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梁静,39岁,石城第二附属高中物理老师。

  我和我的丈夫孙牧结婚已经差不多有十九年了吧,十几年来一直恩爱如初,朴实地过着日子。他是一名大学教授,老好人一枚,毕生经历都投入到了自己的研究当中,对我也很是疼爱,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然而,一切都在那一天,改变了。

  两年前的某一天,我和他出席朋友的婚礼,因为他不会喝酒,所以没喝两杯就醉了,正所谓酒后吐真言,他竟真的告诉了我一个让我心痛欲绝的秘密:婚后第二年,他因公出差。出差的最后一天,说是为了庆功,被朋友硬拉去夜店狂欢了一晚,然后酒力不支的他竟然与一名夜店小姐发生了关系!

  而后,便诞生了所谓的我与他的‘亲骨肉’——孙宏。

  我承认,婚检检测出了我不孕不育,但是即使如此,他也仍未离开我。他说咱们一起领养一个孩子吧。我也二话不说地答应了。可是凭什么?!凭什么让我抚养他和一个妓女的亲骨肉!这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

  然而当我听到这个让我心碎的事实后,我却并没有动怒。第二天一早,仿佛这件事情从未发生过一样,我们一家三口依然过着像往常一样平淡的生活。

  可是,复仇的种子已经在我心中种下。

  ‘不能丧失理性,’我不断告诫着自己,‘一定要理性地复仇!’在接下来的某一天,趁着我的丈夫加班的功夫,我找‘我们的’儿子促膝长谈了一次,我将我不是他亲生母亲的事实告诉了他,我还告诉他,‘你父亲一直和我说要将你赶出家门,可我是坚决不会同意的,孩子,你放心,我一直把你当亲生的来看待,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说来也奇怪,他和他亲生父亲的关系一直维持的很不好,五天一大吵,三天一小吵,而自从那天起,他和他父亲的争吵更加剧烈了。也是从那天起,似乎他的性格就变了一个样,用一个比较现代一点的词来说,那就是一天比一天还要闷骚。

  2个月前,孙宏18岁的生日,那天,孙牧因为要开研讨会所以会很晚才会回来,家里,只有我为他庆祝他的成人生日。我假意拿着一封信和一件包裹递到了他面前,对他说:‘前不久,我联络上你的亲生母亲。’他睁大了双眼震惊地看着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心里看着他的样子直想笑,笑他很傻很天真。

  ‘你的亲生母亲说,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时候。’‘那究竟是什么时候?’他急切的向我问道。

  ‘你看一看那封信吧,她说一切都写在信里了。’他津津有味地读起来,而我则在一旁不停地窃笑着,我哪里可能去见他的什么亲生母亲,扯淡!

  而那封信也是我伪造的:‘亲爱的孩子,原谅我在你幼小的时候就抛弃了你,实在也是我的无奈之举,你的父亲最先抛弃了我,在争夺抚养权的时候,我们采取了法律途径,庆幸的是,法官最终把抚养权判给了我;可是,你的父亲竟然雇佣了一帮小混混前来殴打我,还把我非礼了一番,甚至将还躺在背篼里的你给抢走了!我真的是恨透他了!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的我也算事业有成,也是时候考虑复仇的事情了。但是孩子啊!你要知道,任何一个人犯罪了都逃不过法律的制裁,也许,我们见面的时候可能会是在监狱中吧……’果然,这封信让孙宏下定了决心,他决定要先比自己的‘亲生母亲’下手,决不能让‘亲生母亲’坐牢,他似是在我送给他的礼物中受到了启发。当然我对他说‘这礼物也是你亲生母亲让我替她转交给你的’。

  同时我还对他说道,‘听你母亲的意思,想要在三个月之后下手……’当时的他连生日蛋糕都不吃了,冲进房间便将自己锁了起来。

  我将耳朵贴在房门上,听到了他的哭泣声。

  这样一来,便不需我亲自动手就可以杀了那个‘禽兽’,说实话,这种复仇的滋味真是太棒了!

  刚刚有个年轻的警察顾问来到我们家说是要问孙宏一些问题,看来应该是发现什么了吧。虽然挺可惜的,小小年纪就坐牢,可是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合上日记本,梁静舒畅地伸了个懒腰,此刻的她身穿一身深红的礼服,净显她苗条的身材。踏着高跟鞋,拎着行李箱,向这个住了15年的房子献了深深的一吻,便头也不回的踏向前往机场的道路。

  此刻是华历1512年8月7日下午2点20分当晚。

  灯光、月光、星光交映的树荫下,夜晚显得幽沉、朦胧、迷幻,流萤闪烁在树梢,忽出忽没,像树叶里藏着晶晶莹莹的蓝宝石,把夜色点缀的分外瑰丽神奇。

  萧然和魏新颖一前一后的走着,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一个拉杆箱,一路无话。

  “你真的把我当成嫌疑人了吗?”不知过了多久,魏新颖突然开口问道,这句话在她心里不知斟酌了多久,其实,她心里什么都明白,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如果不问明白,心里就会一直不好受。

  “嗯,真的。”

  “为什么?你不是喜欢我吗?如果你喜欢我,就应该了解我,我怎么可能会是杀害老师的凶手?!”

  “因为你知道老师的行程,因为你没有不在场证明,有这两点就够了。”

  vz最S新@…章)节0上O《酷匠8网‘t

  魏新颖无话。

  “我喜欢你,这是一个事实,至今我也从未动摇过这份情感。”萧然突然停下来脚步,转过身,正视着魏新颖说道,“就算我不怀疑你,警方也会怀疑你。办案是理性的,感情是感性的。我能做的只是希望你不是凶手,仅此而已。”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我是一个杀人犯,那……你还会喜欢我吗?”

  望着魏新颖的双眼,萧然沉默了。

  “我不知道……”

  魏新颖似乎有些失落的别过了头。

  “但我知道一点,”萧然顿了顿,坚定地说道,“我一定会逮捕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