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鬼脸

  “他不开门,但是我问过楼下的值班人员,他们确定约翰上了楼。”王腾敲了好久的门,但是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萧然放下手中的文件抬头,轻轻摇了摇头。

  “把门撞开吧。”他淡淡说了一句。

  王腾不可置信地看着萧然,这个少年未免有些太疯狂了吧。要知道约翰曾经在英国住过一段时间,外国人的维权意识是最强的,没有经过容许就闯进去可是要吃官司的。他不像是会这么冒失的人。

  “我闻到了血腥味,里面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你不想约翰出事情的话,我劝你最好快一点。”萧然神情自若地提醒道,虽然只是淡淡的血腥味,但是他预感事情似乎不大好。

  王腾将门撞开了。

  耳畔呜咽的风,如同怨灵般,撕咬着“腐朽”的窗棂,“吱吱”作响,美妙的钢琴声响起,这是酒店特别订制的整点报时系统,然而纵使再轻柔的琴声,似乎也转化为了“乌鸦”般的啼鸣,悲哀的诉说着什么。透过月光,古老的钟表盘上,那长长的时针和分针,显得格外猩红刺眼,又好似两把锋利的剑,要刺穿人的心腑。

  在开灯的一瞬,王腾忍不住惊呼了起来。约翰此刻倒在地上浑身是血,身上满布刀痕,但致命伤则是一刀刺中心脏毙命,这和徐达之前的死法一模一样。只是,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凶手没有留下凶器。

  ;最新U章(节#%上^酷bd匠网{~

  在确定约翰已经死亡之后,萧然站在一旁轻轻说道,“根据犯罪心理学一贯的统计,如果作案手法一致的话,那么凶手七成可能是同一个人,而如果被害人之间有某种关联的话,那么这样的可能性将达到九成。”

  王腾没有反驳,这是所有警务人员都应该知道的常识。而且能够一刀干脆利落地刺入心脏毙命,说明这个人手法干练,心肠狠毒,分明不是一般人。

  “只是徐达校长死的时候身上只有一处致命伤,但是约翰的身上到处都是死后用刀划伤的痕迹,显然凶手对约翰的恨意,要深于对校长。至于如何确定那些伤口是死后形成的,我想不用我细说吧。”萧然用手托住自己的下巴继续分析,根据刚才资料的记载,约翰在五年前也是石城大学的一名教授,和徐达、欧阳淞关系都非常不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去英国深造了。

  王腾点头,因为尸体不会挣扎,所以死后的伤口一般比较平整,而且不会向外翻,颜色也会比死前略深,看得出来凶手对死者进行了虐待和发泄。

  他只是缓缓站了起来,指了指墙上多出来的一张鬼脸的印记。那张鬼脸仿佛来自修罗炼狱,狰狞而且恐怖,滴滴从鬼脸嘴角渗出的血液,仿佛宣告着:杀戮远没有停止!

  “这是对方的宣战!”萧然说道,“只是,不能确定留下鬼脸的人,和在徐达死亡现场留下三处脚印的人是同一人。”

  王腾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萧然突然将身子直了起来,然后长长地出了口气。

  这究竟是线索,还是故布疑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