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是虫是龙?是豹!

  等到悍马走远,张志强丢掉手里的竹竿,摸出口袋里的那大半包香烟,是九五至尊,这高级玩意他还只见过一次,那次还是张旺财喝多了,发了疯去买了一包。

  那辆黑色的大车,张志强并不认识是牌子,但就像是初次见到陈朵朵的那辆宝马时候一般,张志强能够明显的从车身的构造以及一眼看上去的感官判断,绝不是什么便宜货。

  一边向工地走去,张志强心里一边在想,抽烟是九五至尊,开的车是那么一个大家伙,而且是个好家伙,身手又那么厉害,这样的家伙,会是一个怎样的家伙?

  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那人绝不是沈刚或者王辉能够使唤得动的,如此说来,他就不是因为王辉或者沈刚找来的。

  那到底是什么人找来的?或者说是为什么而来?

  张志强走了一路,想了一路,还是没想明白,自己接触过的人,也就那么一些,难道像是小说当中一样,不小心卷入了什么上层大人物之间的争斗?

  张志强这胡思乱想也不能算错。

  因为他现在确实陷入了上层人物之间的争斗。

  江滨陈半江,黑白通吃,手眼通天,如果说这样的人物还不能算是大人物的话,那整个华夏也没多少大人物了。

  女警陈朵朵,从表面的身份上来看,她当然不是大人物,然而从另外一方面来看,她是陈半江的宝贝女儿,她是江滨军区军区司令的宝贝外孙女,那她当然也能算是大人物。

  陈朵朵回到家中的时候,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半过了接近十二点,她打开客厅的门,惊讶地发现里面还亮着灯火。

  一看看到自己的父亲,已经连续十多年在十一点之前必须上床睡觉的陈半江,居然还坐在客厅内。

  只不过身前的酒换成了一壶茶。

  陈半江说睡前小酌,有助于睡眠,并且还曾经找来一大份的资料,用来说服陈朵朵。

  1酷匠网l唯.一9正"版,其'他v都是W盗@/版

  但这睡前饮茶,又是怎么回事?

  陈朵朵还未开口,陈半江就已经先开了口,他问道:“回来了?”

  明知故问,毫无营养,寻常到根本不会当回事的话,不过陈朵朵听到这句话之后却看向了自己的老爸,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老爸绝不是一个多嘴或者多话的人,想要从他嘴里听到客套或者招呼似的话语,几乎不可能。

  “回来了,爸你怎么还不睡?”陈朵朵关上门之后就向陈半江走去,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陈半江帮陈朵朵倒了一杯清茶。

  闻着茶香,陈朵朵这时才发现自己的父亲泡的是年前一个老道士送来的安神茗,据说那老道士不知道是在哪坐山上修行,但欠父亲半斤这种不知道名字的安神茗,而这茶又极为难得,那老道士存了十年,也只弄到了二两。

  从小到大,形形色色,奇奇怪怪的各种人物,陈朵朵已经见得太多,所以并不感到奇怪。

  只是这安神茗可能确实不凡,因为她也只见父亲喝过几次,而且只给自己喝过,其他人不管是父亲的头号心腹阿虎,还是自己的外公,也没能喝到过。

  端起一杯安神茗,茶色清而亮泽,闻了一闻,一股子微甜的清香钻入鼻孔,进入肺部,叫人口舌生津。

  陈多多的端起来轻轻抿着喝完,说来奇怪,前几次喝并未觉得这茶有什么过于特别的地方。

  但这一次,这茶一喝下,便有了一种全身心都感到轻松的感觉,心头纷乱的小心思渐渐平息下来,一片宁静祥和。

  陈半江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脸上神色渐渐安定,眉眼之间的郁结也都消散,这才开口说道:“朵朵,你今年,已经有二十二岁了,当年你妈也是这么大的时候遇到的我。”

  “爸,你都说了多少遍了!”陈朵朵说道:“妈妈是江滨市第一美人,又是爷爷的掌上明珠,你只是一个北方过来的逃荒佬,那年冬天很冷,妈妈他们学校组织学生做好事,在大桥下面的时候,她送了一条被子给你,然后你就让她把一辈子都给了你。”

  陈朵朵如数家珍般说道:“我还听见你和阿虎说过妈妈给你的那条被子是她自己睡的被子,不知道有多香!说你在大桥下睡觉,当天晚上裹着那条被子就梦见了妈妈…”

