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分12秒能说明什么?”王腾目不转睛地看着萧然,虽然只有短短的七分钟,但是要杀死一个人,并且在他的身上留下无数刀伤,时间虽然紧促,但是应该还是够用的。

  “时间极短呀。”萧然长长吐了口气,“一般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凶手已经筹划了很久,所以非常熟练,而且在约翰刚刚关门的时候,就已经将他杀害了,而且整个过程他几乎没有反抗;第二种,凶手是惯犯,他杀过很多人,所以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可以最为干脆的一刀毙命。”

  这两种推理,都非常有可能。

  “死者的报告出来了。”一个警员小跑了过来,然后将一份文件递给了王腾,王腾点了点头,接过文件后,便和萧然仔细研究了起来。

  他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可以耽搁了。

  死者约翰,本名李浩,今年四十五岁。二十六岁开始就在石城大学任教,四十岁的时候出国深造,直到最近才回来。据说生前和徐达校长有经济纠纷,这次回来参加校长的葬礼就是奔着讨回债务来的,却没有想到把自己的性命赔了进去。

  更.◎新0最}D快Z上酷匠(N网)

  萧然将尸检报告扔在一旁,和之前他推理的几乎一样。约翰的死亡时间是在三个小时之前,也就是他刚刚回到酒店的时候。

  他应该是被人跟踪了吧。

  萧然长长地出了口气,轻轻皱了皱眉头。因为他一早就觉得约翰有问题,所以专程让王腾安排警局的人员监视约翰,却没有想到那些专业警察竟然没有发现有人在跟踪约翰。

  唯一的解释是,歹徒也学过反跟踪,而是还是反跟踪的高手。

  “认识约翰的人,认识徐达校长的人……”王腾还在回味刚才的问题,突然他微微一顿,然后将目光停在了萧然的身上。

  “欧阳淞!”

  约翰之前曾经在石城大学任教,所以一定认识教导主任欧阳淞。而在徐达的案件中,虽然欧阳淞有足够的不在证明,但是也不能否认,如果校长出了意外的话,他便是最大的得利者。

  人为财死,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萧然又是眉头一皱,想起上次欧阳淞的态度,就浑身不舒服。就他那副模样竟然是大学的教导主任?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哪有半点为人师表的样子。

  若说这事情同他全无关系,萧然也不信。

  “王队如果觉得他奇怪的话,带他到局子里问问呗。”萧然声音淡淡的,但是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激动。

  王腾也是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样,连忙找人让他把欧阳淞带来。

  萧然此刻找了一处地方坐下,稍稍安抚了一下激动的心情,他心里非常清楚,欧阳淞只是认识约翰,并不是真正的歹徒。虽然他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证明这一点,能够依靠的,也只是非常玄乎的直觉。

  可是,警员回来的时候却是一个人,而且脸上多了一抹惊慌。

  “欧阳淞不过来?”王腾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气得都快要跳起来了,联想到之前调查时欧阳淞极为恶劣的态度,他这次不配合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不,王队。”那警员摇了摇头,“他失踪了,而且从五天前就开始失踪了。”

  一时,整个现场都安静了下来。

  “失踪了?”王腾的声音陡然提高,然后踹了那警员一脚,“你们都干什么吃的!我不是让你们都给我看好欧阳淞的吗?他就算不是凶手,也是案件的重要人物,他怎么可能失踪呢?”

  欧阳淞失踪了,是否意味着整条线索都断了呢?

  王腾骂了一句,“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方法,总之一定要找到欧阳淞。我看这桩案子和上次校长的案子都是他做的,所以才畏罪潜逃了。我这就去下发通缉令。”他一边说,一边就骂骂咧咧地往外走。

  萧然没有叫住王腾,尽管他笃定这事情不是欧阳淞做的。他只是小声地嘀咕了一句,“还真得快些找到他,不然鬼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