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狗子,鬼鬼祟祟想吃板砖?”张志强冷声说道。

  “啊,张哥说笑了,我是有事。”顶着一个极具奥运精神的“鸟巢”发型的二狗子一边点头哈腰,一边推开了房门,闪身进入里面。

  二狗子是工地上的混子。

  一开始的时候还上工,后来这货干脆不上工了,天天混吃混喝,小偷小摸,按理说这种人应该被赶走才是,偏偏这家伙极会溜须拍马,又能做到不要脸皮,加上为人搞笑,时不时地弄出叫人捧腹喷饭的趣事,大家也实在对他厌恶不起来。

  此人当算得上是工地奇葩。

  “什么事?”张志强问道。

  二狗子陪着笑脸,说道:“王八蛋刚刚来了,他让我喊你过去。”

  张志强看了一眼二狗子,疑惑地问道:“你什么时候成了王八蛋的跑腿跟班了?”

  二狗子笑得谄媚:“瞧你说的,我这不一直都在这混饭吃嘛…”

  这倒也是,二狗子这货能一直混到现在,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王辉不赶他。

  个人有个人的活法,张志强并不是那种喜欢给别人强加自己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人。

  他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二狗子于是转身出门,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他对张志强说道:“加油啊!别让王八蛋那孙子得了便宜!”

  张志强抬头看去之时,只看到二狗子的背影,一个连背影都显得猥琐无比的家伙…

  又看了一会儿书,张志强就合上了书本,然后出门,关好了房门,深呼吸了一口,向王辉办公室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来到王辉的办公室之后,张志强刚一进门,就看到里面不止有王辉,还有好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个个都脸色不善地看向自己。

  张志强还未开口,那几个壮汉当中就有一个人快步走过他的身边,将门关上,然后用身体挡住了门。

  张志强心头一紧,王辉这家伙是想来硬的?难道他还不知道昨天晚上沈刚已经让自己给打残了吗?

  不过转念一想,昨天晚上沈刚超自己动手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加上那家伙被自己打得直接进了医院,按照那家伙的白痴程度,确实有可能到现在都没有把那事情告诉王辉。

  或者说这两个家伙不是一路的?

  “啪啪啪…”那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当中一个短寸将手指捏得啪啪作响,一双眼睛狠狠地盯着张志强,嘴角露出一个冷笑…

  白痴!张志强在心中给了这家伙一个评判,这家伙一定是三流黑帮电影看多了的货,居然用这么白痴的手段来恐吓别人,这捏手指…老子上初中的时候就会了!

  “看来没有别的选择了?”张志强开口说道。

  王辉坐在办公桌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手里捏着一根香烟,得意洋洋地看着张志强,笑着说道:“你现在才知道,可是有些太晚了啊…”

  张志强叹了口气说道:“给你一个机会,半个小时之内把那五十万给我,然后到我老表面前磕三个响头,我就饶了你。”

  王辉一听,愣了一下,然后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哈哈…这小子…哈哈…真狂!脑子进大便了吧你?”

  “哗”的一声,王辉站起身来,撞得身前的办公桌都猛的往后一动,他伸出手指指着张志强恨恨地说道:“真是不知好歹,不知死活!原本看在张旺财那个死鬼的份上,我还想饶了你,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王辉的底线!”

  “今天你是站着进来的,我一定要叫你躺着出去!”王辉说着将手里的烟头往地上猛的一扔,蹦出几颗火星来。

  他正要挥手让那些壮汉动手,张志强开口说道:“沈刚没有打电话给你吗?”

  王辉一下子愣住,沈刚?这小子怎么知道沈刚?

  张志强原本只是试探一下,但现在看到王辉这表情,心中已经知道了个大概,他冷冷地看着王辉,又说道:“也许你应该打个电话问问沈刚,问问他你应不应该动我,或者你承受不承受得起动我的代价!”

  王辉这个蠢货被张志强这么一说,竟然脱口而出问了句:“沈刚吃里扒外混两头了?他向你要多少钱的?”

  张志强一听,已经什么都清楚了,看来事实的真相就是沈刚和王辉这一对混蛋不知道怎么勾搭成奸,一起来害老子!这是找死啊!

  “找我要钱?”张志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你应该问问他还有没有那个胆子向我要钱!”

  王辉此时听得云里雾里,但他确定,张志强这小子这么嚣张,一定是知道他和沈刚合起来要搞他了!并且沈刚那里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否则这小子怎么会,怎么敢这么嚣张?

