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局刑侦室。

  萧然拿着记号笔面向一块白色的挡板,龙飞凤舞地写下三个人的名字。

  徐达、约翰和欧阳淞。

  徐达,45岁,石城大学校长,据说是国外名校毕业,镀金回来就做了石城大学的校长。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授过一节课,也从来没有做过一篇学术报告,不过倒是将学校经营得不错,个人对字画颇有一番研究,和妻子关系不好,但勉强可以生活。

  欧阳淞,男,45岁,石城大学教导主任,家境一般,对字画非常有研究,据说曾经是经济学的大师,尤其擅长经济管理,教导出了不少的大老板。不过性格非常内向,很少与人交谈,朋友也是非常少。

  约翰,男,45岁,本名李浩,之前也曾经在石城大学任教,之后出国深造,直到最近才回来。据说在英国的时候遇到了债务危机,这次回来是来求助多年的老朋友帮忙,也是为了躲避英国的追债员。

  在这些资料的下面,还有一张多年前有些发黄的老照片。王腾托人找了好久,才在欧阳淞的家里翻到。虽然是十多年前的老照片,但是照片上的三个人的轮廓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赫然就是徐达、约翰和欧阳淞,他们三人亲密地站在一起,仿若多年的好朋友。

  只是谁能想到,他们在十多年后会相继死去。

  萧然揉了揉自己的头,想起徐达案件中的那个隐秘的文件袋,那文件袋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现在又应该在谁的手上呢?

  王腾推门而入,看到萧然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只能轻轻摇了摇头,“怎么,你还没有想出来吗?”

  萧然站起身来,轻轻摇了摇头,不是没有发现,而是觉得自己似乎进了一条死胡同。

  “我给你带了一个人来。”王腾有些得意地看了萧然一眼,终于这一次他不用所有的风头都被这个年轻人给抢走了。“你之前同我说过,凶手和他们三个人都认识,所以我找了一个据说和他们三个都很熟的老板,顺带着说一下,就是他借钱给约翰的。”

  萧然眼睛一亮,嘴角微微往上扬了扬。

  来人大约五十左右的年纪,一看就是在社会上混的人,操着一口非常流利的地方土语,“李浩这个混球,欠了我不少钱,他之前跟我说回国找徐达要钱,可我寻思着为什么徐达要给他钱,他们关系又不是很好。”

  “可是他们都死了。”萧然懒懒地往桌上一靠,顺带着打了一个哈气。

  “你什么意思,人不是我杀的,杀了李浩我去给谁拿钱!”那人一听萧然的话就急了,不过想想也是,莫名其妙就被算上了一桩命案,怎么可能不急呢。

  萧然点头,他是相信这个男人的。不单单是因为他刚才的话的确有道理,他不过是求财,怎么可能害命呢?而且他刚才冤枉他杀人的时候,男人分明双肩一颤,显然害怕得厉害。试问一个已经凶残地杀过三个人的歹徒,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情就怕得不行呢?

  所以,他刚才只是随口一问。不过下一个问题,就非常关键了。“我听王队说,你和徐达、约翰还有欧阳淞都认识,你能说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吗?据我所知,你的交际圈,应该和他们的交际圈不一样吧。”

  那男人听萧然这样说,心里就非常不高兴了,连忙拍了拍桌子,“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别看徐达现在是校长,可是在十多年前,那都是跟我一样,是街边最下等的混混。拿着把砍刀在学校外面晃悠的那种。”

  “不会吧。”萧然故意露出一副非常吃惊的模样,“徐达可是留洋海归,有身份有地位,怎么可能成天在街上混?”

  “你爱信不信。”男人哼了一声,然后看了王腾一眼,“你找我过来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我就回去了。”

  他看上去心情不是很好。

  王腾送走那人,重新回到萧然的面前,有些不大确定地看了他一眼,“那个,我问你,你觉得他刚才说的话,有几分是真的。”

  萧然看了王腾一眼,眼睛微眯成一条线,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不管你信不信,我全信。”

  更新最f快`上酷"匠L网

  突然萧然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魏新颖发过来的一条短信,除掉一个网页链接之外,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有电脑没?”

  萧然看了王腾一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