  “好了好了。”陈半江没想到以前偶然的一次和阿虎吹牛,竟然被自己的女儿听到,顿时一张老脸有些挂不住,赶紧伸手摆了摆,示意陈朵朵不要再讲。

  “你妈和我的那些事,也就是那样,你都知道。但是朵朵啊,你知道我一步步走到今天,有多苦吗?”陈半江说道。

  陈朵朵闻言看向自己的老爸,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老爸我记得你不是喜欢诉苦卖功劳的人…”

  陈半江再次一红脸,自己在国家常委面前,也未曾露过怯,但面对自己的女儿,却总是无可奈何,如今竟然让自己的女儿误认为自己是在卖弄功劳,诉苦了…

  “我的那个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朵朵啊,我问你,你认为妈妈跟了我,是正确的吗?”陈半江问道。

  陈朵朵不假思索地说道:“当然是正确的啊。这还用问吗?”

  “可是我不这么认为。”陈半江叹息一声。

  “为什么啊?”陈朵朵立刻问道,任谁都知道,自己的爸爸和妈妈那是真正的英雄配美人,她实在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如果不是跟着我,她现在一定还活着,活得好好的…”陈半江说到后面,话音不由得变得弱不可闻。

  他依旧坐在那里,但看起来给陈朵朵的感觉,却好像是他已经蜷缩进了椅子当中,紧紧抱住了自己,毫无安全感一般。

  陈朵朵闻言愣住,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其实她根本就想不起自己的妈妈,因为她可以说是从未见过,或者说从她懂事起就从未见过。

  小时候陈半江不许自己问,过了十八岁生日之后陈半江便将当年的事情告诉了自己,陈朵朵从此对自己的父亲毫无怨言。

  她明白陈半江这时候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也陷入沉默,良久之后,她抬头,看向陈半江,伸手盖在陈半江的手背上说道:“爸,妈不后悔。”

  陈半江闻言猛然抬头,看向自己的女儿,眼睛微酸。

  整个华夏都赫赫有名的过江猛龙,多少年来第一个以北方佬身份成为南方巨擘豪强的人物,早就心硬如铁的陈半江,这时候却忽然想要大哭一场。

  今夜原本是为了劝说女儿,却弄得自己如此狼狈,当然他复杂的内心陈朵朵并不清楚,陈半江端起桌前的一杯清茶,一饮而尽。

  稍稍平复下心情之后,对陈朵朵说道:“去睡觉吧。”

  陈朵朵笑着站起身来,对陈半江甜甜地说道:“那我去了,爸你别瞎想了,妈妈绝对以你为豪,嫁给你是她最大的荣幸!”

  看着离去的已经长大的女儿,陈半江发出一声叹息,又饮下一杯茶。

  十二点到了。

  家里用了二十多年的佣人吴妈搓着手出现在客厅里,远远地隔着,对陈半江小声说道:“老爷,时候不早了。”

  陈半江闭上眼睛,缓缓地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挥了挥手,对吴妈说道:“你休息吧,不用管我,我今晚就睡在这里了。”

  吴妈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看了看陈半江,转身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朵朵醒来洗漱完毕,下了楼之后,到了餐厅,看到自己的父亲已经坐在那里看报纸,吴妈正在厨房忙着,打了个招呼,喝了一杯牛奶,拿起桌上的一块南瓜饼就出了门。

  昨天睡得比较晚,她今天起得也晚了些,时间有些来不及。

  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阿虎进大门,向阿虎打了个招呼,就开车上班去了。

  阿虎走进屋子之后,来到餐桌边上,老老实实地站在陈半江面前,一言不发。

  陈半江合上报纸,放在餐桌上,对阿虎说道:“还没吃早饭吧,坐下来陪我吃吧。”

  阿虎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吴妈给他们两人一人下了一碗面条。

  两个北方汉子风卷残云一般吃完面条,一句话也没说。

  吃完之后,陈半江取过别在腰间的烟杆,在烟袋里掏了掏,点了一锅青蛤蟆,然后开了口。

  “是龙是虫?”

  阿虎回答道:“是头山豹。”

  陈半江微微一愣,吧唧吧唧地抽了一会儿烟,又揉了揉太阳穴,开口说道:“是龙不能由他,是虫不能扶他,是豹,就再看看,只要不变成山炮,就随他去吧。”

  …..“这小子就是一个山炮!你是看上他哪里了?!”李老头坐在张志强屋内的凳子上,气愤无比地指着张志强对小梅说道。

  昨夜小梅一直呆在张志强的棚屋当中等他回来,后来被李老头给骂了回去,这一大早起来,刚帮着他做完了早饭,就又拿了食堂刚蒸好的馒头和煮好的粥给张志强送了过去。

  李老头当即就扔掉了舀粥的勺子,一路撵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