么纰漏,到时候我就亲自去找开发商。”

  张志强一听,心里纳闷,王国庆这意思是他还没有去找开发商?可为什么王辉的态度会忽然转变那么大?

  张志强当即就将自己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王国庆听完之后也是疑惑不解,他问道:“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志强听了之后心里更加郁闷,他问道:“那个什么律师不是你找来的吗?你怎么不知道?”

  “确实是我找的,昨天晚上我收到消息说你出事了之后,就赶紧给苏家明打电话,让他帮了这个忙。”一说到这里,王国庆反应了过来,他说道:“我明白了,一定就是因为苏家明,他们肯定知道了苏家明的身份,所以怂了。”

  张志强不是很明白。

  王国庆也没有多解释,他说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苏律师是我的好朋友,他在江滨很有名气,他们是看到你请到了苏家明,知道这事情要是真弄起来,肯定要输,所以才服软的。”

  张志强点了点头,原来昨天晚上的那个律师这么牛逼,自己还以为他不知道是王国庆从哪里找来的。

  “不过你刚才说什么你收到消息?”张志强问道。

  王国庆一摊双手:“是的,我只是一个设计师,我肯定打不了官司,也做不了跟踪这种事情,但我恰好认识几个朋友。”

  “昨天晚上我是请了我一个做私人侦探的朋友帮忙跟踪的,拍下了这些东西。”王国庆说着从边上拿出一个笔记本,打开之后,点开一个视频来给张志强看。

  张志强看完之后惊讶地问道:“昨天那段路黑得很,这上面怎么和阴天一样,看得很清楚?”

  “这方面我也不是很懂,但我那个朋友是专业做这一行的,应该是红外线什么的吧。怎么样?有了这个,官司怎么打也不会输。就看你想不想追究他们了。”王国庆看着张志强建议道:“按照你现在的情况来看,志强,我建议你向这个沈刚要一笔钱,私了了这件事。”

  “私了?”张志强眉头一挑,看向王国庆。

  王国庆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份视频,绝对能够叫沈刚去坐牢,而且我那个做私人侦探的朋友已经查出来了,昨天晚上跟着沈刚去的那几个人,都是有案底的人,也就是说都不是什么好人,按照这个情况来看的话,这个沈刚只怕还不止这么一件事。”

  “你现在的话,反正也没受到什么损失,而且现在证据捏在我们手中,你还这么年轻,我建议你拿这个去和沈刚交易,换一笔钱,这对于你今后的人生会很有帮助。”

  张志强沉默不语。

  王国庆继续说道:“志强啊,张旺财对你的期望还是很大的,我相信你也不是那种一辈子就只想混吃等死的人,这是一个好机会,通常来说,资本积累是最困难的,你这么年轻,就能有一笔钱的话,只要好好利用,会比别人少奋斗十几年,就算是那些上大学出来的,大部分也都赶不上你。”

  张志强低头抽了一口香烟,终于开口,他抬起头来看着王国庆问道:“钱能换命吗?”

  王国庆略微一呆,然后说道:“不能。”

  “那能用命去换钱吗?”张志强问道。

  “不能。”王国庆抽了一口烟,呼出青色烟气,感叹着说道:“生命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

  张志强抽着烟说道:“既然这样,那沈刚就得去坐牢。”

  “为什么?”王国庆非常惊讶,毕竟张志强并没有受到伤害,而且那个沈刚家里很有钱,这至少也能要个百来万来。

  张志强说道:“你没从这视频上看出来吗?沈刚那时候是想要杀了我!我没死是我运气好,我要是死了呢?这钱要个屁?”

  “他是真想搞死我,这仇,不是钱能解决的,再多的钱,也不能买我的命!”张志强掐灭烟头,狠狠地说道:“钱可以不要,沈刚,必须得到他应有的惩罚!”

  “没有钱,我可以自己挣,但这让沈刚进大牢的机会,就只有这么一次,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他下次再来弄我呢?我老表说过,斩草要除根!”

