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送葬时分,天刚好下着小雨。徐达的儿子捧着他父亲的遗像缓缓地走在棺木的前头,而他的妻子、亲戚及朋友们纷纷紧随其后,此刻的约翰也已随大溜儿的披上了白色的孝服。

  在泥泞的道路上,每逢沟渠桥弯,路人鸣炮时,便可看见哗啦啦众人齐跪的“壮大”场景。在这种场合,是无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了,所有的只是一群“丧家之犬”,似乎在跟至亲之人做着最后的挽留,也似乎向路人乞怜着一切。一路上音乐悲凉凄婉,哀声不断。让约翰的内心简直是烦透了,可就算如此,自己也要随声附和两下,免得太不近人情了。

  ◎0酷Nm匠\网c永!O久、免费●B看小;J说

  如此跌跌撞撞的走了几个小时,才终于到了下葬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向阳的半山坡,据说是徐达的妻子请算命大师算的,如果安葬在这里,可以保佑后代腰缠万贯。

  徐太太还特地请了一个地仙,只见地仙拿着古铜色的罗盘在墓室的四周比划了一下,划了划之后,口中念念有词着,接着将带来的大红公鸡就地正法,将鸡血洒满一地,再丢了一把谷米放在墓室,然后高喊一声:“下葬……”

  棺木渐渐地落到了地平线以下,哭声再一次激烈的想起……

  可说到底,究竟这眼泪是否真的发自内心呢?

  无人知晓!

  约翰捶了捶酸痛的身体,回到酒店。

  看了看表,9点03分,距离警察到来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

  “干脆先去洗个澡好了……”约翰这样打算着。

  然而,刚把披在身上的白色孝服扔进垃圾桶,就听见了略显刺耳的门铃声。

  “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十点再过来嘛!”约翰皱眉抱怨道。

  而打开房门的那一刹那,约翰愣住了,不过又似是预料到了什么似的,只是一瞬间,便变回了常态。

  “原来是你这个小子啊。”约翰走进屋内,来者紧随其后。

  “正好,我有事情想要拜托你。”约翰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来到冰箱前拿出了一罐冰镇啤酒。

  来者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盯着约翰。

  “徐达那个臭小子应该是你杀的吧。”约翰微微扬起头颅看着来者,眼神中透露着一丝轻蔑与畅快。

  而来者,一直沉默着。

  “不说话,就是承认喽。”约翰耸了耸肩,将啤酒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我挺支持你这么做的,徐达那个臭小子,早就该死。”约翰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来者稍显惊讶。

  “谁让他背信弃义的,哼!这个人渣!”似乎想到了足以让自己暴跳如雷的事情,约翰抬起一脚踹在一旁的沙发上。

  “嗵!”沉闷的一声在房间内炸开。

  约翰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说道:“你看,我最近在国外发展的也不是很好,你是不是可以帮我一下啊。”

  约翰坏笑着,可是来者却依然保持着沉默。

  约翰仿佛并不在意,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帮欧阳淞分得了徐达的一部分财产,那,你再往里加个名字,也不算什么难事。你所说吧?”

  约翰一步步靠近来者:“更何况,你现在……可是个幽灵……一定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帮我完成的是吧?”

  “休想!”来者说话了……

  本来这两个字并没有什么震慑力,然而透过来者沙哑、沧桑的声音,还是对约翰的内心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哼!”约翰一甩手,背对着来者说道,“你以为你小子是谁!在我面前,连替我擦屁股都不如!别忘了!你的把柄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约翰本以为自己的最后手段能让来者彻底的屈服,却没想到,换来的却是他与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