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一众警员纷纷来向王腾报告。王腾有些无奈地看了看身后的少年一眼,“我都说了这地方上次已经被我们翻了个底朝天,你不信,现在证实是什么都查不到了吧。”

  他很早之前就带着警队将徐达办公室里里外外翻了一遍,连带着附近的几间办公室,但是都没有一点收获。这次萧然突然要再搜查一遍,他就料到一定会是这个结果。

  萧然眉头皱得更厉害了,没有可能呀,一定会留下什么线索呀。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完美的犯罪,只要是犯了罪,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萧然几乎可以认定,徐达不是一个简单的校长,在他校长的身份背后,一定还有一个不为人知无法见光的身份,他也一定还有自己的底牌。他见过太多太多这样的人,也知道他们一般都喜欢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所以他笃定可以再发现什么重要的东西。就好像每一个贪官都会有一本账本,徐达也一定有一件见不得光但一定存在的东西。

  这是他的秘密,也是引出凶手的关键。

  虽然校长刚刚离世,但是学校的日常工作还得继续。所以萧然他们一边查案,一边还有教务人员处理着各种各样的事情。

  “徐太太,你有什么事情吗?”校长秘书接到了一个电话,萧然当时就站在她不远处的地方,他皱了皱眉,这个电话是徐达的老婆打来的,他记得那个女人的声音。

  “你要卖了校长之前的车?”秘书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为难,“虽然这车是学校奖励给校长的,也在他的名下过了户,按照道理来说您的确有权利处置这辆汽车。但是校长生前说了,他非常喜欢那辆车,不愿意卖给任何一个人。这算是校长生前的遗愿,我虽然是个局外人,但是还是希望徐太太能够尊重校长的意愿。”

  电话那边的声音安静了下来,徐达死后就只剩下了他们孤儿寡母,为了维持生计徐太太才想到那辆汽车,也知道丈夫生前喜欢得厉害。

  她不知道是应该尊重丈夫的遗愿,还是应该把车卖了,让他们的生活能够得到改善。

  秘书见得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只能挂断了电话。

  萧然连忙凑上前来:“你们刚刚在说汽车的事情?徐太太打算卖了徐达校长的车,那是一辆什么样的车?”

  “也不是什么值钱的汽车。”秘书看了萧然一眼,虽然觉得他言行都怪怪的,但是碍于萧然是警方带过来的人,所以还是非常认真地回答了萧然的问题,“就是一般寻常的桑普吧,也就十多万,还是二手车,估计就算是卖,也卖不起什么价钱吧。”

  这句话,倒是真的。

  萧然用手托住腮帮子,“既然不是什么好车,为什么校长生前会那么在乎这辆车呢?甚至于还不愿意转手卖给旁人?”

  男人爱车不奇怪,但是依着徐达的经济实力贪污了那么多的公款,自然可以买奔驰宝马之类的豪车,为什么对一台桑普特别钟情呢?而且外界传闻校长不是喜欢字画古董吗?喜欢字画古董的人,怎会钟情一辆桑普车呢?

  萧然轻轻扬了扬唇角,俨然发现了什么事情。瞧得王腾还带着人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找着线索,索性也懒得叫上他一道了。

  “校长的车,还停在车库吧。你有钥匙吗?”

  秘书愕然,但还是点了点头,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把钥匙,“因为校长记性不是很好,所以在我这里存了一把备用钥匙。不过在他出了事情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开过那辆车了。”

  萧然说了声谢谢,接过了钥匙。

  车库。

  学校的地下车库不大,除掉老师停在这里的车子,就只有一些富二代停靠的豪车了。桑普安静地停在停车室的最里面,偏僻而不起眼。

  萧然走近。

  眼前是一辆非常不起眼的桑普,夹在一群富二代的豪车当中,显得非常寒酸。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样一辆看似普通的车,竟然就是校长徐达的爱车。萧然想了想,很快就明白徐达的打算了。他是想用这辆看似非常平凡的桑普证明他是一个清正廉明的校长吧。

  萧然进了车里,冷气铺面而来。他只能微微摇头,关于这一点之前的秘书已经同他说过了,貌似是因为暖气坏了的关系,所以就算是数九寒冬也会开着冷气,之前有很多人不适应,和校长一起坐车的时候每每都想伸手去关掉冷气,但是都被徐达严厉拒绝了。他不许任何人去碰车上的任何部位。

  如果有人碰了,他就会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老鼠一般,当场暴走,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可是现在徐达校长不在了,萧然又不像是信鬼神的人,于是非常干脆地打开了冷气盒,里面布满了灰尘,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打开了。

  但是,有一个红色的笔记本,安然地停放在那里。

  萧然伸手将笔记本拿了过来,竟然是徐达校长的日记,在日记中他详细地记录了一桩桩一件件的往事,包括自己挪用的每一笔公款,也包括被徐震勒索的事情。

  「华历1512年4月22日天气晴」

  如果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就不应该在那晚喝那么多的酒。

  徐震来找我借钱,我本来打算直接将他骂出去,要知道我和他一直都不对付,这些年也只有借钱的时候才会陪着笑舔着脸的过来。但是看了看他手中的酒,我还是犹豫了。

  对于一个嗜酒如命的人来说,对好酒是根本没有抵抗力的。于是那晚我们喝了好多酒,醒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完了。

  /(更{新\,最G!快上Dr酷匠p网!*

  那一晚酒醉,我竟然把一个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说了出来,徐震以此要挟我,让我给他好多钱,我咬了咬牙,也只能答应了下来。

  萧然将目光停在了这一页上,到底是什么秘密?

  他习惯性地往后一翻,但是本应该详细记录秘密内容的一页,却被人撕了下来,只留下了参差不齐的缺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