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然看了身边的王腾一眼,这干练的警员此刻却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烟,看来这事情对他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接二连三的命案,是任何警务人员都不想看到的。

  “你要吗?”王腾习惯性地伸手,片刻之后反应过来虽然萧然思想和见识都非常成熟,但是充其量只是一个还在读书的青少年,自己作为警务人员劝导青少年抽烟总归是不好的。

  索性萧然也没有接过王腾手中的香烟,只是一直低头沉思着。

  虽然孙牧的案件已经尘埃落地,但是萧然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轻松。孙牧的死没有蹊跷,但是诱导孙宏杀人的诱因,却发人深省。

  而且,有一种非常可怕的第六感提醒着萧然,这事情远没有结束。

  或者说,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从他最开始被犯人选中,让他的学生证出现在犯罪现场的时候,就是一个惊天的阴谋。

  “这是你要的资料。”王腾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萧然,“这是警局尘封多年的资料,我们甚至还拜托了伦敦方面的警方,你确定可以在约翰这里找到突破口吗?”

  王腾也看过约翰的资料了,案发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回国,而且据说他上一次回国也是五年前的事情了。

  “就算他不是案犯,这事情也一定和他有很密切的关系。”萧然飞速地翻阅着手上的文件,文件事先已经经过了一番整理,所以他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找到了其中的关键所在,“虽然他在葬礼的时候极度掩饰,但是双眼还是有满满的仇恨溢出,他对徐达校长应该非常不满,甚至于觉得他死得应该,这样的恨已经超过了寻常债主对追债人的仇恨。”

  “而且,”萧然话音一顿,而后才缓缓说道,“我在这里发现了非常有趣的东西,原来约翰也曾经和徐达校长有非常深切的交流,对了,他和欧阳淞也认识。”

  提到欧阳淞的时候,萧然身子不由自主微微一颤,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欧阳淞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

  对于一个侦探而言,最忌讳的事情就是感情用事,但是他却无法抑制这种近似于本能的排斥。

  “你在想什么?”王腾不解地看了萧然一眼。

  ‘!酷:#匠‘Z网正Qf版首…h发

  “我们等会就知道了。”电梯的门打开,萧然和王腾一前一后走了出来,他们接下来要拜访的人,就是约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