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和王腾去了档案室,将蒋飞的资料翻了个底朝天,但是并没有什么重大的发现。蒋飞是一个非常安分守己的老司机,这辈子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当年撞死孔家二小姐的交通事故。不过据说事故之后,蒋飞的家人就去了外地,而且过上了非常幸福的生活。

  不过因为这些事情已经非常久远,所以在案的记录非常有限,萧然和王腾也没有发现什么重要的线索。眼见时候不早了,萧然就只能离开了档案室回家。他虽然置身于专案组,但是萧然知道自己做局长的老爹,并不希望这事情自己有太多的参与。

  不过萧然刚刚回到家,就发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因为家里似乎还有客人。而且来的还不只是一个客人。萧山瞧得萧然回来,连忙招呼他过来:“萧然,快来见过你段伯伯。”

  顺着萧山的手指,萧然看到一约莫六十左右但霸气浑然天成的男人,一双眼睛锐利如鹰,干瘦的身材干练矍铄,虽然面带笑容看着自己,但是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霸气。

  虽然他还没有开口,但是萧然已经一眼看出了男人的非比寻常。萧山向萧然介绍到,“这是你段伯伯,之前警察局的局长,你爸半辈子的顶头上司。”

  萧然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他之前就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熟悉,原来是已经退休了的原警察局局长段杰,不过现在已经被返聘当上了石城警署的副局长,但是据说并未掌握有什么实权。说起段杰绝对是石城的风云人物,做警察局长的时候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一连破了好几桩大案子,虽然退休之后很少过问局子里的事情,但是整个警局上下,都得给足了他面子。

  而且据说在石城,不光白道卖给他面子,就连黑道也得顾及他的存在。

  段杰也看了萧然一眼,轻轻点了点头,赞许道,“还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萧山你这个儿子可真不错,年纪轻轻,却是一表人才。”

  萧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萧山嘴上推却着,心里却非常得意。要知道萧然可是他这辈子最得意的作品。萧然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段伯伯,你这次专程过来,应该有什么事情吧。”

  萧山不高兴地看了萧然一眼,他这个问题未免有些太冒失了。不过话说回来,段杰自从退休之后,和萧山的联系就少了很多,至于像这样登门拜访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麻烦自己吧。

  只要不是太棘手的问题,单单是冲着段杰当初的发现和栽培,萧山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实现他的要求。

  “我只是过来看看,”段杰摇了摇头,微微感慨到,“当初还在警局的时候,我最得意的就是你们石城警局的三剑客,只是可惜在调查孔家的案件时,浦剑死了,钟灵秀也失踪了。唯一剩下的剑客,也只有你了。”段杰说起了过去的日子。

  萧然眼前一亮,关于孔家的资料卷宗记载的很少,但是眼前的两个人都是案件的经历者,说不定知道很多事情的内幕。却不想萧山一句话就把这个问题带过了,显然是不愿意再次提及这事情:“老局长,事情虽然过去很久了,但是却仿佛在昨天一般。只是不知道你这次过来,有什么打算呢?”

  这一次,段杰干脆开门见山:“石城大学的命案我已经知道了,也在跟着高度关注。我知道嫌疑犯鬼脸给警局打了一通电话,向你们索要蒋飞。”

  萧然点头,段杰知道这事情一点都不奇怪。一则因为事情已经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所以在石城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甚至于一连传出了十多个完全不一样的版本。二则虽然段杰已经不是警察局的局长了,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副局长,但是整个警局认识他的人还是很多的,想要知道什么事情,自然有人第一时间送上各种各样的情报和资料。

  只是,萧然非常想知道,段杰突然说起这事情到底是出于一种怎么样的打算呢?

  这个问题,萧山也想到了,而且开口问了出来:“老局长还是和以前一样,非常关心局里的事情。不过蒋飞的事情,的确有些棘手。”

  段杰笑了笑:“本来你们后辈的事情我不应该过问。但是今天有人给我打了一通电话,说你似乎不愿意交出蒋飞是不是?”

  。看#I正版章节hy上酷y√匠网》z

  萧山点头,段杰既然有本事知道整件事情所有的细节,自然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态度。他不是不肯交出蒋飞,而是不愿意听任凶手的摆布,鬼脸的猖狂,让萧山感到非常不舒服,做了警察树立了那么多年的权威,在一刻之间就被彻彻底底的侵犯了。

  “我这次过来,就是劝说你交出蒋飞的。”段杰咳嗽了两声,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有一些同龄人的孱弱,不过一双眼睛仍旧锐利灼灼,“蒋飞是诱饵,只有舍得诱饵,才能钓到大鱼。我们把蒋飞交出去,鬼脸才会上钩是不是?”

  萧山微微一默,到底自然是这个道理。

  段杰叹了口气,然后缓缓地站起了身子:“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打算,但是你能否给老夫一个面子呢?而且放了蒋飞,才有抓住鬼脸的机会是不是?”

  萧山没有说话,只是眉头皱得厉害,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停了好久萧山才是抬头,用一种非常无奈的语气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答案,“好吧,我把蒋飞交给鬼脸就好了。”

  可是段杰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萧山环顾了房间的四周,仍旧没有找到段杰。萧然瞧得他这样,懒懒地回了一句:“别找了,段伯伯说完刚才的话,就已经离开了。”

  萧山摇头,看来是自己刚才想问题过于认真,竟然没有注意到段杰的离开。

  萧然也皱了皱眉头,不过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那到底是一桩怎么样的电话,这世上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请得动段杰这尊大佛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