  “弄我的下场,有多惨就要让他多惨!你说的那个律师,能帮我把这个官司打好吗?”张志强问道。

  王国庆呆呆地看着张志强,刚才张志强说那些话的时候,那凶狠的眼神,叫他坐在一边都看得心惊肉跳。

  这时候被张志强一问,他直接说道:“不用说叫苏家明出面了,单单只是这些证据,就已经能让沈刚坐个十几二十年牢了。”

  张志强点了点头,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帮我让昨天那个很牛逼的律师出手,叫沈刚能坐多久的牢,就坐多久。”

  王国庆一摊双手:“往死里踩不是我的风格,不过我可以帮你联系苏家明,你这往死里踩很符合他的胃口,我估计他会很愿意出手。”

  “那就好。”张志强点头说道。

  从茶馆出门之后,张志强一个人坐车去警局,他今天要去办理一下相关的手续。

  张志强走后,王国庆一个人坐在包间里,抽完了一根香烟,忽然摇了摇头,笑了起来:“这小子!”

  他打了一个电话,把苏家明喊了过来,两人喝了一壶茶,聊了一个小时的陈年往事,王国庆忽然问道:“昨天那小子怎么样?”

  苏家明喝了一杯茶水,然后说道:“和二十多年前的陈半江有些像。”

  王国庆放下杯子,说道:“陈半江听说过,但没接触过,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过…”

  听完王国庆将之前张志强说的那些事情说完之后,苏家明喝了一杯茶,一直喝干,拍了一下大腿说道:“听你这么说,这小子和陈半江还真是像极了,一样的狠辣,甚至比陈半江当年还要狠。”

  “陈半江出道的时候,我年岁尚浅,没有能跟上,这一直都是我心中的一件憾事,这小子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现在很好奇。”苏家明说着点了一根香烟:“也许我这下半辈子,还能再弄起些浪花来。”

  王国庆听完之后哈哈大笑:“你才四十不到,怎么就说得自己好像已经七老八十一样了?说起来这些年,事情也应该已经过去了吧?”

  苏家明闻言沉默,窗外的阳光射进里面,他微微缩了缩身子,余夏的天气依旧很热,但他却似乎感到寒冷一般。

  “你不是说张志强说了吗?斩草要除根,根未除掉,怎么能算是过去?”苏家明在青色烟雾袅绕之下淡淡说道。

  王国庆沉默不言。

  当年的那桩事情,他并不知道详情,他现在依然不知道详情,会想起知道详情的那些人,他觉得自己万分幸运,所以他现在依旧不想知道。

  在这个世界上,知道的东西越多,能给你越开阔的视野和知识,但同时,也有可能带来危险。

  张志强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年轻人,身份证上面是十八岁,因为报户口的时候他那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整年说着胡话的爷爷忽然清醒,然后让村里的村长少算了一年。

  他那以前靠算命吃饭的爷爷,在村里说话还是极有分量,尤其是清醒时候说的话,所以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因为张志强的爷爷第二天就走了。

  此时张志强站在警局的藏尸间,看着老表张旺财的尸体不发一言。

  尽管才十九岁,他却已经经历了好几次的生离死别,自己的父亲,还有那个大自己三岁的哥哥。

  不一样的死法,终究都是死了。

  很少有人能够不带任何挂念的死去。

  相对而言,老表张旺财应该算是那一部分极少的没有任何牵挂死去的人。

  这是否能算是一种幸运?

  {酷匠D网L唯;p一》正…版h',@6其他“/都@是(盗*^版#

  张志强的脑子当中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的时候,陈朵朵正坐在自己的桌前看电脑。

  最近这两天,网上有一个帖子很火。

  帖子的名字叫草根的逆袭。

  一张大大的图,一个面容普通,理着寸头的年轻人,一脸的阳刚正气,牵着一个长得好像天仙一般清秀脱俗的女孩,走在大学校园里,两人都笑得阳光灿烂。

  年轻人身上打着补丁的衣服并没有让他感到一丝难堪,以至于不少人都认为这只是一场炒作,更有甚者认为这个年轻人乍看一般,但细看气质淳朴之中透着坚强不屈,这种说法被大多数人嗤之以鼻。

  因为绝大多数的人不相信一个年轻的男人穿得那样,在大学校园当中可以这样洒脱自如,更别说身边还走着那么一位超脱的女孩了。

  陈朵朵将这个帖子往下拉,一张张都是张志强和张可人两人在江滨大学被人拍下的照片,她看着看着渐渐心里不是滋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