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叫了爷爷,也不饶你!

  “打完了?”张志强一根香烟抽完,毫不客气地拿起桌上王辉的香烟,又续了一根。

  王辉双眼直愣愣地看着张志强,有些晕了,这怎么感觉自己是被喊来要被痛揍一顿的感觉?

  他看了看那几个大汉,终于忍不住问道:“怎么回事?”

  这几个大汉都是王辉找来的混社会的专门打手,这些人只认钱,不认人。

  张志强知道王辉这家伙有几斤几两,他很清楚这些大汉八成是王辉用钱雇来的,所以在王辉出门之后,张志强就对他们说,王辉的事情有变,今天肯定是动不了手了。

  那几个壮汉刚才也将这些都看在眼里,心里不由得信了几分,他们是拿钱办事,不办事也要拿钱,但绝不会多事,毕竟出来混想要混得久,就要守规矩。

  张志强又说王辉欠自己钱,这钱已经是肯定能要到了,要到之后,他想找人揍王辉一顿,问这些大汉接不接活。

  领头的在接王辉的活的时候,就已经把王辉的底细调查得一清二楚,张志强的底细也调查得一清二楚,没办法,出来混的,想要混得时间长,想要混得久,不小心不行,得罪了不该得罪,不能得罪的人,就是死路一条。

  他调查得很清楚,所以他知道王辉这家伙其实没什么能量,揍他完全可以,而且坦白的说,他们虽然是混社会的,对于这种包工头欠钱不还,还找人揍农民工,他们很不耻,不过不耻归不耻,这就是他们的工作,拿人钱财,与人消灾。

  这个包工头和农民工,都不在他的眼里,只不过个人情感上,这些同样出身穷苦的汉子自然要更倾向于张志强一点,但是,他们更倾向于钱。

  如果双方出一样的钱,他们就会遵从自己情感。

  而且他们干这种活也不是一天两天,还头一次有农民工来对自己说,要出钱搞包工头,长久以来助纣为虐使得他们的内心多少积累了一点愧疚,一听张志强这么说,顿时都觉得,可以搞!

  当然,规矩就是规矩,即便是要揍王辉,也要等王辉这边的事情完了之后再搞,如果今天王辉要揍张志强,他们还是会出手,只不过对张志强这小子,他们生出了几分欣赏,这年头,狼吃肉,狗吃屎,敢动真格的搞包工头的农民工,稀罕!

  所以当王辉进门之后,一脸愕然,然后问那名打手的领头人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领头人的回答简短有力:“我们只负责揍人,揍不揍,怎么揍,揍成什么样,你开口。”

  王辉直接就被这句话给堵住了嘴,揍?揍毛线!起码现在没搞清楚状况不能揍!

  “你把沈刚的腿给打断了,你惨了!”王辉对张志强来了一招虚张声势。

  张志强看着他那拙劣的表演,掸了掸香烟灰,然后放在口中吸了一口,喷出一阵青色烟气,说道:“你给六十万吧,然后到我老表面前磕十个响头,再喊我一声爷爷,这事情就这样算了。”

  王辉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小子也太嚣张了吧?

  不过他这么嚣张,一定是有理由的啊!怎么办?

  王辉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道:“你小子在做白日梦是吧?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只要一开口,直接就能打死你!”

  张志强翻了翻白眼,看了看四周那些壮汉,一摊双手:“你们相信他敢让你们打我吗?”

  那些壮汉看到此时,哪里还看不出王辉已经露了怂,一定是有什么把柄被张志强给抓在手里了?于是他们听从内心的召唤,响应自己的判断,齐齐地摇了摇头。

  王辉的脸上终于挂不住了,他心里那叫一个火啊。

  前天找张志强来,结果这家伙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弄得自己狼狈万分,后来还害的自己被那个女警察给打了一顿。

  昨天早上看到张志强,居然被这个家伙狠狠的耍了一顿还被他扇了一巴掌。

  今天自己花了一万块找来这么几个打手,原本是想要狠狠地揍张志强一顿,直接打残丢出门去,叫那些农民工好好看看和自己作对的下场。

  但是没想到这会儿居然又出现这样的问题,心中那叫一个憋屈!

  自己还是万恶的包公头吗?沈刚那家伙到底还是不是在基层有着强大能量的警察?