  迟疑了一阵之后,王辉装腔作势地冷哼了一声,然后走到张志强面前,狠狠地看着张志强的眼睛,他发现张志强的眼神当中满是嘲讽和蔑视,看自己似乎就像是猫在看老鼠一般,心中更加疑惑。

  用力地推了一下张志强,王辉走到门口,打开门,又回头对那几个壮汉说道:“看好了他!”这才出了门。

  王辉走出门外,摸出手机翻开,然后打给沈刚,谁知道这会儿沈刚正在接受调查,沈刚一看到电话是王辉打来的,直接挂了。

  因为苏家明的强势插入,李俊杰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多年之前的那桩事情在他的心头再次浮现。

  第二天到了警局,他才发现昨天晚上竟然没有给张志强做笔录,就放张志强走人了,这都怪苏家明那个家伙忽然出现让自己方寸大乱,毕竟当时自己已经口头答应接受沈大海的贿赂,他担心苏家明抓住这个不放,那到时候别说是给张志强按罪名了,只怕自己都要吃牢饭!

  李俊杰干了二十年的警察,昨天晚上的事情,他一眼就看出有问题,沈刚那家伙说的绝对不是实话,当时一来因为沈刚是自己手底下的人,而来沈大海的金钱攻势,三来那张志强又确实看起来没有任何背景和实力,他才起了心思。

  如今既然苏家明插手了,他李俊杰想要在这个位置上待下去,就不得不认真调查,一点马虎大意都要不得了。

  所以这一大早刚上班,李俊杰就去了医院,找沈刚开始做笔录调查。

  沈刚已经从沈大海那里知道了昨天后来在警局发生的事情,他想不明白张志强那个家伙怎么会有个什么狗屁律师,他也想不明白那个什么狗屁律师怎么有能耐叫李俊杰改变心意。

  所以今天早上李俊杰带着人来找沈刚做笔录的时候,沈刚那是一肚子的火,但当着别人的面又不能直接问李俊杰,偏偏李俊杰问的问题直入要害,已经叫他谎话编不下去,偏偏这个时候王辉打电话来,这叫沈刚心里一个火啊!

  所以他直接挂了王辉的电话。

  王辉一看沈刚居然挂自己的电话,心头一凉,不管如何,他总要搞个明白啊!否则今天这事情怎么弄?于是他再次拨打了沈刚的电弧。

  病房内再次响起手机铃声,沈刚一看,又是王辉,刚想按掉,却听到李俊杰开了口:“接吧。”

  是命令的语气。

  沈刚心里一凉。

  但却不敢不接。

  电话接通之后,王辉直接就对着电话那头问道:“你怎么回事?”

  沈刚一个吊着的心放了下去,他就怕王辉一开口就把事情抖出来,这家伙也算是有点小机灵,听到王辉这么问之后,赶紧说道:“我的腿断了,在医院躺着呢,你就不用麻烦来看我了。”

  王辉一听,吃了一惊,问道:“腿断了?怎么回事?”

  沈刚咬牙切齿地说道:“被一个农民工给打断的!好了好了,现在我不和你多说了,我这边正在做笔录呢,回头给你打电话。”

  沈刚挂了电话之后,王辉在那头拿着手机发呆。

  腿被打断了?被一个农民工?看张志强那嚣张的样子,八成就是这小子干的了!

  还有沈刚那家伙说什么做笔录?张志强把他的腿给打断了,他要做笔录,张志强却好好的在这里给自己甩脸色,放狠?

  沈刚是警察,张志强只是个土包子,乡巴佬农民工啊!

  怎么会这样?这个世界怎么了?

  王辉在门外左思右想,想不通为什么,不过他至少知道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最要紧的就是不能自乱阵脚,另外就是不能轻举妄动。

  一定要搞清楚到底什么情况,才能动手,毕竟这沈刚那里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要是沈刚这靠上靠不住,到时候自己揍了张志强,那小子又是一个狠犊子,不服输,也是麻烦一件。

  在这干等着也不是事,王辉眼珠子转了转,觉得自己可以先去从张志强口中套套话,否则他的内心实在是忐忑难安。

  于是转身重新走进了办公室。

  最新章节上酷匠D网4

  他一进门,竟然就看到张志强那小子正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抽着烟,悠闲自在,再看自己喊来的那些打手,一个个站在那里,就像是没看到张志强那么嚣张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