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大胆的猜测

  夜幕下的石城,缄默寂静。

  石城的护城河地处石城繁华阶段,拥有60年悠久历史的它,此刻在月色的衬托下依然显得格外清澈,而随着夜色的洗礼,喧闹渐渐被寂静取代。此刻,只有一人,独自站在护城河的桥上,拿起手中扁平的石头,打出一个个水漂,在并不明亮的街灯的照射下,只见他自嘲地往上扬了扬唇瓣,低语道:“萧山的儿子,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聪明。”

  萧然跟着王腾在警局忙活了一天,找到了不少被狗咬过需要进行打针的病人,但是他们要不就是和死者全然不认识,要不就是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这一条好不容易发现的线索,似乎还是断了。

  坐以待毙,是萧然最不喜欢的事情,他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将身子直了起来,“王队,我想去欧阳淞的家里看看。”

  “好吧。”虽然不知道萧然的打算,但是这个要求实在算不上过分,再加上王腾也觉得有必要走上一遭,于是两人带着警队再一次到了欧阳淞的家中。

  仍旧是那个看上去有些简陋的小区,仍旧是极其简单的装潢。一个仿皮沙发、一台老旧的电视和一个茶几,客厅里所有的一切都和之前一模一样,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挪动的痕迹。卧室也是一样,一目了然可以看到一个单人床、一个书架、一个衣柜和一个写字台。

  唯一不同的是,在墙上多了一张鬼脸。

  一如约翰客房中的鬼脸,狰狞、恐怖!那张开的大嘴似乎在嘲笑着他们。

  萧然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为什么鬼脸会在这个地方出现?

  警员将欧阳淞的家里里外外彻彻底底翻查了一遍,可是除了墙上的那张鬼脸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发现了。萧然坐在那张破旧的老式沙发上,一双剑眉皱得厉害。

  Tk酷)4匠网,Z唯一正Ed版i@,S其他26都p;是¤盗_;版v

  似乎从一开始就忽略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王腾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大男孩,希望他能有什么惊人的推断。

  突然,萧然将紧皱的眉头舒展开,然后对一旁的王腾说道,“我要旅店的监控录像,走廊、过道和大厅的录像我统统都要。”

  萧然的一双眼睛简直可以喷出火来了。

  可是王腾却是非常奇怪,“你看那录像做什么?我们之前不是已经看过了吗?有人闯入了约翰的房间,然后就他杀死了,用了大约7分12秒的时间吧。”

  这件事情不是已经调查清楚了吗?为什么萧然还要看那个时候的录像呢?

  “不。”萧然摇头,“我要看的录像,不是约翰死前的录像。我要看的是死后的,看7分12秒之后,还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王腾听得云里雾里,但还是同意了萧然的要求。因为欧阳淞的命案,他暂时没有办法分身,所以就让萧然一个人去旅店调取录像带。

  萧然把那天晚上所有摄像头下的录像都要了过来,然后一遍一遍仔仔细细查地看。

  五个小时之后。

  他抬手将监控电视关掉,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他果然没有猜错。

  就在凶手从约翰的房间走出之后,很快就有一个身影闪身进入了约翰的房间。因为是电子锁的关系,只要知道密码就可以打开门,所以算不上是密室。开门的方法和之前萧然的推断倒是有几分雷同。

  这一招,不算高明,但是非常有效。

  那人在里面呆了大约三五分钟就出来了,而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之后,所有的监控都再也没有捕捉到类似的画面。

  不过他全程低头,并且非常刻意地回避摄像头,除掉中等火辣的身材之外,萧然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过,他已经可以证明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

  凶手和鬼脸并不是一个人,如果说凶手的目的是如审判者一般决定旁人的生死,那么鬼脸则是希望可以引起警方最为高度的重视,甚至于还专程留下线索。

  她要做什么?

  萧然怀疑凶手另有其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徐达案发的现场有三处脚印,他之前也请警员进行了核实,其中一处就是欧阳淞的。

  不管是事前还是事后,他一定去过现场。

  而另外的两个脚印,应该就是凶手和鬼脸的吧。

  萧然默默的拿出电话,将自己的发现对王腾说一遍。

  电话那边的王腾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然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