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历1512年8月11日晨7点45分。

  警方接到了萧然的报警,他用警犬找到了魏新颖的小狗,不光如此,他还找到了欧阳淞的尸体。

  欧阳淞的尸体就躺在小狗的身边,不过尸体残缺不全,仿佛被凶手碎尸一般。而且奇怪的是,欧阳淞尸体的周围,居然找不到一丝血迹。

  王腾到的时候,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萧然一眼。

  为什么局长的公子总是一次次莫名其妙地出现在犯罪现场呢?萧然一向非常会察言观色,一看王腾露出如此表情,就知道他对自己不信任了。

  他也觉得很不爽,明明只是帮着魏新颖找寻失踪的小狗,谁知道竟然会找到欧阳淞的尸体。要知道这里可是一个废弃了好久的仓库,真不知道他活着的时候,为什么要到这种地方来。

  只是,这种想法刚在脑中闪现,他立刻就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现场尸体周围未能发现任何血迹,说明这个仓库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我只是来帮女朋友找狗的,她的小狗又不见了。”萧然解释道,不过话语中多了些无奈,“你也看到了,那条小狗就死在旁边,而且看样子应该死了有一段时间了。我女朋友说它失踪至少有两天了。”

  “可貌似你女朋友的家离这里有些远吧?小狗真的会独自跑那么远吗?”

  “如果是凶手带它过来的呢?”萧然大胆地说出了自己的假设,然后立刻摇了摇头。“不,应该说有人发现了欧阳淞的尸体,他想吸引警方过来,所以才捉了小狗过来。他知道这条狗是我女朋友养的,而且她也一定会求着我帮忙找小狗,这样一来我就会发现欧阳淞的尸体,进而整个警队都会发现。”

  萧然不变神色的说道,他要尽可能让自己的说法具有说服力。

  萧然抬手扶了扶额头,貌似事情的发生要比他想象当中的,复杂太多太多了。

  “你在开什么玩笑?他如果想让警方发现欧阳淞的尸体,那就应该报警,整出这么多的东西做什么?”王腾还是不能相信萧然的推断,他看似和案件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每一次都会被莫名的卷入,这之中不可能没有蹊跷。

  萧然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这世上总有很多人不方便报警。

  “尸检报告出来了吗?”萧然只是换了一个话题,然后指了指一旁的小狗,“它的尸检报告,我也要。”

  非常不习惯萧然这如同命令一般的语气,但是王腾还是让尸检人员顺带着对小狗进行了检查,希望如萧然的预期,能够发现什么重要的线索吧。

  “死者欧阳淞,男,四十五岁,石城大学教导主任,推断于8月9日凌晨3点到5点死亡。死后被人碎尸,下半身模糊不堪,致命伤和之前的徐达、约翰一样,都是直接的一刀致命。而不同的是,此次死者是先遭受虐待,后死亡,与约翰的先后顺序正好相反,详细的结果,要等尸体解剖以后才能了解。”

  U最新k章)节=上酷匠L网%

  “很显然,又是那个‘鬼脸’所为。”

  虽然三起案件对尸体的处理方式不大一样,但是因为三个死者之间关系密切,互相都有利益关系,且死亡时间非常临近,所以推断是同一凶手所为,也是非常有道理的。

  只是,三起案件是否都出自“鬼脸”之手,萧然在心中还是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萧然紧紧皱眉,欧阳淞的死亡时间是在两天前的凌晨,这符合警员之前提供的欧阳淞已经失踪多时的表现。

  “如果,只是如果,他猜到杀死徐达校长的人是谁了,故意甩开监视自己的警员,单枪匹马寻找到那个人求证自己的想法,却没有想到自己也成了他的刀下亡魂。”萧然在心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可是,这毕竟只是猜测,毫无根据的猜测。毕竟,其他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

  “我们在小狗的口中发现了一滴类似于人类的血迹。”尸检人员小步跑了过来,将已经密封好的血液容器递到了王腾和萧然的面前,“我们已经用这血液和死者进行过比对了,发现完全不匹配。所以这血液应该是现场另外一人留下的。”

  萧然轻轻上扬了一下唇角,现场的第二人?

  也就是说这滴血液,很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那个滴水不漏疯狂而偏执的凶手,竟然会留下如此线索?

  王腾非常激动,这可是非常重要的线索,立刻要求尸检人员将血液同整个血库的资料进行比对,就算是大海捞针,也得把那个人找出来。

  “王队,我提醒你一件事情。”萧然突然开口,“你还得让人去医院一趟,调查一下这几天谁打过狂犬疫苗。那个人被狗咬了,应该会去打针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