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内又是一阵沉默,两人像是不约而同的在憋气,等着对方先开口。

  陈朵朵开着车,心里乱七八糟,她的生活算不上平静如池水,一直都是大河向海,积极顺畅偶有波折。

  但最近几日,她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这条河原来这么小,眼看着如一条小溪一般的张志强忽然变成潮水怒涨能淹城池的大江。

  “你是怎么认识苏大状的?”陈朵朵开口问道。

  张志强没有回答她,又过了半分钟,她再也沉默不了,这种沉默的气氛简直要叫她窒息,已经强忍了仿佛一万年没去看后视镜,生怕再和张志强简单直接到近乎赤裸粗暴的眼神相遇的她,终于斜眼偷偷瞄了一下后视镜。

  陈朵朵看了一眼之后迅速收回目光,然后又看,这回她看清楚了,坐在后面的那个家伙…竟然已经躺在后座上睡着了!

  陈朵朵差点没有抓狂,想要打开音乐恶作剧一下,但通过后视镜看到那个男人睡着之后的脸上眉头微蹙,她原本去按音响的手,按在了空调上。

  车内的空调打开,凉气缓缓的输入,陈朵朵担心吵醒了张志强,所以开得比较缓。

  闷热被渐渐驱散,后视镜中,张志强微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嘴巴也微微张开,然后打起了呼噜。

  陈朵朵看着他熟睡的脸庞上终于安静祥和,忽然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撩拨了一下,奔腾的大河化作一池温暖柔顺的春水。

  车子到达工地后面的时候,陈朵朵缓缓停下了车,但她却并没有直接喊醒张志强。

  看他那睡得香甜的样子,陈朵朵忽然想起以前在警校学的心理课程当中说过,人类只会在自己信任的人面前熟睡。

  原来,你是信任我的。陈朵朵心里悄悄对自己说,然后嘴角微微翘起,像是为了一颗糖果而努力,最终得到了糖果,拨开糖纸时的小孩。

  忽然车内响起了一道高亢的声音,将正不知沉迷在何处的陈朵朵惊醒,吓得她差点发出一声尖叫,回头看去,只见张志强已经摸出了他那只手机,打开了接听键。

  安静的车内,陈朵朵听得分明,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你在哪里?我是小梅…”

  张志强听到小梅的声音,这才想起今天自己从早上出门之后,都没有和小梅联系过,他看了看窗外,这不已经是到了工地了么。

  “我马上就回来了,你还没睡?”张志强说着就打开了车门下了车。

  陈朵朵瞪圆了眼睛,这个家伙,真是一个混蛋!自己好心好意将他送回来,还是这么大晚上的!他竟然接了一个女孩的电话,然后招呼都不和自己打一声,就走了?!

  谅你也不会温柔到说晚安,但一句谢谢总该是要讲的吧?最少最差,一声再见还能少了?

  气愤至极的陈朵朵发动车子,驶过张志强身边的时候猛按了一下喇叭,然后加速离去。

  被那一声喇叭吓得猛然一惊的张志强握着手机发呆,这才想起应该要打一声招呼的,于是他对着陈朵朵的汽车尾灯,伸起了手摆了摆,示意再见。

  陈朵朵的目光从倒车镜上收回,心情终于稍微顺畅了些,她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蜡烛!不点不亮!”

  和小梅说了马上就回去,挂了电话之后张志强搓了搓脸,刚才在车上睡了一觉,电话响起来的时候还有些迷糊,这会儿终于清醒了些。

  正向前面走着,忽然身后传来一道生硬得仿佛是钢铁一般的声音:“张志强?”

  张志强回过头来,看向身后,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理着寸头,身体非常结实的男人正看着自己。

  “你是…”张志强非常确信自己不认识这个男人,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因为这个男人非常好认,虽然他的长相普通,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的狠历味道,这样的男人,丢在人海当中你都能一眼看到。

  “我是谁不重要,也许你以后会知道,但你现在清楚你是谁吗?”男人一步步走向张志强。

  张志强转过身来,正面朝向这个男人,同时眼睛左右看了一下,发现右边的工地铁皮栅栏上有一根竹竿,万一动气手来,可以拿来用。

  他分明感到这个男人来者不善,但却想不出他到底是为何而来,也许是王辉找来的?还是沈刚那个傻逼找来的?

  虽然有这种可能,但是张志强知道这可能性不大,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一头猛虎,王辉沈刚之流,充其量不过只能算是土鸡瓦狗。

  酷U4匠网首7发T

  老虎怎么会和鸡狗做朋友/鸡狗又怎么会请得动老虎?

