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的工作人员正在有条不紊地调查着现场,但是具体的报告估计要等上一两个小时才会出来。萧然懒懒地看着一旁的电子门锁。

  这家旅馆的九楼竟然用的是电子锁?也就是这里面根本就不是一个完全的密室。只要有密码的话,那么谁都可以进去,然后再杀人之后离开。

  更甚至于只要用一卷透明的胶带往电子锁上一贴,就可以印出最后的指纹,从而推断出电子锁最后的密码。

  鬼脸到底是谁?

  王腾又抽完了一根烟,因为不能破坏案发现场,所以只能在走廊的过道里抽烟。

  又死了一个人,但是案件总算是有了新的进展。不管凶手是出于什么目的,总算是在墙上留下了足以当做身份识别的鬼脸。

  萧然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王腾将一根烟抽完,然后才缓缓站直了身子,“走吧,我们去监控室。”

  约翰入住的是一家五星级酒店,设施齐全,走廊和电梯还有大堂都有不少摄像头,就算凶手再小心,也一定会留下一些线索。而且,对于一个大胆到留下线索的凶手而言,或许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被摄像头拍下来吧。

  王腾点头,两个人一前一后到了监控室,调出了案发当时的视频。

  “约翰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发凉发硬,我刚刚看了一下死者的瞳孔和舌苔,估计应该死了不到三个小时吧。你把那附近的监控调出来就是了。”刚刚进了监控室,萧然就开始吩咐王腾了。王腾虽然心里不满意,但是还是按照萧然说的做了。

  萧然从小在那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对尸体自然是非常了解,更何况他后来还专程去隔壁的医科大学蹭了半个学期的尸检课,更是学到了不少东西。

  犯罪现场可以作假,但是尸体不能作假,它能说的,只有事实。

  “我找到了。”王腾突然开口,指了指当中的一个监控,视频上刚好出现了一个身着兜帽衫,头戴棒球帽的男人,中等身材,看上去既不健硕也不消瘦。由于他用兜帽盖住了头,再加上他将帽檐压得很低,所以根本无法看清此男子的相貌。

  他缓慢地在走廊上行走,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既不担心被人发现,也不担心会被摄像头捕捉到。

  萧然说得没有错,这的确是一个有恃无恐的歹人。

  他甚至在走到约翰的门前刻意停留了下来,仿佛在寻找着摄像头的位置,停顿了大约五秒之后才站定,然后冲着摄像头微微扬了扬嘴角。

  挑衅的一笑。

  王腾气得差点就想要把监控砸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猖狂,如此不把他们警察当回事儿的歹徒。

  “接着看吧。”萧然倒是非常淡定,他咬住自己的唇瓣,根据犯罪心理学推断,一般歹徒在行凶的时候心里多少都会有些恐慌,不管是不是惯犯。唯有一种会例外,不但不会觉得恐慌,而且会觉得异常兴奋,因为——他不是把自己当成了犯罪的歹徒,而是把自己当成了有权决定别人生死的审判者。这样的歹徒,要比一般的歹徒,更加凶险。

  男人敲了两下门,然后门就打开了。约翰站在门口,有露出一瞬间的诧异,然后很快就露出了笑容,将男人请了进去。

  然后,顺带着关上了门。

  “他们认识?”王腾一下子就嗅出了味道。

  萧然看了他一眼,“与其说他们认识,倒不如说约翰住进这个旅店,就是在等着他过来。”

  “应该不是吧,他刚才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应该是预料之外吧。”王腾摇头,如果说约翰是专程在旅店等着男人的,那么在开门的时候不应该会露出那副惊讶的表情吧。

  j)酷Pd匠@@网唯一正(版D,.C其他都是/u盗n版,j

  “那不是一般的惊讶。”萧然提醒道,“如果面部表情只是惊讶的话,那么只会伴随着嘴巴张开和瞳孔睁大的反应,同时手也会有微微颤抖。但是约翰刚才的表情,瞳孔在瞪大的时候还略微往上一翻,这个表情应该是又惊又奇怪,至于为什么,我还无法下结论。”

  王腾不可置信地看着萧然,从约翰开门到关门不过是一瞬间的动作,他就读出了那么多的信息?

  萧然将身子挪到了沙发上,懒懒地往后一靠,整个人似乎都松弛了下来,可是了解萧然的人知道,他做出这副神情的时候,其实大脑正在飞速转动。

  “反正不管如何推理,约翰和凶手都一定认识,而且非常可能是旧相识。”萧然将手停在自己的唇上,“约翰的过去和徐达校长多少有些交集,所以我猜想凶手一定也认识徐达,说不定关系还非常密切。而且那份丢失的文件,说不定已经到了凶手的手中。”

  “我不明白,如果那东西已经到了凶手的手中,他为什么还要杀人呢?”

  “因为,有些秘密永远都没有办法曝光,这个世上最信守秘密的人,也就只有死人了。”萧然将手从自己的唇上放了下来,如果自己的推断没有错的话——这事情没有结束,还会有命案发生。甚至于这一切不过是刚刚开始。

  凶手将自己看成了主宰旁人生命的审判者,所以他正在用自己的世界观,决定着哪些人可以活着,哪些人必须得死去。

  “7分12秒。”

  萧然突然开口,然后一顿,“鬼脸在约翰的房间,只呆了7分12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