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巴克咖啡店里。

  萧然选择了一个角落处的位置坐下,手里拿着一杯刚做好的焦糖玛奇朵。

  “来,坐吧。”萧然对孙宏示意了一下,“今天我找你来,只是单纯的想找你聊一聊。”

  孙宏并未正视萧然,只是默不作声地坐着。

  “我想和你聊聊你父亲的凶杀案。”

  萧然嘬了一口咖啡,尽量压低声音地说道:“这件案子的疑点有两个,第一,凶手是如何将氰化物投入到矿泉水瓶中且不将其损坏的。关于这一点,其实答案很简单,将瓶口用热水浸泡一会儿,然后用平口起子小心翼翼的将瓶盖和下方的齿环一起剥离即可,纵使凶手想做到不留痕迹,可是这种用到力气的活多多少少都会对瓶盖底部的齿环造成磨损。喏!”

  说罢,萧然递给孙宏一张照片,照片上是孙教授所喝的致命矿泉水瓶瓶盖的特写,可以清晰地看出瓶盖下面齿环的底部有着细微的凹凸痕迹。

  “第二个疑点,就是凶手究竟如何进入到孙教授的办公室放置这瓶致命矿泉水的。

  我得出的答案是,利用窗户。凶手抓住学校操场施工的盲点,翻过围墙进入学校,至于时间吗,我猜应该在凌晨3点以后,因为那个时候,学校值班人员会结束最后一次的巡逻,凶手最不容易被发现。而凶手来到窗边,利用了一样工具,便可轻松进入到孙教授的办公室。”

  萧然又嘬了一口咖啡,似乎是太甜了,他忍不住咋了咋舌。而坐在对面的孙宏依然默不作声,低着头,只不过,握着饮料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打火机”萧然不紧不慢地吐出这三个字,“孙教授办公室的月牙锁上的金属片是使用形状记忆合金制作的。形状记忆合金的特点就是不管怎么变形,只要一加热,就会恢复。特别是双程形状记忆合金,形状会随着温度的高低而变成相应状态下的形状。月牙锁上的金属片被设定为升温就伸展,降温就弯曲。即便窗户锁着,只要用打火机在外部加热,便有可能打开。这个手法倒是比刚才的那个高明了许多。

  那么问题出现了,为什么月牙锁的金属片会是双程形状记忆合金制作的呢?然后我查到了很有趣的一点,2个月前,孙教授要求更换办公室窗户的锁,而帮他配锁的那个人,就是你。”

  孙宏的脸颊上留下了一滴豆大的汗珠。

  “你在现在所就读的高中里,是物理兴趣小组的组长,据说你的物理成绩在全校更是名列前茅,奥林匹克竞赛还曾获得过一等奖,要做出这么一个月牙锁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萧然望着一直低头不语的孙宏。

  “我已经把凶手的手法解释给你听了,不过,我没有证据能够证明谁是凶手。就算你是配锁的人,我也不能百分之百说你就是凶手,就算昨天在警局里我注意到了你腰间别着的ZIPPO打火机,也不能说你就是半夜利用打火机潜入孙教授办公室放置了一瓶有毒的矿泉水进而毒害孙教授的凶手。因为如果我是凶手,肯定会第一时间把我行凶用的打火机处理掉。”

  “不能处理。”

  “为什么不?”

  “因为它是妈妈送给我的唯一的生日礼物。”孙宏突然抬起头来,瞪着充满泪花的双眼低吼道。

  华历1512年8月7日下午4点12分,孙宏自首。

  “现在的孩子还真是胆大包天啊,才刚刚成年而已,就敢把自己的父亲杀了。完了!这个社会完了!”

  萧然一直沉默着不说话,他总觉得孙宏在讲述其作案动机的时候,隐瞒了一些事实。

  /更新最快上酷Y匠网

  “欸,萧然啊,你是怎么想到他的犯罪手法的?”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