  男人确实是一头猛虎,因为他的名字就叫阿虎。

  江滨市道上凶名鼎鼎的独行虎,曾经一个人两把刀,追着对方三十多号人跑了一条街的猛人,传言在北方犯了好几条人命的狠人,这些年在跟了陈半江之后,温顺得像一只小猫。

  但谁都知道,阿虎的温顺,只对陈半江,其他人若是敢逆他的须,反他的毛,那么下场只会是一个,那就是被虎所伤。

  “你是不是在想要怎样才能打倒我?”阿虎开口问道,他已经走近到了张志强身前五步远。

  张志强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是他当年在面对那条饿狼的时候都没有感受到的。

  但他却没有后退一步,他面对依旧没有停下脚步意思的阿虎开了口:“那你认为我能打倒你吗?”

  阿虎闻言,忽然咧开嘴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白得森然:“试试不就知道了?”

  阿虎向前踏出一步,发出“啪”的一声闷响,然后整个身体忽然加速,仿佛是一枚炮弹一般,射向张志强。

  张志强的瞳孔猛然一缩,心里吃惊,但却并没有慌张,因为他从看到阿虎开始,就作了最坏的打算,对方动手,当然有所准备。

  张志强一直垂在身侧的两条手臂忽然绷紧,然后抬起,护住了心口。

  “砰!”的一声闷响,张志强护住心口的双手之上传来剧痛,整个身体都向后一飘,双肩都被震得发麻,若不是早有准备护住了心口,被这一拳轰中胸口的话,只怕直接就要躺下了!

  好狠好快好强!

  双腿在地上拖出两道拖痕,重新站定之后,张志强猛然转身,伸手直接抓住了边上的那根竹竿,用力一扯“哗啦”一声响,竹竿上的钢丝被扯断,竹竿被他抓在了手中。

  再回头时,阿虎却在不远处笑得玩味:“还不错,能吃我一拳还不受伤的,也算有点本事。

  “吃我一棍不受伤的,也会算是有点本事,你要不要证明一下?”张志强说说着直接抬腿向前踏出一步,手里抓着那根小手手臂粗细的竹竿,朝着阿虎的脑袋猛然砸下。

  管你是老虎还是饿狼,张家沟的规矩就是被打了就要打回去!

  老表张旺财的话就是小人物报仇要从早到晚!

  面对急速挥下,快得只见一道棍影的竹竿,阿虎抬起右手。

  “啪”的一声,竹竿应声断裂,阿虎毫发无伤,他正想说话,忽然瞳孔猛然收缩,脚下肌肉绷直,然后松开,身体爆速向后大退了一大截,躲开了断裂之后露出锋利尖刺的竹竿猛戳。

  张志强没能戳中阿虎,于是也不上前,双手握着竹竿,将前方断裂之后的尖尖端口朝向阿虎,笑着说道:“你果然有本事。”

  阿虎冷冷地看着张志强,目光凶狠得仿佛是要吞掉他一般,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敢对自己下这么重的死手,他感觉他的胸腔当中正有一股怒气慢慢升腾。

  刚才那种危险的感觉,那种生死一线的境地,他已经多少年没有遇到过?现在想起来,竟然感到一丝后怕。

  这一丝后怕一出现,阿虎胸中的怒气霍然消散,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会害怕了,果然是这些年过得太安逸的原因吗?

  阿虎的眼中多了一丝怅然,他看着穿着旧衣服,理着平头手握竹竿的张志强,忽然想起了多年之前那个手握尖刀,连捅三人之后不知如何是好的自己。

  没上过什么学,倒是听陈半江念叨过不少话却没记住半句的阿虎,这个时候脑子当中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鬼使神差一般的冒出一句: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老了吗?阿虎在心头问自己。

  “还打不打?不打的话,我还要回去睡觉。”张志强开了口。

  阿虎看了看他,从口袋里摸出香烟点了一根说道:“不打了。”

  张志强松了口气,但却不敢掉以轻心,谁知道这个狠人是什么来路,谁知道他还会不会对自己出手?

  “给我也来一根。”张志强摸了摸口袋,发现自己的香烟已经抽完了之后对阿虎说道。

  阿虎微微一愣,诧异地看了一眼张志强,然后将口袋里的一整包香烟都丢了过去。

  张志强伸手一抄,拿在手里,阿虎却趁着这个空档忽然一动,吓得张志强赶紧又抓起竹竿,却发现阿虎只是虚晃一枪,根本没有上来,这才知道被他耍了。

  阿虎看到张志强那慌张模样,心中的郁结之气终于消散,心想原来你小子也是怕老子的啊…他咧开嘴笑了起来。

  两个人就这样隔着一根毛竹杆子,抽完了一根烟之后,阿虎丢掉香烟屁股,掉头就走。

  “走了?”张志强微微诧异。

  阿虎背对着他,走向一辆漆黑的悍马,摆了摆手:“好好活着吧!”

  上了车之后,阿虎又小声补了一句:“这年头,有意思的人可是越来越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