  还有就是这坐在自己椅子上,抽着自己的烟,翘着二郎腿,开口闭口嚣张无比的,还是农民工吗?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另外一边,在病房中做完笔录之后,李俊杰挥挥手让做记录的那个警察出去,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坐在沈刚的床边上抽了起来。

  “李队,到底怎么回事?”沈刚就算是再白痴,到了这个地步,也已经大概明白了一些。

  李俊杰叹息一声,不管怎样,这沈刚也算是自己的手下,这家伙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平时对自己还算是恭敬,这人嘛,感情动物。

  “沈刚啊,我给你指条路,走不走,就看你自己了。”李俊杰呼出一口烟气之后说道:“那个农民工张志强,你惹不起。”

  “什么?”沈刚问道:“李队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俊杰摆了摆手,示意沈刚不要激动,他对沈刚说道:“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现在小王在外面,之前的那个笔录呢,我想你最好还是重新录一下。”

  “张志强那个小子,背景很深,这案子,你应该走让张志强撤诉的路子…你明白了吗?”李俊杰说道。

  看正*版,章节:M上酷“匠t网

  沈刚呆呆地坐在床上,喃喃说道:“李队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求他饶了我?”

  李俊杰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带上帽子说道:“你好好考虑一下吧,今天做的笔录,我暂时帮你压着。”

  说完之后,李俊杰就出门去了。

  李俊杰走后,躺在边上床上的沈大海爬了起来,他看了看李俊杰的背影,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叹息一声说道:“儿子啊,李队长说的是对的,这次我们只怕是载了!我给他说只要搞定,就是五十万!你猜怎么着?他都答应了,结果来了一个什么律师,然后他马上就反悔了,这种情况,只能说明情况确实有变!”

  “不如我们赔那小子一点钱,然后再把这件事情推给那个什么王辉!怎么样?”沈大海说道。

  沈刚愤恨地咬着牙齿,躺在床上好一会儿,这才咬牙切齿地说道:“大丈夫能屈能伸!这次就算是我栽了!这事情就让王辉去解决吧!钱我们就不要出了!反正我要是出事,王辉也完蛋!”

  说完了之后,沈刚就摸出电话,打给王辉。

  王辉正纠结郁闷不知所措,忽然电话响起,将他吓了一跳,看到众人全都看着自己,这才意识到,电话是自己的,他拿出来一看,是沈刚打来的,于是赶紧转身出门,逃也似的。

  那几个打手见到自己的金主居然是这么一个软蛋,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好笑,倒是那个原本是要被打的年轻人,实在是好胆量好气魄!

  看着气定神闲,抽着香烟的张志强,打手当中的那个领头之人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听说书老人说过的一个故事——关云长单刀赴会!

  门外的王辉,这时候结结巴巴,一边抹汗一边问道:“到底…怎…怎么回事?”

  只听电话那头的沈刚说道:“怎么回事?那个张志强什么背景你知道吗?”

  “什么…什么背景?不就是山沟里出…出来的吗?”王辉真是晕了,这山沟里出来的,出来当农民工的,竟然还能有大背景?

  “你当然不知道!你要是知道还敢骗我说不知道的话,我弄死你!现在我告诉你!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我不管你花多少钱,你给我把那小子喂好了!叫他不要再闹了!”

  “什么?”王辉问道,他实在是不敢相信。

  沈刚在那头说道:“什么什么,你现在给我去求那位小爷,叫他放过我们,不管他要什么,都答应,都满足,知道吗?否则的话,我们就都死定了!”

  “不是…这到底这么回事啊?”王辉问道。

  沈刚在那头冷笑了几声,说道:“怎么回事你就不要关心了,知道越多,对你越不好,我这么和你说,我的腿现在被他打断了,昨天晚上还有一个人被他弄死了,你知道现在上面上面态度吗?他到局子里屁股没做热就被放出去了!你自己琢磨吧!”

  沈刚说完了之后就挂了电话,骂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我要知道怎么回事,那小子什么来路,我还会被打断腿吗?!”

  沈大海看着自己的儿子,竖起了大拇指:“儿子你这虚虚实实,玩得非常不错!一定把那个王辉给吓得半死!这事情他就会去解决,也不用我们出面和花钱,你能有这份心机,老爸我感到很安慰啊!”

  沈刚闻言心中大爽,心想小爷我的智商,岂是说着玩的?

  这事情要让张志强知道的话,他恐怕会认为沈家父子都是学龄前儿童了,整个儿就两脑残,自己吓自己,然后自己YY,居然可以给张志强“安排”出一个大得惊人的背景…

  那王辉听完电话之后,更是六神无主,来回在门外走了几趟,叹了口气,推开门进了里面。

  张志强看了他一眼,王辉关上门后,忽然就“啪!”的一声朝着张志强给跪了下来,嘴里喊道:“爷爷饶命!”

  如此神转折,不止是四周的那几个打手,就连张志强也惊呆了。

  说实话,张志强只不过是夸大一下事实,好让王辉暂时不敢动自己罢了,另外就是装装逼,叫王辉认为自己确实有底气。

  实际上张志强有屁个底气!在张志强的心里,这还不知道昨天晚上的那个律师到底是不是王国庆找来的冒牌货!

  不过,痛打落水狗,追风咬三里,那是张家沟的优良传统。

  坐在王辉的椅子上,抽着王辉的香烟,张志强淡淡开口:“叫了爷爷,也不饶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