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飞死后,线索再一次中断。警局去蒋飞的家中进行了调查,但是由于他入狱多年,房子早就人去楼空了,除了厚厚的灰尘之外,什么也没有找到。至于蒋飞的家人,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石沉大海,不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寻找。

  案件引起了当局的高度重视,甚至要求警局必须在一个月内破案,否则从局长到警员都要丢了饭碗。

  B更o新I:最&5快}上酷匠7i网

  警队在一废弃的仓库里找到了刘慧,但是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神情恍惚,精神不正常了。一双眼睛涣散地看着雪白凌乱的天花板,口中也只能一个劲喃喃自语:“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刘慧在失踪以后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已经确定无法从她的口中得到任何重要的情报了。案件仍旧让人摸不着头脑,萧然找到王腾,说希望找刘慧好好聊聊。

  “他已经疯了,你还指望从他的口中知道什么?”王腾虽然觉得这事情不大靠谱,但还是答应了萧然的要求,带着他去到了刘慧养病的医院。

  萧然也不知道自己能从刘慧的口中问出什么,但是这毕竟是最后的线索了。

  他把所有和案件有关的人都梳理了一遍。徐达,欧阳淞和约翰彼此认识,徐震是徐达的表弟,很容易就能知道徐达的秘密。可是蒋飞是为什么丢掉性命的?他又不认识他们。

  萧然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弄清楚蒋飞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丢掉了性命。因为无论是标榜审判者的凶手,还是希望无限引起警方注意的鬼脸,他们都绝对不会去错杀一个不应该死的人。所以蒋飞不但知道他们的秘密,而且还是一件他们注定无法容忍的事情。

  只是,这事情到底是什么,萧然不知道。

  萧然和王腾在一间私立的医院看到了还在接受治疗的刘慧,她看上去神情非常不好,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萧然拿着手中的照片,又端详了面前的刘慧一眼,两个人简直是判若两人,换做是谁都不会相信眼前这个疲惫苍老的妇女,会是照片里风华正茂的少妇。

  尤其是那双眼睛,深陷褶皱而没有一丝一毫的神采。

  王腾将刘慧的病历递给了萧然。上面详细记录了刘慧的精神状况,说她是在遭受了重大打击之后出现的精神失常,虽然对于过去的事情她不可能完全忘记,但是在这样的情况,大脑更愿意选择自我保护,所以将一段危险又无法承受的记忆深藏。

  简单来说,就是阿兹海默失忆症。

  “你认识徐震吗?”萧然开门见山地问道,刘慧作为徐震的情妇,怎么可能不认识他呢?而且说不定徐震还将那个深藏已久的秘密,告诉给刘慧知道过。

  刘慧眼睛的瞳孔陡然睁大,但是只持续了一瞬间的时间,然后继续恢复成一副浑浊的模样,“不,我不认识,他,他是做什么的?”

  王腾有些失望,眼前这个女人连徐震都想不起来,精神已经如此异常,看来不能指望从她的口中说出什么重要的信息了。

  但是萧然却继续往下问,“你认识蒋飞吗?”

  这一次,刘慧很干脆地摇了摇头,一双眼睛满满迷茫,口中仍旧喃喃自语,“他,又是谁?”

  王腾有些不高兴地瞪了萧然一眼,他能不能问些关键而有作用的问题。而且刘慧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适合做笔录。

  萧然将身子站了起来,他现在已经清楚地明白了。刘慧的憔悴不是装的,她是真的经历了一件非常大的事情,以至于整个人都不能接受。但是她并没有失去自己的记忆。就好像刚刚他在问起徐震的时候,她的身体下意识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为真实的反应。

  至于蒋飞,萧然猜想这个女人是真的不知道。因为她当时身体的反应是非常诚实的。

  难道说蒋飞真的和案件关系不大,他只是因为知道得太多,所以要被鬼脸灭口吗?萧然摇了摇头,事情应该不是这样简单,但是至于其他的原因,他也没有办法琢磨出来。

  王腾不解地看了萧然一眼,他起身做什么?难道不打算进一步询问了吗?

  萧然耸了耸肩,他还继续询问做什么?眼前这个刘慧根本就不会告诉他任何有效的信息,他可不想将时间花费在这个地方。

  瞧得萧然走出了房间,王腾虽然心里不爽,但是还是跟在萧然的身后走了出来。房间外面的走廊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刺鼻而尖锐。萧然用手托着腮帮子,停顿了好久才是对一旁的王腾说道,“你有搜查令吗?我想去刘慧的家里看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