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王腾一拳结结实实地打在萧然的脸上。

  “好你个狂妄自大的小子!”王腾愤怒的冲萧然吼道,“你想自己逞英雄是吧?行!你有本事所有的案件都别依靠我们警方!我看你能查出个什么成绩来!”

  说罢,王腾也不再理会萧然,转身夺门而出。

  华历1512年8月25日,距离上一个案件结束的三天后。

  萧然又接到了王腾的电话。

  “又出命案了。”王腾的声音里透露着一丝绝望。有些时候,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无能的警探。

  “鬼脸犯的吗?”

  “命案的事情我还不想说。”王腾却是话音一转,话语间流露着怒气。其实,这次案件不过是一起寻常的自杀案件,也早就确定和之前的案件没有任何联系。他刚才之所以故意那样说,不过是为了诈诈萧然,让这个少年不要太我行我素了。

  他到底是有多大的胆子,竟然敢将那么重要的嫌疑人留在身边?他到底是有多大胆子,竟然不通知警方,自己只身一人去捉拿嫌疑犯?

  萧然耸了耸肩,知道王腾是在责怪自己的我行我素。

  在上一个案件结束之后,王腾继续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鬼脸的身上。他最先问了那个黑客刘宇很多问题,他都对答如流,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包括如何入侵徐达校长的电脑,如何拿到那些资料。这些事情也是萧然事先叮嘱的,萧然告诉刘宇,只有将所有事情都坦白明确地说出来,王腾才不会怀疑他。

  而他本来就没有做错什么,那些文章也很快从校网上撤了下来。只是多少造成了些不良影响。因为没有办法从刘宇身上找到突破口,最后王腾也只能放弃了,只是将他暂时关在了警察局里。线索似乎又从这里彻底断开了。

  但是在这三天里,魏新颖倒是私下找了萧然两次,都是打听浦剑其人和当年石城的惨案。对于这件事情其实萧然知道得并不多,而且每次去问父亲的时候,他都是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然后斩钉截铁地告诉萧然,浦剑已经死了,这世上再也不会有这个人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王腾接到了一起报警。

  一起非常普通的案件,但是他却破天荒地第一次主动将萧然找了过来,而且偌大的办公室,只有他一人。

  萧然到的时候,王腾背对着他站立,面前是一堵白色的墙壁,干净而不染半点尘埃。

  T=最U新}章+节(上\酷g匠◎网nz

  “你找我过来做什么?是那件事情有了进展?”萧然知道王腾找自己只能是为了这事情,可是这些天他将所有的资料都翻了一遍,也不是没有发现,只是所有的发现都围绕着浦剑一人,一个已经死了十五年的人,自然而然在他身上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王腾没有正面回答萧然的话,只是将一张照片递给了萧然,“你看看这个人。”

  照片上的男人约莫四五十岁的年纪,皮肤黝黑,长相老实,而且穿着也非常朴素,单单是看那身打扮,就知道应该只是寻常的农民工。

  萧然奇怪地看了王腾一眼,他可不相信照片里的人就是凶手或者说是鬼脸。

  “他死了。”王腾继续往下说。

  萧然更是奇怪地看着他:“他是怎么死的?你觉得他死得蹊跷吗?和之前的案件有关系?”

  王腾却是摇头,然后说得非常确切:“不,他的死,一点都不蹊跷,是自杀的。和案件也没有一点关系。”

  萧然更是摸不着头脑了:“既然和案件没有关系,那你叫我来做什么?”

  王腾这次没有遮掩,将所有的事情都一股脑儿地告诉给了萧然。原来照片上的男人真的只是寻常的农民工,就在石城附近的一个工地上打工,哪知道那个包工头黑心,一连拖了大半年的工资,他家里急需用钱走投无路只能用自己的生命作为要挟要求包工头结算工资。

  出事的那天他爬上建筑工地的顶楼,站在一片还未完工的基架下面,包工头就在下面冷冷地看着他。两人之间的谈话也不怎么友好,却不曾想他一脚踩滑没有站稳从上面跌了下来,然后就再也没有醒来。包工头也只在事后赔了点丧葬费。

  萧然听完之后,也非常生气。但是王腾的下一句话,让他整个人都为之一振。

  “那个包工头,就是徐达的表弟,徐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