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宇不可思议地看着萧然,“你到底安了什么居心?竟然要我入侵警局的档案系统?”

  他胆子未免太大了吧。

  萧然只能把其中的利害关系都和刘宇说了一遍,包括自己也是专案组的成员。只不过稍微和警队的意见不和,所以才出来单干。

  萧然非常确定地开口,“事情还没有结束,我相信凶手还会杀人。我们只能先推断死者的关系,然后才能找到藏在暗处的凶手,再去阻止他。”

  萧然说得一本正经,就算他们都该死,也不能让凶手执行审判。

  刘宇点了点头,“好,我帮你。”

  有时候说服一个人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也未必有收获,但是萧然只用了一句话的功夫。

  三人找了一间不需要身份证登记的旅店,然后带了台电脑进去。

  萧然知道如果和萧山开口的话,他至多不过埋怨自己一番,到底还是要同意自己的想法,但是他现在不想在这见事情上麻烦萧山。而且刘宇应该可以搞定这个问题。

  “我找到这张照片的来源了。”刘宇查了一个晚上,在萧然刚刚醒来的时候就告诉了他这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找到照片的来源,意味着一直没有头绪的案件,突然有了实质性的突破口。

  “这张照片不是在学术研讨会上拍的,而是在一个晚宴的现场。拍摄这张照片的人,根据警局的资料,叫浦剑。”

  萧然将所有的注意力都停在了浦剑两个字上。有些不大确定地看了刘宇一眼,“你确定是浦剑吗?”萧然的声音竟然变得不大确定了起来。刘宇点了点头,他还从未见过萧然如此失态的模样。

  “我确定是浦剑呀。”刘宇指着电脑上的资料,一本正经地开口,“除非警局的资料出现错误,不然拍照的那个人,一定是浦剑。”

  “浦剑?这个名字好奇怪。”魏新颖凑了过来,“资料上说徐达是浦剑的小弟,欧阳淞是浦剑的学长,而约翰,当时正在被一起官司缠身,急需找法律系天才生浦剑帮忙解决问题。”

  也就是因为浦剑牵线,才让三个死者之间联系在了一起。刘宇看了看底下的介绍。

  “欧阳淞那个时候因非礼女学生而被抓了起来,审讯他的人就是浦剑。只是,很快他就被宣布无罪释放了。虽然这事情很快就被遮掩下来,但是还是在档案上留下了痕迹。”

  “你不觉得浦剑很可疑吗?”魏新颖不解地看着萧然,现在不是有了线索吗?为什么萧然还是一筹莫展的模样呢?

  “你怀疑浦剑吗?”萧然苦笑了一声,然后看到魏新颖和刘宇都非常一致地点了点头。

  “可是浦剑已经死了,而且已经死了十多年了。死人是不会犯案的。”萧然非常确定地说道。

  就在十五年前石城孔家发生了一起灭门惨案,半年后涉案的两名警察一名失踪一名死亡,而死的那个人,就是浦剑。

  萧然小时候常常听父亲提起这事情,也提到过浦剑。当时萧山、浦剑和另外一位警察,统称为石城三剑客。只是时过境迁,现在只剩下了萧山一人。

  他将事情简单同刘宇和魏新颖说了一下,两人都不住摇头。尤其是魏新颖一双眼睛都变得通红了起来。

  “你怎么了?”萧然有些担心地看了魏新颖一眼,虽然说女生多少都有些多愁善感,但是魏新颖未免有些过了。

  “我只是觉得灭门惨案太惨了,而且所有人都死于非命,参与的警员也失踪了,只怕这事情永远都没有办法被调查出真相了吧。”

  “不。”萧然摇头,“只要事情是确切发生的,那么就一定会找到证据。”

  魏新颖咬住唇瓣,重重地点了点头。

  “谢谢。”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同萧然说声谢谢。

  萧然有些奇怪地看了魏新颖一眼,但终于什么都没有说。

  “那我们还要顺着这条线索继续往下吗?”刘宇不确定地看了萧然一眼,现在他才是他们的主心骨。

  “不知道。”萧然也没有了主意。

  就在这时,萧然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王腾的电话?

  萧然默默接起电话,同时将目光停在了刘宇的身上。“你等会还是要去警局一趟,校网的事情还是得给个交待。”萧然想了想可能是因为自己已经三五天没有去找王腾,所以让他一下子就闻出了味道,猜到自己已经找到了之前的黑客。

  刘宇有些担心地看了萧然一眼,他当初虽然考虑过会有这样的后果,但是等事情真的来临的时候多少还是会有些不知道如何应付。萧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宽慰到。“放心,你又没有杀人,就在网上说了点实话。警方也不能拿你怎么样,现在又不是文字狱的时代了。”

  萧然也顺道站了起来,跟在刘宇的身后,好久没有回警局了,倒是想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

  “我也去。”魏新颖也自告奋勇的举手。

  三人到了警局,王腾看到刘宇就发飙了,他们出动了不少警力才找到刘宇的基本资料,结果还没有让刘宇过来,就发现他竟然入侵了警局的档案室,而调查的内容和萧然当初要求的是一模一样,所以这事情就顺势怀疑到了萧然的身上。

  他试着给萧然打了一个电话,结果刘宇果然在他身边,而且对入侵警局这事情也供认不讳。王腾在心里骂得厉害,他就算真当自己是局长的儿子,做事情就不能稍微收敛一点吗?

  “你知道不知道,我现在就可以抓你!”王腾已经暴走了。

  酷~匠O+网4c永久y*免费y4看c小e…说AH

  萧然懒懒散散地回了一句,“没有关系,他又不是凶手。”

  “他虽然不是凶手,但是你知道不知道,又有命案了!”

  萧然一惊。

  什么命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